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通課程(一)傳送法陣

  蕼葉結束了一天課程,由於新認識的朋友凌靈最近似乎在忙什麼事情,所以沒有多聊便各自告別離開了。而她正因今天的課程苦惱不已,回神時才驚覺自己忘了將要回送給凌靈的香料送出去。

  「哎、沒想到第一堂課就是『傳送法陣』,好擔心自己會漏聽啊。」蕼葉一臉憂鬱的看著自己抄寫的講義,就怕自己又因為聽力不佳的關係而漏聽到什麼重要的關鍵內容。

  「嗯……總之,是要以自己的『印記』為核心,在透過內環鎖將印記的魔力導出,結合符文圖騰使整個法陣能夠運行,最後再以外環鎖作為整個法陣的結束與防止魔力溢散吧?」蕼葉復詠著兩位師傅在課堂上的講述,卻仍是一臉茫然。

  「回頭問問叔好了。不過,好像沒看過叔用傳送法陣過呢?他帶我出門總是使用傳送符說……」

  「還有『鬼道』,意思是說要在目的地跟出發處都各設置一個傳送法陣,將兩者連通於鬼道內的傳送陣,就可以傳送於兩地了吧?天啊好複雜!」

  蕼葉邊複習著今日的課程,邊離開了學堂,來到先前叔在學堂外等待她的偏僻林間,準備使用叔作給她的傳送符回家。

  不過,這一次她在使用傳送符的時候,花了不少時間研究傳送符,雖然自己有想要立即繪製並且在學堂附近留下自己的印記與傳陣,但師傅有提醒要好好熟練自己的傳陣,才不會有所謂的『延遲時間』出現。她可不希望往後來往學堂與居處兩地,都得花不少時間開啟傳陣,所以決定先反覆繪製自己的傳送法陣,好將之深刻記憶,這樣也能節省開啟傳陣的魔力和時間。

  決定好自己要如何學習傳陣以後,蕼葉按照昔日叔的教導,使用傳送符回到了自己位於天寒山脈、叔的靈藥園裡頭。


  那人依然慵懶的待在居處深處、草廬邊的涼亭裡頭,手上拿著一只玉簡細細品讀著。

  「回來了,今天上了些什麼?」祈墨淡然的問道。

  「傳送法陣的運用……唔,叔,為什麼我都沒見你使用傳送法陣?用法陣雖然耗費魔力,但至少比大量購買傳送符或自製傳送符方便多了吧?而且傳陣應該可以一次傳送多人,以叔的魔力應該可以維持你我兩人前後進入傳陣才對?」蕼葉提出自己的疑問,習慣性的走到祈墨身旁的座位,拿出自己今日抄寫課程內容的書簡出來進行整理。

  祈墨懶散的回答道:「因為我懶。」

  「……」蕼葉一臉錯愕。

  「好啦不耍妳。」見蕼葉露出呆傻的表情,祈墨才眼帶笑意的決定不在戲弄她,「其實不是我不想用,而是我礙於一些私人的理由所以盡可能不去動用自己的魔力,我的魔力另有他用……當然,絕對不是拿去打架、咳!不過挪些少量的魔力出來替妳製作傳送符倒是沒關係,就是製作稍嫌麻煩而已。」

  如果不是怕過度調用魔力會引動天劫,他也想多多使用傳送法陣,奈何他壓抑天劫太久了,久到只要他一動用過多的魔力,很有可能那劫就直接轟下來了……製作傳送符對他來說只是信手拈來之事,倒是不要緊;而他平常時刻外出「打架」,也頂多只是動用符咒施展術法,或者是憑藉著純肉體的力量一戰罷了。

  再者,畢竟使用傳陣必須會引動鬼道或是神魔傳陣的力量,一但被這世道的「法則」捕捉到……那他恐怕再也逃不過他拖延許久的「仙籍畢業考」,也就是決定成神或者是殞落的最終考試--他入仙以後最後一場、也是最危險的一場天劫了。

