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通課程(三)式神召來

  蕼葉看著桌上新買來的一疊色偏黃、略有厚度的紙張,面露深思。

  「式神啊……」

  從包包裡翻出叔以前給她的式神,相似的但是紙質更加紮實,看起來材質更好的黃色式紙摺出的犬形折紙。她好奇地就想將之拆開,看看叔當時是怎樣摺出犬形折紙來的,不過一想到這份式神先前展現出來的特性,在加上今天課程師傅講述的式神類型,她知道叔給她的式神並不是那種最簡單,只能下達單一命令的紙片人偶;應該是叔將己身印記以血製成的特製靈符式神。
  想起上一次她去凌靈家拜訪,那活靈活現的黑犬式神怎樣也不像單純的紙片人偶,結合師傅課程的講述,她才明白叔原來在一些過去她未曾注意過的地方,留下了許多不為人知的守護與照顧……

  「叔就沒有想過,如果我沒有收妥他的血印靈符式神,或者是他的式神遭到毀壞,他附著在上頭的魂魄受損,也會使得他受傷嗎?」

  捧著手中看似平凡無奇的犬形式神,蕼葉頓時覺得沉重了起來。

  「在想什麼?」男子慵懶的聲音傳來,祈墨看著獨坐於涼亭之中,對著一堆式紙發呆的小狐狸如是問道。

  他注意到她小心翼翼地捧著自己的式神,登時輕挑劍眉,隱約猜到了什麼。

  「在想為什麼我要特別製作血印靈符式神給妳嗎?」

  「……叔,這東西太貴重了,我可不可以把它還給你?」蕼葉一臉困擾憂慮,雖然上次的犬形式神出現她的確覺得很有趣,但犬形式神那仿如縮小版叔的反應態度,不難令她猜想叔在上頭留下了頗具份量的魂魄。

  「妳不要就拿去燒掉。」祈墨淡漠發言,依照慣例地坐上了涼亭中屬於自己的專屬坐席,手撐在矮几上,面無表情的看著蕼葉。

  蕼葉嘴角一扯,知道自己恐怕是甩不掉叔給的式神了。這樣往後她得好好收藏這張犬形式紙才行。

  「叔,你明明可以給我最普通的式神,或者是乾脆做一個雙向的傳音符給我不就好了嗎?為什麼要使用血印靈符這樣的做法……」蕼葉糾結的蹙眉,滿心不解。

  祈墨沒有解釋,而是主動問起了她課程的事情。

  「看樣子,妳這一次的課程上得是式神的知識吧?妳那兩位狐妖狐精師傅既然有提到血印靈符的事情,不過我勸妳在入仙入妖之前,不要製作血印靈符,畢竟那關係到魂魄的完整性,妳可不像我一樣,稍微失去許些魂魄還能無平安無事;另外,最好也不要試圖和其他精怪奇獸靈體等這類角色締結契約什麼的,妳現在的魔力值太低,百分之百可能會反過來變成別人的召喚獸……」

  「嗯……不然妳也可以當我的召喚獸?」他開玩笑的說道,卻是因為那個畫面而忍俊不住地笑了。

  「叔你想太多了!」蕼葉一臉無言。

  她隨後轉頭就想嘗試將式紙摺成式神的模樣,不過對於摺紙一事,她唯一會的便是紙鶴了。好不容易摺妥一隻紙鶴,施展魔力驅使,紙鶴搖搖晃晃地飛起,在她身旁盤旋,但看著一張摺紙紙鶴在那飛舞,蕼葉不由得想到師傅說過可以配合幻術改變紙鶴造形的方法。

  這令她想到叔的式神以一隻黑色小狗呈現的畫面,讓她就想嘗試使用幻術改變紙鶴的造型──不過,她一向不善運用幻術,所以紙鶴最後被她變成一隻有些不倫不類的怪鳥。

  「呵。」祈墨低笑出聲,主動拿起一張式紙,動作熟練地摺出了一張小紙狐來。他一個彈指,小紙狐立刻化身成一隻擁有蕼葉毛色的小狐狸站了起來,在他的指揮下開始追逐蕼葉的那隻怪鳥式神。

  蕼葉羨慕地看著叔操控自如的幻術,一邊卻忘了對自己的怪鳥式神下達命令,結果待她回神,叔的異色小狐式神便已經按照他的指示,愣是將自己的怪鳥式神打回紙鶴原型,將之叼在嘴上,踏著小腳步將紙鶴送到了叔手上。

  「啊、我的紙鶴!叔你怎麼這樣?!」

  祈墨揚唇一笑,問了句:「妳想不想學點不一樣的折紙?」

  蕼葉狐耳抖了抖,立刻將自己的幻術被破,式神被打回原形的氣惱心情拋到一旁,眼睛閃亮地看著他。

  「叔要教我?那我想學你剛剛折的小狐狸,還有叔的犬形式神!」

  「好。」

  祈墨拿起蕼葉買的式紙,很有耐心地教導她摺起了狐狸和狗。

  待蕼葉反覆幾次練習,式紙一張張的減少,卻也從本來的生疏到最後的熟練,成品堆了不少。

  除了狐狸和狗以外,祈墨還額外教會她蝴蝶、花以及松鼠、老鷹跟一些不長見的折紙變化,到最後蕼葉已是樂在其中,全然忘了這是師傅交待要做的課堂作業。

  當最後一張式紙被使用完畢,蕼葉左右手各拿著一張狐狸和狗的式紙,就想嘗試使用幻術賦予式神模樣。可試了幾次,她的式神總是長得一副好似小孩塗鴉一般詭異醜陋的怪模樣,這東西若是要放出去辦事,絕對會被人當成什麼古怪東西處理掉的吧?

