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通課程(二)儲物空間

  祈墨看著一臉怯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欲言又止的蕼葉,最後他無可奈何的收起了書冊,主動問道:「怎麼了?」

  「……那個、叔啊……」蕼葉有些不好意思的戳著手指頭,小小聲的要求道:「這一次的課程,師傅教得是『儲物空間』,作業說要在自家倉庫開闢一個傳陣,直接取用家中倉庫的東西,所以我想問問叔可不可以讓我在倉庫裡頭開個傳陣……」

  「唔,我不會亂拿東西的!只是要交作業而已!」蕼葉有些窘迫,對於自己提出這種有些超過的要求而很是緊張。
  祈墨無奈的掐柔自己眉心,嘆道:「妳還是沒把這裡當自己家,是嗎?」

  被道破心事的蕼葉,狐耳即刻貼平腦袋,尾巴更是無力地垂到地板上去了。

  看著泫然欲泣的小狐狸,祈墨長嘆了聲:「……當然可以,反正倉庫平常也是妳在管的不是嗎?。」

  他已入仙籍,對糧食的需求因為修為的提升已經漸漸不再那麼需要,可身為精怪的蕼葉仍需要進食,偶爾他也還是會滿足一下口腹之慾或者喝點小酒之類的,調味料跟食材一向都是由蕼葉在掌控。真要說得話,搞不好她都還比自己更清楚倉庫的事情呢。

  沒想到今天居然會拿這種事情來問他?唉……

  「謝謝叔。」蕼葉低垂著頭,卻沒有離開,而是糾結了一會,才又戰戰兢兢的問了句:「真的沒關係嗎?叔不是偶爾會離家去販售靈株,這樣如果因為我開啟傳陣而引來宵小竊盜,怎麼辦?」

  「哦,那沒關係,重要的東西我通常都放在鬼道,我自己開闢的儲物空間裡頭。……雖然偶爾也會有些不長眼的蠢貨想要闖入我設下的大陣,來我們家的倉庫偷東西,不過基本上我們家的倉庫有的東西妳也都知道,不外乎就是食材、妳釀的酒、一些普通的香草或者是草藥等等,真正好的東西我都收在鬼道。」

  「鬼道……叔原來是使用師傅說的第一種儲物空間啊?」蕼葉不禁一臉好奇,然後驀然想到師傅在課堂上說的「須為上品方能使用此法」的提醒,頓時面露錯愕。

  「叔、原來是上品的犬仙啊……」這是她生平第一次憑藉著叔擁有的能力,推算出叔的大致位階。不知怎的,她忽然覺得眼前這名相處了十來年的犬仙,有種距離好遠的慌張感覺。

  「嗯,上品三階。」祈墨淡淡地看了蕼葉一眼,意外地講明了自己的品階。

  為了之後的別離,他決定先給蕼葉一些心裡準備……

  若不是天靈四葉的託孤,恐怕此時的他早已迎接天劫,成神或隕落了吧。

  為何老天要讓他在申請天劫之後,又將這隻小狐狸送到他身邊呢?若不是為了照顧她,他不得不依靠各種方法拖延天劫到來的時間。若他還沒申請迎接天劫,今日他便大可以照顧她到多大都行,奈何,時序上出了那麼一丁點的差距。

  命運弄人啊。

  他能拖延的時間不多了,由於他很早就申請天劫,結果卻不得不延遲;而每多延遲一天,天劫的危險性也會多上一分……

  罷了,全看命吧。


  蕼葉聽祈墨第一次講明自己的品階,心裡既是震驚也有緊張。

  「叔,你今年幾歲了?」他還差多久就必須申請天劫?還能陪自己多久?