  祈墨沒有將這件事說出口,為得就是怕蕼葉顧慮擔心。

  果然,聽他這樣一說,蕼葉登時一愣,儘管覺得有些不能理解,但隱約明白他有其理由,體貼的沒有多問,反而是關心起了他替自己製作傳送符的辛勞與付出。

  「那叔還幫我作了那麼多能夠來往學堂和居處兩地的傳送符?這樣不是很麻煩嗎?」

  祈墨輕聳肩頭,不以為意的回道:「我沒想到學堂那麼快就交傳送法陣了,不過這樣也好,待妳學成傳陣之後,那些多出來的傳送符妳就自個留著吧;日後如果有傳送符的製作課程,妳也可以拿來作為研究之用。好了,在妳能夠將自己的傳陣圖樣熟練之前,暫時就還是使用傳送符吧;等妳閉上眼不用瞬息就能清晰記起自己的傳陣圖樣,到時候再來練習開啟傳陣,這樣才不會浪費過多的魔力。」

  「所以,」祈墨淡然一笑,「妳就把自己的傳陣先用紙筆繪製個五百次吧。嗯,以妳的資質這樣的練習量就差不多了。」

  「五、五百次?!」

  「不然呢?等妳熟悉好基礎的傳陣之後,日後若要在新的地點設置傳陣與留下印記的時候,也能加速妳記憶起圖樣。不過,一定要先前往目的地的所在留下自己的印記才可以設置傳陣,妳可不要傻傻的妄想把自己傳到沒去過或者是沒留下印記的地方啊。」

  祈墨面色陰森,用著帶著幾分警告與威嚇的語氣如是說道:「曾經有個白癡就是想要偷懶直接『偷渡』去目的地,可惜因為卡在虛空太久,最後似乎按捺不住獨自一人的空虛寂寞,選擇結束自己的性命呢。若不是後人機緣巧合得到那傢伙為了打發時間而寫下的手記,恐怕沒有人知道『虛空』究竟是怎麼一個可怕且混亂的存在吧。」

  蕼葉聽得臉色一青一白的,也暗自決定自己不要傻呼呼的就這麼讓自己卡在虛空裡頭了。

  「好了,去練習吧。以前教妳基礎術法的時候妳就使用過自己的印記了,要用印記架設傳送法陣也是同樣的原理,只是需要符文圖騰作為輔助而已。妳練習完成後,找個時間在我們的居所附近,尋一處隱蔽的地點留下印記吧,記得藏妥就行。」

  「……噢。」

  蕼葉回房裡拿出紙筆,回到涼亭裡頭尋了個座位落坐,便在小桌上開始練習起了自己的傳送法陣。

  「對了,畫錯的可不算在那五百次的練習內喔。」祈墨玩味的看了一眼小狐狸撇錯一個字符的圖紙,低聲笑道。

  「……」蕼葉委屈的扁起嘴兒,默默的將畫錯的圖紙擺到一旁去。

  然而練習需要時間,起先她繪錯了不少圖紙,最後才慢慢的開始繪出正確的傳送法陣,並且越畫越順手、記憶也越發深刻了起來。

  祈墨靜靜的看著蕼葉練習,心裡有著讚許。

  五百次雖然不算多也不算少,但考慮到蕼葉本身的學習能力,這樣的練習次數除去能讓她熟悉自己的傳送法陣以外,也能深刻地加強她的記憶。日後她會有很多機會使用傳送法陣,這不僅僅是一種能使自己快速來往兩地的方便技能,也是遇到危機時脫離危險的好方法。

  無論如何,蕼葉最好能夠在他離開前,多學習些保命的術法才行……


  蕼葉繪完了五百次的傳陣圖樣練習,還勤奮地額外又多繪製了五百次,這才滿懷激動地著手準備在自家居處附近和學堂附近留下自己的印記。

  而在蕼葉準備設置傳陣前,祈墨不忘提醒道:「對了,蕼葉妳現在魔力不足以長期維持傳陣,所以可以借用鬼道裡頭的『神魔傳陣』開通兩地的傳送法陣,這樣可以節省魔力的輸出跟耗損。」

  「啊?不是直接連接鬼道就可以開通傳陣了嗎?」

  「……把妳的課堂記錄拿出來,我看看妳是不是漏記了什麼。」祈墨一臉無語。

  他接過蕼葉的課程記錄,頭疼的發現蕼葉的確沒有記錄到與「鬼道」和「神魔傳陣」較為詳細的內容。

  祈墨開始講述這兩者之間的差異與運用方式,並用著哭笑不得的表情問道:「妳是不是漏聽這段了?下次如果有問題,記得要立即提出疑問,或者是在課堂結束後詢問師傅。我啊是因為沒師傅教,沒人好問,只能拼命搜集資料、查看書簡,好避免自己在修行上出差錯或意外;妳很幸運,有學堂可以跟同學交流,還有師傅可以詢問,所以要好好把握機會,知道嗎?」

