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言書簡之八:雨中澀然

  天醉閣。

  趁著蕼葉去學堂上課的時候,祈墨離家來到此處,依慣例尋了個隱蔽的座位,和擔當小二的精怪點了以靈水與特殊的藥材釀造而成的酒水,靜靜地姚望著蒼空瀰漫的白雲,邊品嘗著甘霖醇酒。

  然後他一個無聊,便拿出了之前收起、蕼葉摺的那隻小狐式紙,在上頭施加了變形術,使之變成一隻擁有蕼葉毛色的狐狸式神。
  他沒有指使式神做什麼,而是將式神當做寵物一般,沉默地撫摸它。

  「唷,祈墨!」一名生著熊耳的粗獷男子主動向他打招呼,並不請自來的坐上另一側的空缺,自顧自地端起祈墨的酒水替自己斟上一杯。

  熊耳男看了祈墨撫摸的狐狸式神一眼,嘴角扯了扯,直言道:「你為什麼不乾脆把你家那隻小狐狸帶在身邊,這樣想摸就摸就好啦?幹嘛還特別弄了隻式神這樣玩?」

  「我沒必要跟你這傻貨解釋太多。」祈墨低垂著眼,不打算與他這位一根筋的友人談論太多。

  熊耳男「呿」了一聲,卻是神情凝重了起來,問起了別件事:「喂、祈墨,你還不打算迎劫嗎?你都拖延了十三年了……」
  他面色感慨的說:「以前在我們這一群朋友裡頭啊,你可以說是最有希望度劫成神的仙了,但你卻一連拖延了十三年,就不怕最後過不了天劫殞命嗎?」

  「……生死有命。而且,誰知道我的天劫會是什麼劫呢?」祈墨微瞇著眼,並不打算多談此事。

  只是若根據他現在的情況,他可以猜想自己最後的天劫類型可能是──情劫!
  呵,情劫啊……
  想到這,祈墨自嘲的笑了笑。
  只要他一天不願面對自己的感情,天劫最後以情劫的方式呈現的機會可能性便越高。

  「哎,你自己都這麼說了,那還有什麼放不開的呢?我看你挺喜歡你家那隻小狐狸的啊,為什麼不乾脆就愛下去算了?以前沒見你這般猶豫過的哩,彆扭得真不像你。」熊耳男晃了晃腦袋,一杯接一杯的飲著祈墨的酒,仗著這酒水錢不是他付的,便樂得這般占祈墨便宜。

  被講破心事,祈墨惡狠狠地瞪了熊耳男一眼。
  「石海,你不懂!」

  「啊,好啦好啦,感情的事我這個大老粗是不懂啦,我只知道你難得動了真情,反而因此躊躇不前而已。真他馬的,你都活了幾千年了,也不是沒有跟其他女仙有過關係,幹嘛就獨獨對那隻小狐狸這般糾結?雖然那小狐狸年紀雖小,但開發後相信一定也是~嗯哼哼哼~~」

  祈墨直接一把抄起一旁無人的石椅,直往名叫「石海」的熊耳男頭上砸了過去。

  「我靠,祈墨你想殺人啊?!」

  「我只想宰了你這隻賤嘴巴的王八熊!」

  不同於在蕼葉面前的慵懶平和,祈墨此時面色猙獰的令人膽寒;然而被他拿石椅砸身的石海也不是什麼軟柿子,那沉重的石椅砸在他身上,頓時碎為石塊,卻沒有在他身上造成絲毫傷害。

  「喂,誰嘴巴賤了?我這叫苦口婆心好嗎?先說喔,如果不是我擔心跟你打架會害你引動天劫,不然我早就動手了喔!」石海一臉氣惱,沒想到祈墨說翻臉就翻臉,真是──他奶奶的!