  驀然,蕼葉忽然明白為何叔之前會說出「希望妳趕快長大、離我更近一些」的意思了。

  祈墨沒有回答,而是主動問起了蕼葉關於學堂上,兩位狐仙狐精教導的關於儲物空間的事情。

  「第一種在鬼道開闢私人空間的方法,依妳現在的魔力恐怕還辦不到;但第二種妳倒是可以先學習一番,可以將一些妳經常會使用到的工具縮小帶在身上,或者是去栽採草藥的時候,可以將草藥變形縮小,較好收納,讓妳不必老是背著沉重的草藥包來去。……有興趣嗎?」

  「嗯!」哪怕只是一點點也好,蕼葉只想要多學一些。

  如果這樣能讓自己更靠近叔一些……


  就在蕼葉在祈墨的教導下,試圖將自己採集靈株草藥的工具縮小放進小包包的時候,腦海中不經意地閃過一道靈光。

  「叔,這樣我能不能在我的草藥園裡頭,開一個傳陣,這樣如果我要立即取用什麼草藥,不就可以直接透過傳陣拿取了嗎?」

  祈墨笑了,「妳這是懶呢?還是想要投機取巧呢?妳這方式不是沒人想過,不過還是僅限定於『自家』的部分;畢竟要設置傳陣,還是得親自前往該處,更何況還要考慮那裡是否已有仙妖佔領,若有,那便是在別人家門口偷東西;若無,便算妳幸運了。」

  他見蕼葉有些異動的模樣,不忘警醒出聲:「不過,直接透過傳陣摘採新鮮草藥也有缺點,那便是有一些必須精心呵護、需要特殊手法採集的草藥,很有可能會因為受到傳陣限制,我們開啟儲物空間多為透過意念直接取得,這樣的方式可能會使草藥在被妳直接取得的過程中受到傷害,而導致功效減低甚至是失去效用的方式發生。」

  「所以,雖然術法能為生活帶來不少方便,但還是有些事情妳得親自去作,別想投機取巧,知道嗎?就如妳可以開啟傳陣往倉庫把買來的食材全放進去,但妳無法透過傳陣,直接將食材料理成食物,除非妳本來就把食物料理好放在倉庫,這樣才可以直接取出食物來。懂我的意思嗎?」

  「當然也有另一種方式,那便是跳脫儲物空間的限制,直接將之當作傳陣使用便是。妳直接把自己傳回草藥園施行耕作,再栽採草藥,再把自己傳回本來的位置不就行了?不過,由於妳魔力有限,還是不要留下太多傳陣記點較好,那些都是要耗費魔力的。」

  「哦~原來是這樣啊。」蕼葉有些失望,不過想了想,覺得這事倒也沒錯,她的魔力還不夠充裕,暫時還是不要留下太多印記比較好。想通這點,她便也不在意了。

  只是她練習將工具縮小還是花了不少時間,還好本來巴掌大的採藥剪就算縮成方便收納的四分之一大小,長時間維持變形術並不需要耗費她多少魔力,倒是讓蕼葉倍感有趣地將其他工具都紛紛縮成差不多的大小,頓時她的草藥包便空出不少空間來。

  「這樣就可以裝更多東西出門了!」她拍了拍自己略顯消瘦的側背包,一臉滿意的笑道。她甚至還想著,要把叔給她的東西通通縮小隨身攜帶呢。

  「妳啊,就不能讓自己輕鬆一點嗎?」祈墨一臉無奈的揉亂了蕼葉的頭髮,見她終於恢復精神,他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好了,去倉庫裡找個地方開傳陣吧。」