  蕼葉窘迫的低下頭,祈墨語氣雖然平緩,但不難聽出他的責難與關懷。

  「知道了……不過,我會怕嘛,舉手發問或者是和師傅求問,我、我不敢……」

  祈墨輕輕一嘆。蕼葉膽小內向這點是他最擔心的地方,雖然某些程度他是覺得這缺點還蠻可愛的啦……

  「乖,多嘗試幾次妳會發現其實沒妳想像的可怕。等妳日後魔力慢慢增長,再試圖在鬼道打通自己的私人的傳陣吧,現在暫時就借用『神魔傳陣』來開通兩地傳陣,儘管『神魔傳陣』是絕大多數精怪仙妖會使用的借道之路,偶爾交通繁忙還會有些小塞車,但至少對妳這個初學者來說方便多了。」

  蕼葉靜靜的聽著祈墨的教導,同時不忘在書簡上記錄下他的額外備註。

  「謝謝叔,那我去外頭設置印記囉。」

  「嗯。」

  祈墨什麼也沒說地跟上蕼葉的腳步。他雖然沒有表明什麼,但行為舉止間卻透露著對蕼葉的關心跟愛護。

  而為了讓蕼葉能夠自由來去,祈墨也開放了靈藥園一部分的進出權限予她,讓她得以將印記設置在靈藥園裡頭。

  蕼葉最後在她自己的香草區一處留下了自己的印記。

  「還得去學堂一趟設置自己的印記才行。」

  蕼葉從自己的包包裡翻出祈墨作給她的傳送符,忽然覺得自己真的很幸運。至少她不用從天寒山脈辛苦的下山,然後前往附近大城的公用傳陣將自己傳到位於東黎國的學堂附近,再辛苦地走到學堂……以她的腿力跟舊疾情況,恐怕等她來回一趟,自個可能就得躺在床上十天半個月都不能走了。

  想到這,蕼葉忍不住又開始埋怨起自己的腿疾……

  「還愣著作什麼?」祈墨看了蕼葉一眼,見她傻望著傳送符卻沒有動作,不由得語出催促。

  「啊、沒事。」蕼葉揚笑,忽然說了句:「叔,你對我真好。」

  祈墨一愣,沒想到蕼葉會突然說出這句話來。他別過頭去,輕哼了聲。

  「走了。」

  「好。」蕼葉看著祈墨輕晃的犬尾,笑容更加燦爛了。

  她主動上前拉住那人寬厚的掌心,然後使用了傳送符──


  待傳送符在手中燃成飛灰,她也在同時被傳送到了學堂附近;祈墨隨後抵達。他們各自使用單獨傳送的符咒,畢竟大多時間都是蕼葉自個來抵學堂,所以祈墨也沒有多加製作多人傳送的傳送符。

  不過由於學堂附近的樹林地勢隱密,所以蕼葉在尋覓地點留下印記的時候,也不經意的發現了別人遺留的印記痕跡。

  「蕼葉,妳有腳疾在身,最好找一個無論颳風下雨都不會濕滑泥濘的地方留下印記,省得妳一抵達印記所在,還沒前往學堂就把自己摔得滿身泥……」

  祈墨的提醒傳來,令蕼葉臉一紅,立刻收起就想隨意找個隱蔽角落設置印記的念頭。

  她在祈墨的陪伴下繞了林間一圈,才終於找到一處上有樹蔭遮蔽,下方為一處乾燥大石卻兼具隱蔽的地點,留下了自己的印記。

  「試著開啟傳陣回家看看吧。」祈墨雙手抱胸,饒有興致的等待蕼葉使用傳陣。

  不過有人看著,蕼葉初次嘗試使用傳陣卻因為連續好幾次的失敗,而在幾次後便耗盡了自己少得可憐的魔力。

  看著蕼葉一臉尷尬慌張,狐耳因為挫敗而貼平腦袋的模樣,祈墨嘴邊掛著笑意,同時不忘安撫似地摸了摸她的腦袋瓜子。

  「別慌。魔力沒了就休息一下,別勉強自己。」

  「叔你先回去好了,我可能還要點時間才能開啟傳陣回家吧。」蕼葉面色窘迫。其實主要是因為有叔在,她的心思全都繫在對方身上,怎樣也沒能專心才會連連失敗的。

  「……我不放心。」祈墨語氣平靜的給出回應。內心其實懷抱著幾許掛心,就怕這隻笨小狐一個不小心把自己弄不見了,那該如何是好?他可沒有神魔之威能夠在虛空中救人、不、救狐啊。

