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言書簡之七:處罰

  接續與友人凌靈的限定交流噗內容:前情提要請見此


  蕼葉一用傳陣回到居處,方抬起眼便看見眼前不遠處,一臉鐵青的人影。

  看著對方臉上沉怒的表情,蕼葉一想到方才他使用式神對自己友人不禮貌的態度,也是難得地鬧起性子來,低哼了聲,就想繞過對方往草蘆的方向走去。
  「……叔是大壞蛋。」在就要經過對方的時候,她忍不住小聲地怨嘆了聲。

  「誰准妳去那狐精家了?」這小狐狸居然趁著他外出的時候,扔了張紙條也不先詢問他的意見就擅自跑出去!就不怕別人對她別有所圖嗎?!

  祈墨一想到自己回家後空無一人的畫面,心裡便是一陣火氣。

  「我有留紙條呀!」

  「妳沒先問過我能不能去!」祈墨氣惱地抓住蕼葉的手臂,「妳以前做什麼事之前都會先詢問我意見的,怎麼這次連說也沒說就擅自出門了?妳上了學就學會叛逆了嗎?!」

  蕼葉皺著眉,不解為何祈墨這次會如此的暴怒。就因為她沒提前和他說嗎?可她之前一直有和他提及凌靈以及回禮的事情啊?

  「叔,你今天到底怎麼了?」她一臉不解的望著從來沒這般惱火過的祈墨,覺得今天的他異樣地反常。

  「是你說要我在學堂上多多認識朋友的,凌靈就是我第一位認識的朋友,你怎麼、怎麼對人家那般無禮?!人家第一次被朋友邀請前去對方家中聊天品茶,還很期待可以認識更多新朋友,結果、結果全給你搞砸了!」

  說到心中痛楚,蕼葉忍不住紅了眼眶,委屈又氣憤的回瞪祈墨。

  「還好凌靈不在意,不然我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就要討厭我了呢!都怪你!」

  「怪我?!」祈墨深吸一口氣,看著蕼葉眼眶打轉的淚光,強壓下內心更加肆虐的光火,沉著聲,咬牙切齒的說道:「妳出門沒和我說,就沒想過我會擔心嗎?妳知道我回家沒看到妳,還以為妳又摔倒在藥園的某處傻呼呼的等突發的腳疾過去,害我擔心得要死,連桌上的紙條都沒看便急著在藥園裡找妳。繞一圈沒見到人,回家才看見妳留給我的紙條──」

  他承認自己看到紙條的瞬間,的確鬆了一口氣;但緊接而來的是自己沒有被告知她要去訪友一事的氣悶。
  什麼時候,那總是繞著他打轉的小狐狸開始不再和他商議事情了?
  ……有種不被在意的憤怒感。

  「我是要妳多交朋友沒錯,但沒說妳能在我不知曉對方詳細情況的情況下就單獨去對方家中赴約!若是對方想要把妳給──怎麼辦?!」

  「把我給怎樣?」蕼葉噘嘴,一臉迷糊,「凌靈是好狐狸,好狐狸才會有罕見的草精跟花精追隨的!壞人才不會被草精花精喜歡呢!」

  祈墨沉默了會,才語重心長的警告道:「叔是擔心妳才要妳注意一些的。狐精有不少都是男女雌雄通吃的傢伙,妳就不要哪天被騙了,回家跟叔哭說自個被騙!」

  「……通吃?」蕼葉一愣,隨即緋紅了臉兒。

  雖然人類不會在學堂上談論男女之事,但這點在精怪之間倒是沒什麼忌諱。學堂間的空檔休息時間,有不少狐精會聚在一塊討論此事,那事對於拘謹矜持的人類或許太過於豪放,但對於精怪而言卻是稀鬆平常之事。
  過去叔沒教導過她那方面的事情,但她卻在學堂上聽了不少──儘管內容大多令她面紅耳赤,可好歹也令她增長了不少知識。

  而叔這樣的發言,無形間暗示著他覺得凌靈便是那「通吃」之輩,令羨慕凌靈一身氣質,希望能更親近對方與之深交的蕼葉在愕然之餘,也恍然了解為何叔會對未曾蒙面的凌靈有這般強烈的敵意。

  「叔,你想太多了!凌靈才不是那種狐精呢!」蕼葉脹紅著臉,就想跟祈墨辯解。

  祈墨咆嘯出聲:「妳跟她沒認識多久,妳又清楚她是什麼樣的狐精了?妳知道她的過去嗎?她的父母身世?妳對她自認有多熟悉?不過就是報名那天,她替妳化解了跌倒的尷尬罷了,這麼快一顆心就全倒向對方那兒去了,那照顧妳十三年的我算什麼?!」

  一連串的問句問得蕼葉啞口無言,但當她聽到祈墨的最後一句話,心中的委屈忽然翻湧而上,眼淚猛地潰堤。

  「至少、至少我知道凌靈的名字!不像叔,這十三年來,連名字都不讓我知道!連你的位階都要我自個去猜;你喜歡什麼我都得暗中觀察,從來不告訴我;你要去哪、有哪些朋友,這些我都不知道!我認識凌靈沒幾日,但比起叔的事情,她的事情我反而知道的還要更多──」

  蕼葉緊緊揪著自己的衣袍下擺,開始放聲大哭。

  祈墨登時愣住,看著難得這樣情緒崩潰的小狐狸,忽然覺得自己過去的決定是不是錯了?