  「嗯!」蕼葉滿心開懷的晃去倉庫,在一個角落留下了自己的傳陣。

  她隨後再次回到涼亭,當著祈墨的面嘗試開啟傳陣拿取倉庫裡的東西──一把整理好陰乾的草藥,料理用的調味包,還有一些生活用品,被蕼葉一一取出,又被一一放了回去。

  祈墨好心的提醒道:「別忘了在倉庫放幾套備用的衣服,這樣變換人形或獸形的時候才有衣物可以替換。」

  「好。」

  祈墨饒有興致的看著蕼葉踏著比尋常精怪還緩慢許些的步伐,表情神采奕奕的將一些尋常較常用到的東西全都一股腦的往倉庫堆去,不由得啞然失笑。

  「傻小狐,妳啊……一些私人用品可以放在自個房裡,在開個傳陣取用即可,無需全都放到倉庫的。」

  祈墨似笑非笑的看著完成工作而滿臉開懷的蕼葉,探手開啟傳陣──然後,當著蕼葉的面,隨手撈出了一件女孩貼身的兜衣出來。

  「……」蕼葉登時紅了臉,尾巴炸毛。

  「……咳咳,別忘了,倉庫也有我的傳陣喔。」祈墨有些尷尬的將那件鵝黃色的兜衣塞回了傳陣裡頭。

  蕼葉難得失控的放聲尖叫,掩面直奔倉庫,期間摔倒好幾次。

  她最後還是將衣物帶回了房裡,決定在房間設置一個傳陣好方便取用衣物一類的貼身用品。

  蕼葉緋紅著一張臉,羞澀又惱火的對著笑得尷尬的男子埋怨出聲:「叔你太過分了!明明是你說可以在倉庫裡頭放衣服的!」

  「抱歉,我忘記我是男性,倒沒那個忌諱~」看著蕼葉難得氣惱的表情,祈墨笑得玩味,就想繼續捉弄她。「妳該高興我拿的不是底褲?」

  「叔!」
  蕼葉氣得一個跺腳,卻忘了自己有腳疾在身,腳這麼一跺,登時疼的她小臉皺成一團,腿也瞬間無力,人直接摔進祈墨的懷裡。

  「哎,怎麼那麼不小心?」祈墨苦笑,沒料想到蕼葉的反應這麼激動。「腳疼嗎?我看看。」

  將蕼葉抱好,祈墨抬手抓住她仍為獸形的毛絨狐腳,替她輕輕按揉著。

  蕼葉臉色紅得可以,雖然不是第一次給祈墨這樣揉腳,但還是覺得亂不好意思的。

  她突然想到學堂上,有很多狐精同學都已經成功化人了,難免有些羨慕那些同學修長勻稱的長腿呀……像凌靈就是,好羨慕有漂亮腿兒的狐精呢。

  「叔,你說,如果我完全化人的話,腿會不會又醜又難看啊?」蕼葉有些膽怯的問道。

  「嗯?怎麼,小小年紀就開始愛美啦?」祈墨輕挑劍眉,對蕼葉這麼早就在煩惱這檔事感到有趣。只是,隨後他又不免想到,通常會讓女孩早早甦醒愛美之心,大多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女孩有心上人了!

  當下,祈墨的表情即刻差了起來。

  「哎唷,因為我看其他狐精完全化人的模樣,男的俊、女的漂亮嘛~但是我天生有腿疾,不曉得化人之後腿會不會很醜?」蕼葉憂心忡忡,就怕自己化人醜人,叔就不喜歡自己了……

  ……嗯?原來她是想要叔更喜歡自己嗎?

  蕼葉一愣,心裡泛起一種有點酸、有點甜的感受,說不清是什麼感覺。

  「會喔,會醜得要死,會沒公狐狸喜歡妳。」祈墨陰沉的笑著。

  蕼葉嘴一癟,就要哭。

  祈墨接著說:「反正嫁不出去就一輩子給叔養就好了,擔心這麼多做什麼。」他冷冷地瞥了她一眼,眼中寫滿深切的不悅。

  「叔幹麼生氣……」蕼葉滿心委屈。

  「我爽不行?」

  蕼葉低垂著狐耳,總覺得叔最近越來越奇怪了呀。莫非是太久沒出去打架,所以上火了嗎?看樣子最近得煮些清涼退火的茶飲來給叔消消火才是。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角色卡

Eudora尤朵拉

Author:Eudora尤朵拉
不知道該如何和他人相處,脾氣不太好,容易受到驚嚇、怕鬼,不會抓老鼠,喜歡追毛球或毛團類的東西,面對陌生人會保持戒備與觀望狀態,突然被接近會炸毛生氣,因為被當狗養大所以在某種程度很黏人。
目前正計畫逃離某個混蛋並進入萬象辰學院學習,靠自己的能力賺到第一桶金與養活自己。

中之內心話
企劃紀錄BLOG。
純為自娛爽文/自創角的閃光文。
中之怕生~請溫水煮青蛙:3
→企劃噗浪
企劃內容
企劃分隔夾
翻翻找找
竊竊低語
傳送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