  「妳啊,對幻術真的不拿手了。」祈墨看著蕼葉一臉憂鬱的模樣,不禁淺淺一笑,將她戳弄古怪式神的掌心抓來,同時彈指間就解除了她施加在式神上的幻術。

  「幻術其實很簡單的……」他邊指導蕼葉該如何簡單明瞭的對這種簡單式神下達精確的指示,邊教導她該如何在式神身上施以幻術,同時教她施展簡單的變形術,好讓她可以使式神擁有真正的形體,這亦能使式神能夠做出單純式紙無法辦得到的事情。

  蕼葉被他握著掌心,邊感受魔力運用的方式,卻也一邊因為男子掌心的厚繭而感到幾分羞糗。

  解釋完幻術運用的方式,祈墨提議道:「現在來練習看看,變一隻和妳同樣模樣的狐狸式神出來,而我則變一隻黑犬式神出來,我們來玩場遊戲。這能夠幫助妳練習該如何對式神下達正確的命令,也能培養妳遠距操控式神的能力。」

  就在蕼葉按照祈墨的教導,讓狐狸式神動起來之時,也一同讓它變成和自己獸形模樣相似的毛絨狐狸。

  祈墨指了指自家倉庫,笑道:「誰先驅使式神順利將放置在倉庫中的隨意一樣東西取來,誰就贏了。」

  說完,祈墨手中的犬形式紙瞬間化為毛絨黑犬,在他簡單的一句指示下,立刻朝著倉庫拔腿狂奔。

  「哇,叔偷跑!」蕼葉氣惱不已,趕緊對自己的狐狸式神下達命令。只是由於是第一次操控式神,她下達的指令太過繁瑣,使得狐狸式神一直傻呼呼地呆坐在那,怎樣也沒有行動。

  「指令要簡單一點,越精簡越明確越好。妳可以思考一下我剛剛為何會下達那樣簡單的指示。」

  祈墨似笑非笑的看著蕼葉,而就在蕼葉還在思索時,他操控的毛絨黑犬便叼著一只玉瓶,慢悠悠地晃回了他身邊。他接過玉瓶拔開塞子,香甜的酒氣四溢。

  「我就知道妳釀的果酒熟成了,真香。」

  「叔偷喝我的酒!」

  「蕼葉加油囉,這一次算我讓妳。」祈墨一臉笑意的晃著手中玉瓶,然後眼珠一轉,用著極其惡意的笑容調侃地說了句:「等等讓式神去蕼葉的房裡偷衣服好了?」

  蕼葉聞言登時一愣,驀然想起上一次自己設置儲物空間時發生的糗事,這令她臊紅了臉蛋,羞惱至極的吶喊道:「叔、你就不能正經一點嘛?!」

  「妳一刻沒完成功課,我就讓式神偷妳一件衣服出來。」

  「……」蕼葉趕緊回首拼命思考該如何簡單明瞭的對式神下達指式。

  「倉庫、第一眼看見的小東西、拿回來給我!」左思右想之後,蕼葉只得這樣精簡地下達指令。

  狐狸式神終於邁開腳步朝倉庫跑了出去。

  這時,祈墨的黑犬式神已經很惡意的從她房間裡頭叼了件衣服出來。

  「加油哦。」祈墨揮了揮手中的女式上衣,笑容燦爛地將之勾在指頭上甩著。「這一次是衣服,下一次不知道會是什麼呢?也許是另一件衣服,或許也可能是女孩子的貼身衣物?」他挑眉,饒有興致的看著蕼葉脹紅的臉龐,覺得這樣逗弄她實在是有趣極了。

  蕼葉一臉尷尬,內心拼命祈禱狐狸式神真能聽懂她的命令。

  不消一會,狐狸式神敬忠職守地叼來了滿足蕼葉命令的物件──一袋種子。

  蕼葉愣了愣,這才想到倉庫一進門便是她放置種子的櫃架,而裝著種子的袋子大小正是狐狸式神所能叼回的「小東西」。知道自己終於成功下達命令並順利執行,她開心地鬆了一口氣。

  「叔,我的狐狸式神拿回──等等,你式神嘴上叼著的是什麼東西?!」她回頭,持起種子袋就想向叔表示自己成功達成任務,他可以讓他的黑犬式神住手了,誰知當她回頭,便見叔一臉哭笑不得的看著她,再看了看黑犬嘴上叼著的物件……

  「……叔,你就算不是使用血印靈符式神,你的普通式神也跟你一樣變態!快把東西還我!」

  蕼葉面色緋紅,一把搶過被黑犬式神咬在嘴裡的私人衣物,怒氣沖沖地踱步回房。

  祈墨看了一眼蹲在身前正等候他新指示的黑犬式神,又看了一眼任務完成卻沒收到新命令而傻愣當場的狐狸式神,笑了笑,揮手解除了兩張式紙上的驅動魔力與幻術,使之恢復為本來的式紙。

  然後,珍惜地將那對犬形與狐狸式紙悄悄地收進懷裡……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角色卡

Eudora尤朵拉

Author:Eudora尤朵拉
不知道該如何和他人相處,脾氣不太好,容易受到驚嚇、怕鬼,不會抓老鼠,喜歡追毛球或毛團類的東西,面對陌生人會保持戒備與觀望狀態,突然被接近會炸毛生氣,因為被當狗養大所以在某種程度很黏人。
目前正計畫逃離某個混蛋並進入萬象辰學院學習,靠自己的能力賺到第一桶金與養活自己。

中之內心話
企劃紀錄BLOG。
純為自娛爽文/自創角的閃光文。
中之怕生~請溫水煮青蛙:3
→企劃噗浪
企劃內容
企劃分隔夾
翻翻找找
竊竊低語
傳送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