狐言書簡之五:禮物

入學師傅送的狐玉

  「叔,你看!我收到學號跟師傅送的狐玉了!」
  蕼葉一臉喜色的拿著一枚狐狀綠玉,開懷地將之拿到男子面前獻寶。

  男子淡淡的瞥了狐玉一眼,說:「嗯,這東西可以用來計算妳在修行中得到的妖仙點,一個簡單的法寶。如果妳想成仙,就早日爭取讓狐玉變成白色;若想成妖就努力妖點將之染成墨色。」
  「好好玩哦。」蕼葉愛不釋手的把玩狐玉,然後小心的收進自己貼身的錦囊裡頭。同時問道:「叔有這種東西嗎?」

  「……有,雖然我是自個修煉成仙,沒有上學堂或拜師,不過我有得到一些典籍裡頭有教導如何製作這類的法寶,雖然做工繁瑣、材料也麻煩……妳很幸運。這次純粹是因為神魔界有命令下來,才有這個學堂跟免費發送這種狐玉。」男子對此不以為意。

  「叔我想看!呃、既然我的這個叫做狐玉,那叔的是要叫『犬玉』嗎?」

  「好難聽,妳別亂取名,雖然這東西並沒有一個正確的名字,但好歹也將我的稱作『仙玉』吧?……算了不想計較這個。」男子一臉無言,最後在自己的儲物空間裡頭翻找了一會,才找到在他成仙以後便被他扔到一個角落,完全被遺忘的白色犬型玉珮出來。

  「哇,跟叔的黑毛好不搭喔。」蕼葉看著那雕琢得粗獷隨性的白犬玉,又看了看男子的黑髮一眼,忍不住有些困惑的問道:「叔當時為什麼想要修仙,而不是選擇成妖呢?」

  總覺得叔熱愛打架的性格應該要去當妖才對……

  男子白了她一眼,就像看穿她內心所想一般。「我可是和平主義者!」

  「噗!」蕼葉直接噴笑出聲。

  「……」撇了撇嘴角,男子惡狠狠地掐住蕼葉的臉頰,愣是讓她右臉頰上的四葉胎記被扯得有些扁平,這才皮笑肉不笑的解釋道:「笑得很開心嘛?我初開靈智不久便找到一座上古洞府,在裡頭得到修仙的典籍,當時想也沒想的就練了,可惜那典籍煉不去我一身暴力衝動,頂多就是讓我平常收斂一點。透過有事沒事就欺負妳這隻又弱又笨又膽小的小狐狸拉發洩我的戾氣,這樣妳滿意了嗎?若我可以選擇,我當然也想去當妖……如果當時那座洞府裡頭傳承的是妖典,或許現在的我又是另一種未來了吧。」

  「有時候命運就是如此,隨緣吧。」男子見蕼葉被自己掐得滿臉通紅,這才鬆開手,改掐為捧地使用魔力替她緩和頰畔的疼痛。

  「對了,學號排出來了嗎?」他主動轉移話題,不想在自己的往事上多作解釋。

  蕼葉臉色微紅的感受那捧著自己臉頰的粗糙掌心,聽男子這樣問起,這才回過神說:「我是七十六號哦!據說總共有四百零五名學生報名呢,我算是排號蠻前面的學生。而且我看學堂送來的課堂日程竹簡,上頭寫著明天就要正式開始第一堂課,不曉得師傅會教些什麼,好期待喔!」

  「明天啊……」男子收回手,饒有興致的看了蕼葉帶上許些遺憾的表情,忍不住又在那張粉嫩臉頰上輕揉了兩下。

  「那我明日在送妳去一趟,今天我替妳作幾張居處的傳送符,讓妳可以自己回來。之後等學堂教會妳怎麼製作傳送符跟使用印記傳送,妳就可以自行來去了。」

  蕼葉愣了愣,不知怎的有種不想學習那方面術法的想法。

  這樣就不能和叔再多相處點時間了說……

  「傻瓜,往後若我有事得外出段時間,妳難道只能依靠我作的傳送符來去嗎?符咒會有用完的一天,只有妳自己學到的妳才永遠不會忘掉。」而且,這樣在我離開妳以後,妳也才能把自己照顧好……

  男子沒有把話說完,只是語氣溫和的鼓勵蕼葉多學習一些術法。

  靜靜聽著叔講述學習術法的好處,蕼葉雖然覺得奇怪,卻也暗自將這件事記上了心頭。

  「我知道了,我會好好學習術法的……只是,叔願意教我簡單照顧靈株的術法,為什麼不乾脆教我其他術法呢?我知道叔會很多很多術法,但為什麼……」蕼葉滿心不解,心裡有些委屈。

  男子淡淡的笑著,摸了摸她的頭,解釋道:「因為我會的那些術法,除去基礎的一些簡易術法以外,其他在我當時研習的仙典上都有嚴格要求,必須是師徒才能夠傳授教導……我沒有收徒的意思,正巧『狐來庠序』開辦,有仙妖公開授課教導妳術法是再好不過;不然我本來是打算將妳送往別處或拜於其他仙狐門下的。」

  沉默了一會,蕼葉微微低頭,有些扭捏的說出自己最深的困惑:「叔就不能收我為徒嗎?這樣我就不用去上學,可以整天待在叔身旁跟你學習術法了。」她臉頰泛紅,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太黏叔了?不過她是真的很喜歡跟叔待在一起,哪怕平常時間兩人並不常搭話,但只要能看見叔,能和他待在同一個地方,她就很高興了。

