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通課程(四)匿跡潛行

  上完今天的課程以後,蕼葉第一次有了「這一次的課堂作業可能交出不來」的挫敗感。尤其,當師傅要求的作業是利用這一次課程教導的技巧,「從朋友或家人身上拿取一個物件」……

  現在她只想到自家的叔,不過──

  「完了,我該怎麼從一位上品三階的犬仙身上『拿取』一個物件啊?」

  一想到以叔的能力跟他腹黑的程度,蕼葉有種就想乾脆放棄此次作業的絕望打算。

  「找段時間和凌靈談談好了?」蕼葉兀自低語道。

  「……找那個凌靈做什麼?」

  男子冷酷的嗓音遽然自身後響起,嚇得蕼葉渾身炸毛。她轉過身,發現叔不知何時來到她的身後,一臉漠然地看著她。

  「沒、沒有啊。」蕼葉就想裝傻,卻見男子忽然笑了起來而毛骨悚然地僵直了身子。在叔笑得輕緩且溫和沉穩的面容底下,最後她還是不打自招地將今天課堂上師傅要求的作業與詳細內容全都說了出來。

  「哦?匿跡潛行?」祈墨笑意盎然的看了蕼葉一眼,黑眸不經意地閃過一絲凝重。以這傻小狐的情況來看,她的這項作業恐怕是極難完成了。

  一是因為她的身體問題;二則是她在年幼時就被野狐父母拋棄,連野獸收斂氣息的能力都沒有學會;三是她的幻術技巧還不純熟,若要配合匿跡潛行恐怕會破綻百出……

  當然,課堂上的技巧全看個人要不要去學習;以蕼葉的天性,想來也不擅長匿跡潛行一事,儘管學習這技巧多少能替她多一點自保能力,可就是有些困難就是了,除非輔以外物。

  祈墨看了低垂著耳朵的蕼葉一眼,問道:「妳想學嗎?匿跡潛行。」

  「可以的話,想。就算短期沒辦法學成也沒關係,我有很長的時間可以練習。」不只是為了要完成作業,也是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叔的助力,雖然她的匿跡潛行可能比不上修為精深的叔,但如果練好的話,如果往後遭遇危險還能有自保之力。

  蕼葉是這樣想的,所以一直很認真的想要將課堂上師傅教的技術學好。

  「那麼,妳除了基礎的『斂息』得練好以外,幻術的部分也得格外加強,然後妳可以製作一些可以使人陷入幻覺或產生幻視效果的藥物,來輔助增強自己匿跡潛行的成功機率。另外,這其中唯一的不可控因素……我想妳應該很清楚,那就是妳自己的身體狀況。」祈墨簡短的給了一些提醒,最後語重心長的如是說道。

  「雖然平常時候妳看起來好好沒事,但就怕發生妳不得不進行匿跡潛行的意外時,妳的腳疾毛病會突然發作,所以我們得進行一些預防手段。」

  祈墨對蕼葉的情況非常了解,自己身為上仙也經歷了不少事件,立即便開始替蕼葉開始思考適合且專屬於她的匿跡潛行之法。

  看著叔替自己慎重思索方案的嚴肅神情,蕼葉覺得心暖暖的。
  儘管這段時間他表現得有些詭異,讓她有些不安,但看著這一幕,她知道叔還是關心自己的。

  祈墨思索了一會,和蕼葉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並提醒她如果日後有需要用到匿跡潛行逃離危險的情況,最好還是要配合能夠在瞬息間開啟傳陣,好使自己得以順利脫離險境。料想這傻小狐也不會沒事去偷人東西,那麼她的匿跡潛行技能就將之定義為脫逃險境的一種方式好了。

  「不過,妳的作業……」祈墨意味深長地看了豎耳聆聽的蕼葉一眼,沉聲警告道:「不准去找妳那位親愛的朋友幫忙。」哼,他承認自己是在吃醋,雖然對方式女性,但他就是不爽以前那總愛跟在自己身邊轉的小狐狸開始會去注意別人。

  「啊?叔,可是──」

  「妳來偷我的東西好了。」

  蕼葉困擾地蹙起黛眉,「叔,你這是在刁難我吧?」

  祈墨沉默了會,他也知道若以自己為目標的話,難度對還未入籍成仙妖的蕼葉太超過了,可他就是不想讓蕼葉去找那什麼凌靈的女狐!