  一開始本來是不希望與她有太多牽扯的,只是隨著日夜相伴,一手拉拔她長大,不知何時那總用著孺慕信賴眼神看著自己的小狐狸,開始在自己心底逐漸清晰了形影;好不容易明瞭自己的心情,卻偏偏礙於撿到她之前申請的天劫隨時都有可能降臨,一方面怕自己言述情感會嚇壞她,一方面也害怕自己沒能度過那劫難,成為天劫下的一縷亡魂,什麼也沒能留給她……
  面對這樣糾結難解的情況,他只能要求她成仙成妖以後再告知她關於自己的一切,然後自己也能安然去面對生死天劫。

  但現在呢?他能說什麼?
  說他嫉妒有外人奪去了本來屬於他的在意?
  說他焦躁她很有可能會喜歡上外界的誰,然後離開他?

  想到這,祈墨頓時有些頹喪。他鬆開擒住蕼葉手臂的掌心,無語的看著那白皙的手臂上頭,因為自己先前怒氣沖沖而沒有控制好力道,因而留下的深紫掐痕,滿心難受。

  看著淚流滿面,哭得滿臉脹紅的蕼葉,哪怕他先前氣得就想狠狠揍她一頓屁股,那火氣也在小狐狸的眼淚底下消失殆盡了。

  「是叔不對,叔跟妳道歉。」半跪於地,他將蕼葉摟進懷裡,輕聲地言述自己的歉意。

  然而蕼葉也是難得偏執了起來,不像往常哭泣時會乖乖地窩在他懷裡任憑他擁抱安撫,反而開始掙扎了起來。

  「走開,叔是壞犬仙,我最討厭叔了!反正叔什麼都不想讓我知道,不想讓我了解你,不想讓我知道你是誰,這樣你以後要丟掉我的時候,我也無法透過對你的了解去找到你了!反正叔就跟我爹娘一樣,他們在生下我的時候就決定要丟掉我了;叔也是在撿到我的時候就決定要丟掉我了!蕼葉就是沒人要的殘缺狐狸,既然這樣為什麼要讓我誕生在這個世界上!」

  「胡鬧,誰准妳這樣說自己的?!」聽著蕼葉這樣自貶的發言,祈墨本來已然消彌的怒氣再度有了火山爆發的趨勢。

  只是,當他聽見蕼葉這番話的時候,才明白她平常累積了多少壓力。若非此次她情緒激動,恐怕他還不知道她一直有著自個會丟下她的想法,有著這般強烈否定自己存在意義的負面念頭!

  「叔最討厭了──我、我要離家出走,我要搬去跟凌靈一起住!」

  「……」祈墨沉重了呼吸,沒有對蕼葉咆嘯,而是抱著她站了起來,黑眸森冷地瞪著哭鬧不休的她。

  蕼葉低垂了狐耳,知道這樣不發一語的叔是他最為憤怒的表現。她掙了掙他環抱自己的手臂,卻無力的發現以自己一個小小娃的力量,根本掙不開成年男性的結實雙臂,只好別開臉不去看他,自己繼續低聲哭泣。

  祈墨開始走動,儘管蕼葉沒有看著他,卻能透過一旁景色的移動知道他正走向涼亭。

  緊接著,她被輕輕地放到涼亭的位置上。那將她放下的溫柔力道令她有些膽戰心驚。

  「蕼葉。」男性的聲音平靜地在她狐耳邊響起,「我很抱歉一直不讓妳知道我的事,只是有太多理由使我沒辦法短時間內告訴妳一切。」

  由於祈墨幾乎是貼在蕼葉的狐耳邊低語,落在她耳邊的溫熱呼吸令她顫了顫身子。

  「我承認,天靈四葉將妳託付於我完全出乎我的預料,也打破了我原本正欲進行的某件事;我也承認,因為『那件事』的緣故,所以我決定不與妳有過多的牽扯,這也是我從以前到現在不願讓妳知道我太多事情的主因……」

