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言書簡之六:妳還有我

  由於家中食材就快用畢,祈墨便帶著蕼葉前往人類的城鎮採買添購一些生活用品。不過由於祈墨另有要事,便扔了張「天汰城」公用傳送陣的傳送符給蕼葉,彼此相約幾時在天汰城的某處地點會面,讓蕼葉自行前往添購用品。

  蕼葉雖然不是第一次使用公用傳送陣,但當她使用傳送符順利抵達位於天汰城外一處隱密山林中的傳送陣時,她看著來往的各族精怪仙妖,還是忍不住好奇地駐留閒逛了一會。

  此處由於是精怪仙妖的來往處,所以外頭有不少攤販擺設,一旁更有公營的「執行司」,專門販售傳送各處的公用傳送符。

  看著那些琳瑯滿目、通往各處的傳送符,蕼葉一邊感到好奇的同時,也不免為一些偏遠地區的傳送符價格感到昨舌。

  閒逛了一會,絕大多數都是精怪擺攤,擺放的多也是精怪自行製作的一些小東西、小物件,偶爾也會有出售利用自族手藝製作甜點零食的精怪攤販。

  
  由於時間尚早,還不到與叔約好的時間,所以蕼葉花了不少時間在閒逛精怪攤販上;最後更是不忘使用叔給予的隱身符,來到人類城鎮的街道上繼續逛街。

  然後,她無意間在人類獵戶的攤位上,看到了一位意想不到的存在──

  在鐵製的籠子裡頭,一隻毛色黯淡的衰老銀狐,疲倦地趴臥在裡頭。而像是感覺到了蕼葉的視線,銀狐抬起頭來,看往蕼葉的方向,卻是面露困惑。

  銀狐感覺得到有「誰」在看著自己,卻因為蕼葉使用了隱身符所以不見其影。

  蕼葉渾身顫抖,她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在人類的街市上,看見自己的親人!

  ──她的母親,她沒能成精的銀狐母親。

  這時,有人來到獵戶面前,似乎對銀狐有些興趣,便主動詢問道:「這銀狐多少錢?」

  「一枚元寶!」獵戶獅子大開口。

  「這也太貴了吧?!一枚元寶可以去城裡最好的鐵匠鋪買上一把品質最好的刀了!」

  「客人您別看這銀狐毛皮雖然有些黯淡,但如果剝了再稍做處理,還是能賣個好價錢的!而且還是隻活的銀狐──」

  獵戶開始向買家推銷籠中銀狐,然而蕼葉再聽見獵戶提到「銀狐披肩」的時候,便想也沒想的將裝著銀狐的籠子提起,將叔給她預備用的第二張隱身符用了上去,並在籠子本來的所在丟下一枚元寶,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攤販。

  由於過度緊張,所以她在提著籠子趕往和叔約定的地方時,不小心撞倒了好幾個人類攤販,惹來不少人類驚呼。


  最後,蕼葉終於拖著疲軟的雙腿,帶著鐵籠與銀狐,來到了和祈墨約定好的地點。她沒有看像籠中的銀狐,而是怔怔地坐在鐵籠旁邊,仰望著天空,發愣……

  銀狐在被施以隱身符之後,終於能夠看見蕼葉。她同樣也是不發一語。

  彼此間的氣氛有些沉默。


  天空由藍轉橘,祈墨忙完自己的事情,這才趕來和蕼葉會合。

  他一見滿臉茫然呆傻的蕼葉,又見到她身旁的鐵籠與其中關著的那隻銀狐,就像明白了什麼似的,不發一語地走上前,將蕼葉摟進懷裡。

  「我們回家吧。」他沒有過問蕼葉將食材買完了沒,也沒有問蕼葉銀狐何來,只是拉起她,提起鐵籠,直接施展傳陣將兩人一狐傳回了他位於天寒山脈上的居處。

  蕼葉一直沒有看向銀狐,直到回家以後,她靠在祈墨身上,低垂著頭,要求道:「叔,可以替我送娘回家嗎?」

  祈墨瞥了一眼鐵籠裡頭一臉畏懼地看著自己的銀狐,他很清楚銀狐被鐵籠關著代表什麼意思──被人類給捉了;而既然她的伴侶不在,那麼不是死了、逃了,就是被他人買走拿去作披肩的皮料了。