  「沒把握贏我就不要說那麼多廢話。」祈墨白了石海一眼,揮手解除式神小狐的變形術,將式紙收回懷中,就想這樣直接離開。

  擔當小二的精怪連忙湊了過來,「大人,砸壞的石椅──」

  「叫那個被砸的賠。」

  說完,祈墨瞬息啟動了傳陣,速度之快讓石海還沒能抗議,人影便消失在天醉閣之中。

  精怪一臉笑意的轉過頭來,「大人,費用總共是……」

  石海怔怔的看著祈墨消失的所在,慢半拍的怒吼出聲:「祈墨你這死狗又坑我!」


  回到自個的靈藥園,祈墨的神情有些陰鬱。

  他沒有回到居處的草蘆,而是走向了靈藥園裡頭的陰陽池。

  那些曾受他照顧,得以居於此地平安修行的草木精怪就想和他打招呼,但見他面色陰沉,不敢多加打擾,只能遠遠地觀望他煩躁地在陰陽池邊來回踱步。

  不久後,天空忽然烏雲密布,雨水遽然落下。

  祈墨絲毫不理,卻也沒使用術法隔絕雨水,任憑雨滴濺濕全身。

  『欸……大人是不是心情不好?』一株草精悄悄地對著一旁的靈果樹精問道。

  樹精老成地回覆:『嗯、看樣子八成是為情所困吧?』

  然而,這情一事,卻是外人說不清、亦無法介入的難題呀。

  而像是聽見草精與樹精的低語,祈墨目光森冷地朝他們那處瞪了過去,那細碎的低語才被雨聲給徹底蓋去。


  祈墨又在雨中待了一會,才走到居處某處,探手自連結自家倉庫的儲物空間裡頭,翻出了一柄紙傘,撐起。
  幾乎就在他撐傘的瞬間,下課的蕼葉穿過傳陣,正巧便站定在祈墨撐起的傘下。

  「咦?」蕼葉本來已經做好要淋濕的準備,卻在看到一旁撐傘之人後,面色一愣。

  「我就知道妳沒帶傘。」祈墨語帶不悅的說了這麼一句,同時施展術法將被雨水浸濕的衣袍與髮絲弄乾。

  蕼葉這才注意到祈墨雖然撐著傘,但先前似乎淋過雨的情況。

  不過見到他來接自己,蕼葉還是忍不住開心的笑彎了嘴。

  「叔,我跟你說!雖然我運用在式神上的變形術和幻術還有些不太熟練,但師傅還是讓我及格了呢!」

  她主動牽起祈墨的掌心,訝異他掌心的冰冷。

  「叔,你的手好冷喔。」

  「沒事,剛去陰泉裝了點泉水回來。」祈墨面無表情的說著謊,不想讓蕼葉知道自己先前在雨中站了不少時間。

  說到這,蕼葉才想起上次去凌靈家,答應要給茶古的陽泉水倉庫裡已經沒有庫存了,便順勢提起了這件事。

  「陽泉?」祈墨皺起眉,一臉陰鬱的看著蕼葉。「陽泉只有陽性草株會需要用到,是為了那個凌靈家的草精?」

  「我都答應人家了嘛。叔你別生氣,我知道你不喜歡我接觸凌靈,但凌靈真的是隻好狐精嘛。」蕼葉撒嬌地搖晃著他的掌心,「叔,拜託嘛,就這麼一次?以後我不會再隨便送人禮物了。」

  「哼,妳就沒送過我。」說完,祈墨便氣惱地甩開了蕼葉的手,隨後覺得自個像是不成熟的小鬼一樣,頓時因為自己這般彆扭的想法而心情極差。

  「呃?!」蕼葉一愣,沒想到叔居然會在意這種事?

  不過仔細一想,她長那麼大,似乎,真的沒送給叔什麼東西過呢?
  平常那些果酒跟甜點,都是她心血來潮做的,從來沒有特別為叔準備或送過他什麼東西。不過,也是因為叔感覺什麼都有了,所以她不知道自己能送些什麼吧?

  「叔想要什麼?」蕼葉偏著頭,很是認真的詢問道。

  祈墨配合著蕼葉緩慢的步伐,沉默前行。
  聽著蕼葉這樣天真的問話,祈墨發現自己答不出來。

  良久後,他輕輕一嘆:「……算了。」

  蕼葉柳眉一蹙,滿心不解。

  「叔好奇怪……」

  「……」

  最後,蕼葉還是再次握住了他的掌心;這一次祈墨沒有甩開她,而是掌心一握,與那隻小小的掌心十指交扣。

  這樣就好了。
  其他的,等她長大一點再說吧……
  現在說什麼都太早了,他還不知道自己活不活得過天劫呢。
  不想留下她獨自一人面對;也不想……自己什麼也沒留給她。
  但他又能留下什麼呢?
  祈墨長長的嘆息著,滿心苦澀。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角色卡

Eudora尤朵拉

Author:Eudora尤朵拉
不知道該如何和他人相處,脾氣不太好,容易受到驚嚇、怕鬼,不會抓老鼠,喜歡追毛球或毛團類的東西,面對陌生人會保持戒備與觀望狀態,突然被接近會炸毛生氣,因為被當狗養大所以在某種程度很黏人。
目前正計畫逃離某個混蛋並進入萬象辰學院學習,靠自己的能力賺到第一桶金與養活自己。

中之內心話
企劃紀錄BLOG。
純為自娛爽文/自創角的閃光文。
中之怕生~請溫水煮青蛙:3
→企劃噗浪
企劃內容
企劃分隔夾
翻翻找找
竊竊低語
傳送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