  男子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看著她。

  蕼葉得不到回應,難免覺得有些失落。

  感覺到頭上再次傳來輕撫感,男子拉過她不知何時揪緊衣襬的掌心,將自己在成仙後化作白色的犬玉放到她手裡。

  「這個給妳吧,反正我留著也沒用了,好好收著。」

  蕼葉晃了晃耳朵,看著掌中拿著的白色犬玉,這才又是高興,又是哀傷的笑了。

  哪怕叔仍不願對她多提自己的過往,但她還是很喜歡叔的。

  「謝謝叔,我就把這個當成叔送我的禮物囉!」蕼葉掩去自己臉上的黯淡,對著男子展顏微笑道。她小心翼翼的收妥犬玉,心想:回頭把叔的犬玉作成吊飾好了,就算去學堂不能整天跟叔在一塊,但至少叔的犬玉還陪著自己呢。

  男子看了她一眼,沒有忽視她臉上一閃而逝的委屈,心中一嘆。

  不是他不願說,而是……說了也毫無意義。
  總不能說:「我只能再陪妳數個月,之後我的大限便要來臨,必須面對壓抑許久的天劫,看是要成神還是殞落」吧?

  依他對蕼葉的理解,這傻娃在知道這件事之後絕對會慌得六神無主,然後全家自己當成是他的累贅,自顧自的覺得是自己拖累他之類的;最慘還有可能就這樣乾脆遠離自己讓自己得以安心休息好迎接天劫,要不然還可能會乾脆離家出走、不告而別……無論是何種可能,他都不想讓她在這段時間裡慌張無措的度過。
  儘管他已作好萬全的準備,可他也是會擔心自己若殞落於天劫之下,這傻氣又惹人心疼的小狐狸往後該如何是好……所以,他得趁現在好好督促她學習,養成她獨立的習慣,然後,盡可能地提高自己成功度劫的可能性。
  至於順利度劫之後自己將被天地強制送往神魔界,往後能不能再與蕼葉見面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相信到時候會有辦法的──雖然這個世界無神亦無魔;但有神魔下界的方法或其他可能,到時再說吧。

  甩開那份惆悵,他提起別件事:「對了,明天就要開學了,妳要回送給那個啥零零還一一的禮物準備好了沒?哦,別忘了和同學們打招呼了,不過我想妳膽子那麼小……第一天上學可別像鵪鶉一樣嚇壞了啊。」

  「叔,是『凌靈』!才不是什麼零蛋的零或者是什麼一一二二呢!」蕼葉用猜的就知道叔絕對是把她認識的第一位朋友名字給搞錯了,這讓她有些哭笑不得。

  「回禮早就準備好了。只是打招呼啊……」蕼葉一臉糾結。她天生內向,真不知道該怎麼跟人、哦不,該怎麼跟狐打招呼呢。

  看著男子一臉笑意的等待自己回應,她忍不住好奇向叔打聽道:「叔,你平常都是怎麼認識朋友的啊?」

  「嗯?拳頭揮過去或術法扔過去,正所謂不打不相識,打過就認識了。」

  「……叔,我覺得我跟你有代溝。這樣不會結仇嗎?」

  「打到對方不想結仇就好了,這不是很容易嗎?」

  蕼葉面露錯愕。「……如果是女性精怪仙妖的話,叔你也打得下手?」

  「女性的話,就純術法戰鬥吧。」

  「老實說吧,叔,你有沒有什麼朋友不是透過動粗認識的?」

  男子笑盈盈的回道:「有啊,妳不就我隨手撿來又照顧長大的嗎?我們也算認識多年了吧~」

  「哎,那除我以外呢?不請自來要跟叔作朋友的應該也有吧……」

  「有是有,不過就是主動找打跟被動找打的區別而已。」男子懶洋洋的挑眉,「我交朋友的定義在於:看對方戰鬥的品性如何,再決定要不要和對方交友。就像賭品酒品一樣,戰鬥品性能夠看出一位精怪仙妖某種堅持與信念,我大多會從中挑選和我擁有相似理念的存在作朋友……妳沒交過朋友,往後可以多觀察、挑選與接近與自己志同道合的朋友。就像那個凌靈吧,那應該是位性格灑脫的狐精,挺適合妳這個天性單純的娃。叔雖然會擔心妳會被人騙、被人欺負,不過也不希望妳為了保護自己而變得城府極深之輩,保持妳原本的模樣就好,我喜歡妳這幅傻性子。」

  「哦、哦……」蕼葉面露羞澀的笑了。

  叔說……喜歡自己的傻性子呢。

  「加油吧,別忘了和同學們打聲招呼。狐族有些也有一些特別的存在,多認識一些對妳有好處沒壞處,但也不強求,順其自然就行。」

  「好。」


  結束談話,蕼葉回到房裡,找了條紅繩將犬玉繫了起來,將犬玉戴在頸上,塞進衣袍裡頭。感覺那貼在自己胸前的冰涼犬玉,心裡有著溫暖。
  「這是叔第一次送我的禮物呢……」輕觸藏在衣袍裡的犬玉,蕼葉甜甜的笑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角色卡

Eudora尤朵拉

Author:Eudora尤朵拉
不知道該如何和他人相處,脾氣不太好,容易受到驚嚇、怕鬼,不會抓老鼠,喜歡追毛球或毛團類的東西,面對陌生人會保持戒備與觀望狀態,突然被接近會炸毛生氣,因為被當狗養大所以在某種程度很黏人。
目前正計畫逃離某個混蛋並進入萬象辰學院學習,靠自己的能力賺到第一桶金與養活自己。

中之內心話
企劃紀錄BLOG。
純為自娛爽文/自創角的閃光文。
中之怕生~請溫水煮青蛙:3
→企劃噗浪
企劃內容
企劃分隔夾
翻翻找找
竊竊低語
傳送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