  「……我已經解除我留在天靈四葉那附近的傳陣印記了。」

  蕼葉不語,只是緊緊揪著祈墨的衣袍。

  祈墨只得輕嘆,「我知道了,等我一會,叔去去就回來。」

  他使用傳送符將自己傳到距離昔日撿到蕼葉地區最近的大城,踏上了北冰凍原,並使用式神試圖尋找到蕼葉野狐父親的下落。

  ……可惜,一無所蹤,看樣子是凶多吉少了。

  留了道印記,祈墨轉瞬回到居處,帶著蕼葉和銀狐來到該處。

  銀狐一被放出鐵籠,便在熟悉的地方嗅嗅聞聞,隨即仰天發出悲鳴,似乎已然明白了什麼。

  蕼葉躲在祈墨身後,渾身顫抖不已。

  她不知道該用什麼心情去面對自己的「母親」……那生下自己,卻僅照顧自己三個月便將她拋棄的母親。父親也不在了。

  儘管知道這便是自然的殘酷,人類雖然被利慾所趨而獵殺野獸,可冥冥之中自有定律,她心中只對無能成精修行的父母感到悲涼與感傷……

  不是沒想過接他們一起來住,但得到的卻是充滿敵意的咆嘯與陌生的瞪視。

  並不是她拋棄了他們,而是早在她生得一副異常模樣時,她就注定是被拋棄的那一方了──

  銀狐嗚咽兩聲,最後回頭看了一眼躲在祈墨身後的狐精少女,便果決地轉身離開了。

  往後,還能在這片凍原上看見銀狐奔馳的背影嗎?
  這一次的見面,往後,是否再也不見……


  「好了,妳娘已經走了。」祈墨淡淡地開口。

  蕼葉這才緩緩地從他身後探出頭來,看著眼前一片白茫茫的大地,哪裡還有銀狐的身影?

  眼淚登時潰堤。

  「叔,我是不是很壞?如果我當時早早就將爹娘接過來就好了,或許他們就不用面對這樣的生離死別了……雖然我得以成精,卻從未盡過孝道……」

  祈墨只是輕輕摸著她的頭,低語道:「我不會讀心,所以不懂他們如何看待妳的選擇。但我知道當他們拋棄妳的時候,就是當沒妳這個孩子了。野獸靈智未開,全憑本能行事,拋棄殘疾幼仔的事情比比皆是,這是大自然的一種淘汰機制……」

  「但拋棄妳,不代表不愛妳,懂嗎?」

  蕼葉撲進祈墨懷裡,開始放聲大哭。

  看著像個淚娃兒的蕼葉,祈墨彎身將她抱起,任憑她揪著自己的衣袍放聲淚流。

  「……乖,至少妳還有我。」

  「嗯、嗯……」是啊,至少她還有叔。

  只是不知道,叔能再繼續照顧自己多久;不知道,自己還能待在他身旁多久……

  蕼葉靠在祈墨懷裡,聽著他沉穩的心跳聲,無語地流著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角色卡

Eudora尤朵拉

Author:Eudora尤朵拉
不知道該如何和他人相處,脾氣不太好,容易受到驚嚇、怕鬼,不會抓老鼠,喜歡追毛球或毛團類的東西,面對陌生人會保持戒備與觀望狀態,突然被接近會炸毛生氣,因為被當狗養大所以在某種程度很黏人。
目前正計畫逃離某個混蛋並進入萬象辰學院學習,靠自己的能力賺到第一桶金與養活自己。

中之內心話
企劃紀錄BLOG。
純為自娛爽文/自創角的閃光文。
中之怕生~請溫水煮青蛙:3
→企劃噗浪
企劃內容
企劃分隔夾
翻翻找找
竊竊低語
傳送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