  蕼葉面色一黯,覺得自己又讓叔不放心了。

  她隨即端正心情,鼓勵自己不要讓這位照顧她長大的犬仙大叔失望,休息片刻以後又再接再厲地嘗試啟動傳陣。

  最後終於──

  蕼葉的四葉印記在她身前亮起,並在印記周遭構築起傳陣專屬的符文圖騰,由於有過先前近千次的繪圖練習,所以雖然傳陣顯現的速度較慢,但傳陣圖樣卻是清晰且穩定逐漸顯現而出。

  祈墨靜靜的看著,知道蕼葉是因為魔力太低而使得傳陣開啟較慢,不過相信假以時日,她能夠在多次練習以後,便能達成眨眼瞬息傳抵目的地的情況了吧。

  待傳陣正式開啟,蕼葉的形影也瞬間消失。

  祈墨隨後抬手,輕而易舉地便開啟自己早先設置的傳陣,接著蕼葉回到了居處──不過由於他設置印記的地點和蕼葉有一段距離,他將印記設置在自家草廬外的涼亭外頭,所以比將印記設置在靈藥園香草區的蕼葉還更快一步回到居處。

  蕼葉臉兒紅撲撲的找到他,對自己終於順利初次使用傳陣而開心不已。

  「叔,我成功了!」

  祈墨笑著,卻說出讓蕼葉垮下一張臉的驚愕提議:「從現在開始,哪怕沒有課堂教程,妳每日還是得練習開啟傳陣來回學堂和居處五次。」

  「什、什麼?!」

  「一天五次來回算輕鬆了,這能讓妳早日熟悉使用傳陣,妳總不希望自己上課時還得嘗試那麼多次才能前往學堂吧?如果遲到的話……呵呵。」祈墨語帶調侃,沒有將話說得完全,但眼中的笑意卻以洩漏了他的玩味情緒。

  「……」蕼葉嘟著嘴,滿面委屈。

  「乖,這是為了往後我帶妳旅行的時候預先作的準備練習,日後叔帶妳走公用傳送陣,帶妳去其他地方留下印記,讓妳往後可以隨時想去哪,就能開啟傳陣去走走逛逛,這不是挺方便的嗎?」

  聽著祈墨解釋,蕼葉忽然覺得不委屈了。

  「好,為了我們以後的旅行計畫,我、我每天練習個五次!如果那天沒什麼使用到魔力的話,我乾脆整天都來練習開啟傳陣好了!」

  「別操之過急了,一天五次就好。」祈墨淡淡的警告道,同時又摸了摸蕼葉因為恢復精神而高高豎起的狐狸耳朵。「如果妳能將練習開啟傳陣的熱情,放在課堂上主動向那兩位狐仙狐妖詢問求解就好了。」

  「欸──」蕼葉滿臉的火熱立刻轉為尷尬,「叔,這跟那不一樣嘛,你明知道我怕生的,哪怕是面對同學或師傅都一樣吶……」

  祈墨輕挑劍眉,「那為什麼對我就不會?」

  「因為叔對蕼葉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存在啊!」蕼葉天真地回道。

  「最重要的存在……是嗎?」祈墨輕輕地笑了,將一臉傻氣的小狐狸攬進懷裡,就如同她小時候那般地輕拍她的背心,像哄孩子一樣。

  蕼葉習慣地偎近他懷裡,絲毫不覺兩人這般親近有什麼不對。

  「傻小狐。」

  「我哪傻了?」蕼葉一臉不解。

  「……全部都傻。」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角色卡

Eudora尤朵拉

Author:Eudora尤朵拉
不知道該如何和他人相處,脾氣不太好,容易受到驚嚇、怕鬼,不會抓老鼠,喜歡追毛球或毛團類的東西,面對陌生人會保持戒備與觀望狀態,突然被接近會炸毛生氣,因為被當狗養大所以在某種程度很黏人。
目前正計畫逃離某個混蛋並進入萬象辰學院學習,靠自己的能力賺到第一桶金與養活自己。

中之內心話
企劃紀錄BLOG。
純為自娛爽文/自創角的閃光文。
中之怕生~請溫水煮青蛙:3
→企劃噗浪
企劃內容
企劃分隔夾
翻翻找找
竊竊低語
傳送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