  見蕼葉止住哭泣,張口欲言似想提出疑問時,祈墨一個手勢制止了她的提問。

  「不要問,現在的妳若知道那件事,我怕妳承受不起。等妳成仙成妖以後,我再和妳說。」

  「又是這句話……」蕼葉哽咽地埋怨道:「反正這都是藉口對吧?叔其實根本什麼都不想告訴我……既然這樣就不用勉強了……」

  祈墨抬手,強硬地將她側過頭去不願看他的臉頰硬是扳正,強迫她面對自己。看著蕼葉哭腫的眼眶還有那對閃動著淚光的藍黑眼眸,他沉默了一會,像是在思索什麼似的,最後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我以來都沒有丟下妳的意思,除非有什麼我無法控制的事情逼我離開妳。」

  他只能這麼說了。至於其他事情……此刻還不是說這些的大好時機。

  畢竟,他連蕼葉真正的心思都還沒搞懂,不想在這個時候對一個小娃娃談「感情」這種事。在他心裡,蕼葉還只是個懵懂孩子,怕還搞不懂男女之情和親情的差別吧?
  而他,卻很清楚自己對她是什麼樣的一份感情……卻不能說,否則面對無法確定的未來,他的答案很有可能會誤導蕼葉的情感發展。

  「嗚嗚……」蕼葉又哭了。她滿心無奈痛苦,明明眼前之人距離自己這麼近,為何卻給她一種無比遙遠的感受呢?
  相處了十三年,她最喜歡、最依賴的叔,卻偏偏是她最熟悉的「陌生人」……

  「你放開我,我要去找凌靈。」搖頭甩開祈墨捧著自己臉頰的掌心,她還是很堅持要「離家出走」。

  粗糙的掌心被甩開,在聽見她這樣的發言之後,粗暴地掐住了她的狐耳。
  力道之大,直讓蕼葉疼的驚呼出聲:「好痛!叔你弄痛我了!」

  「別想亂跑。若妳真想離家出走,我讓妳沒那個臉膽敢離家!」

  祈墨森冷且含怒的發言,幾乎是貼著蕼葉被掐住的狐耳說出來的。
  而就在他話語方落之時,蕼葉便感一陣尖銳的刺痛從耳朵上傳了過來!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祈墨狠狠地在她的耳朵上留下深深的牙印子,還滲出了幾許血絲。

  脆弱的狐耳被這樣狠咬,蕼葉一方面覺得羞恥,另一方面更是委屈到了極致。

  以前她不懂為何有些同學的頸上耳上會有牙印子,但在聽她們討論過後這才恍然大悟──那無外乎是跟伴侶打情罵俏時,互相嬉鬧留下的「曖昧痕跡」。

  叔為什麼要咬她?是想讓她難堪嗎?她才不會以為叔咬她是什麼打情罵俏呢,叔根本只是當她是小孩,這八成是一種懲罰!

  嗚嗚,不過這樣一來,她是真的不好意思隨便亂跑了……不曉得凌靈他們會怎樣看待她?

  相較於蕼葉委屈羞憤的心情,祈墨看著自己製造出來的牙印子,倒是一臉愉悅。

  「去學堂妳應該聽其他狐精說了不少事情吧?」他惡意地掐了掐那被他咬傷的那側狐耳,「現在妳還敢離家嗎?若妳的好朋友看見妳耳朵上的牙印子,會怎樣想呢?」

  其實凌靈會怎樣想他才懶得管,最重要的是蕼葉或許對他還不甚了解,可偏偏他卻是最了解她的存在。而他知道蕼葉最大的弱點就是膽小內向跟面子薄──

  從這一次她回來便和他爭吵便知道她很在意那位凌靈,那麼自然也會在意自己在對方心中的觀感。好不容易交到朋友,若是因此印象變差變壞……

  祈墨絲毫不愧疚,他看著低聲抽泣的小狐狸,眼中只有「所有物」的占有慾。可惜,蕼葉低垂著頭,沒能看見他眼中那赤裸裸的情緒。

  「乖,叔以後不會阻止妳去找她玩,但在出門前,妳一定得向我報備,聽見沒有?」祈墨語氣輕緩地對著蕼葉如是說道,就好像先前兇殘狠咬她的是另一人一樣,直讓蕼葉不明所以。

  今天的叔、真的,好奇怪……

  雖然這樣想,但蕼葉還是黯然地答應了祈墨的要求──或該說「命令」。

  「知道了……」她沉默了一會,用著極其小聲的聲調問道:「那我可以帶凌靈他們來家裡玩嗎?」

  祈墨額上青筋一繃,不過轉念一想,在自個地盤總比去別人的地盤來的好,這才答應了蕼葉罕有的請求。

  「可以,不過──妳還想離家出走嗎?」祈墨想了想,決定要追加些籌碼。

  「不想了。」

  蕼葉幾乎是在祈墨發言完畢便緊接著給出回答,然而她這樣的快速反應,卻是讓祈墨不悅地彎下了嘴角。

  「撒謊,妳以為我不知道妳毫無猶豫的回答,通常都代表著反向的答案嗎?」

  蕼葉一驚,頓時慌了神,結結巴巴的再次表示道:「我不會離家出走的,真的!」

  其實她在隱約感覺叔會拋棄自己時,就作好隨時抽身離開的念頭了。被拋棄跟自己離開,她寧願選擇第二個選項!

  「我不相信。」祈墨一臉冷漠的看著她,張口說出令蕼葉錯愕萬分的發言來。「所以從今天開始,妳和我一塊睡,省得妳漏夜逃跑。」

  「──什麼?!」蕼葉尖叫出聲,不可置信的看著那一臉漠然的男子,全然沒想到他會說出這種話來。

  她先是脹紅臉,隨後卻又刷白了臉龐。這不就意味著她連想逃的機會都沒有了嗎?!

  「放心,我對小娃娃沒興趣,不會對妳下手的。只是為了確保妳不會『離家出走』,所以還是把妳放在身邊我比較安心;至於上學時候,我會在妳身上施以術法,只要妳在上課期間,在未提前告知我的情況下離開學堂的範圍,我會即刻把妳逮回家,狠狠揍妳的屁股一頓!」

  祈墨彎低身子,輕貼在她受傷耳側低語:「妳區區一名小小精怪,不要妄想逃離我這位上品三階的犬仙監控。這是妳此次外出沒告知我的處罰……」

  蕼葉呆愣當場,她在回來時與叔爭吵當下,就已經作好會被處罰的心理準備,只是沒想到這處罰居然、這麼的……過火?

  叔最近的表現真的很反常……

  思索了一會,蕼葉怯生生地提醒道:「叔,正所謂男女授受不親,這可是你告訴我的呢。」

  「哼,妳從小就我帶大的!尿布是我換的;澡是我替妳洗的;吃飯是我餵妳吃的;妳化形也是我教的……雖然沒能人化完全;不過妳全身上下我全都看透透了,授受不親個毛啦我草!」

  蕼葉瞬間脹紅了臉,辯駁道:「那、那是我還很小的時候的事情了!而且那個時候是狐狸模樣,叔你不能拿這件事出來相提並論啦!」

  祈墨冷睨了她一眼,絲毫不理小狐狸的提醒,霸道專制的以行動給出了答案──

  那天晚上,蕼葉渾身僵硬的看著某犬野蠻地抱著枕頭棉被,硬是占據了她床榻靠外側的區域,然後背對著她躺下睡覺時,她忍不住欲哭無淚的想著:『早知道自個去拜訪凌靈前先問問叔的意見了……不然也不會鬧成這番尷尬的下場。』

  儘管祈墨什麼也沒做,但他光是和她同床共枕,就足以讓蕼葉羞澀的想要挖坑把自己埋進去。

  毛茸茸的黑色犬尾搭在自己腳踝上,帶來幾許搔癢的感受,蕼葉有好幾次就想躲開,但明明叔背對著自己,那尾巴卻總是能準備地尋好位置、擱置在她腳上──就像怕她逃掉似的,總得纏著她才甘願。

  她試著躲,他卻很有耐心的追著她。

  最後,蕼葉累了,想到明天學堂有課程要進行,才迷迷糊糊的沉沉睡了過去。

  直到她平穩的呼吸聲傳來,祈墨才無聲地轉過身來面對她,輕輕替她拉好被子,嘴角不經意地揚起一抹笑容來。

  每天又能多看著小狐狸一些時間了,這樣還挺不錯的……雖然不能開動有些遺憾,不過至少能多一些看著她的時間……

  「晚安,傻小狐。」祈墨闔上眼,跟著陷入安穩的睡眠。

  就如同許久許久之前,蕼葉還是隻未能化形的小狐狸那時一樣,她依賴又安心地靠著他熟睡那般,那種被信賴跟需要的感受,直讓祈墨無比懷念。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角色卡

Eudora尤朵拉

Author:Eudora尤朵拉
不知道該如何和他人相處,脾氣不太好,容易受到驚嚇、怕鬼,不會抓老鼠,喜歡追毛球或毛團類的東西,面對陌生人會保持戒備與觀望狀態,突然被接近會炸毛生氣,因為被當狗養大所以在某種程度很黏人。
目前正計畫逃離某個混蛋並進入萬象辰學院學習,靠自己的能力賺到第一桶金與養活自己。

中之內心話
企劃紀錄BLOG。
純為自娛爽文/自創角的閃光文。
中之怕生~請溫水煮青蛙:3
→企劃噗浪
企劃內容
企劃分隔夾
翻翻找找
竊竊低語
傳送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