  忽然,祈墨靈光一閃,想到了個折衷方案。

  「蕼葉,我之前給妳的血印靈符式神拿出來。」

  「叔要幹嘛?」蕼葉一臉不解,但還是乖巧地將以前祈墨贈予她的犬形式紙拿了出來。

  犬形式紙在祈墨的操控下化為一隻活靈活現的小黑犬。

  「偷我身上的東西對妳來說太困難了,但如果目標對象是擁有我一部分靈魂的式神,他擁有我一部分的思維與能力,可並不完全,反應不會像我這般敏銳,對於初學匿跡潛行的妳應該足夠了。我讓我的式神四處閒晃,妳邊練習匿跡潛行跟斂息的技術,只是藥物的部分對式神無效,但還是得一塊練習輔佐使用。我會在一旁指點妳。」

  祈墨摸了摸下巴,「那麼,要讓妳從式神身上偷什麼東西好呢……?」


  最後,蕼葉的狐玉被祈墨當作了此次的任務目標物,掛到了黑犬式神的頸上。黑犬式神在祈墨的簡單要求下,打了個大哈欠,然後踏著輕快的腳步,開始在自家的靈藥園裡頭隨處閒逛了起來。

  蕼葉在調配了一些迷藥以後,便展開了一連串不停失敗的「取物之路」。

  由於她自幼被父母拋棄,之後被叔撿回家,也因為沒有野狐生活在自然中為逃避天敵而訓練出的斂息技巧,所以她必須像隻幼獸一樣,在接二連三的失敗中試圖掌握隱藏自身氣息的能耐。

  好在她還年幼,心性單純,沒有「殺意」之說,這使得她被黑犬式神發現的機率大大下降,只是難免還是會因為一時不察踏錯腳步,或者是移動時代起的風流而引起黑犬的注意,使竊物一事再度失敗。

  祈墨暗中透過式神觀察蕼葉的情況,在她每一次發生重大失敗時,總會冷靜地替她分析失敗的原因與改進的方式,隨後便丟著讓她自己去嘗試。


  只是就在蕼葉正在嘗試努力的時候,祈墨忽然一個心血來潮,他自從不停經歷天劫實力精進以後,便漸漸不再使用匿跡潛行竊物或逃離危機甚至是與仙妖為敵。習慣正面衝突的他,看著蕼葉那麼努力的練習他年輕時最擅長用來招惹他人的技能,忍不住有些意動。

  放下手中的書冊,祈墨驀然想起了過往那段時光,表情浮現幾許感慨與惆悵,他輕喃了一句:「好懷念啊……」

  那時候跟著一票兄弟,大夥匿跡潛行去了一位自以為是什麼除魔義士、實則濫殺無辜精怪仙妖的仙人洞府就想報復尋仇。在進行破壞之餘,還設下了無數亂七八糟的陷阱,使得那位惡仙在回府時遭到那些陷阱的攻擊,狼狽不堪的模樣被暗中隱藏在外的朋友記錄下來,發送到公開場合,使那位惡仙受人嘲笑了很長一段時間。

  而發生這種事,幾乎所有參與那件事的仙妖都在事後被惡仙征討,可惜,由於該名惡仙殺孽太重,招惹過多仙妖,最後在某次爭鬥後失去了性命。

  昔日一塊修練、一塊打鬧的友人,在漫長的歲月之中,有的先一步進了輪迴,有的失去聯繫多年,有的則是因故反目,只有極少數的存在領先前進了神魔界。現在留在此界的恐怕只剩他和那隻笨熊石海了吧?

  石海本來就是穩扎穩打修行的存在,他喜歡慢慢來倒是沒什麼;反而是自己本該遇劫,卻因為無可抗拒的因素而致使自己的處境越發艱難一事,令其他熟悉自己的存在倍感訝異。


  祈墨甩了甩頭,自回憶中回神。
  他隨手一揮,幻術籠罩於身,使自個轉瞬隱匿了身形。


  蕼葉此時正小心意義地就想靠近眼前在藥園田埂處閒晃的黑犬式神,絲毫沒注意祈墨無聲無息地利用匿跡潛行靠近了自己。

  儘管祈墨看不到蕼葉,但他依然還是依靠經驗精細無誤地判斷出了蕼葉的所在位置。他無聲揚笑,在蕼葉埋伏於田埂轉角等候黑犬式神經過時,探手輕巧地自蕼葉身上取走了一個物件……他的速度極快且無比熟練,哪怕多年未用匿跡潛行,但當他進入狀況,面對身為初學者的蕼業而言還是無能招架。

  他的取物動作對蕼葉而言,恍如一陣再自然不過的微風,沒有引起她的注意。

  取得物件之後,祈墨悄然退離。

  黑犬式神驀然出現在蕼葉的視野之中──

  蕼葉就想探手撈取黑犬式神頸上狐玉,忽然黑犬式神突來地優雅轉身輕蹬,跳離了蕼葉的取物範圍,發出和祈墨相同的低沉笑聲,再度溜遠。

  「可惡,又失敗了!」

  望著躲遠的黑犬式神,蕼葉有些挫敗,不過還是很快就振作了起來,再接再厲。
  
  
  天色漸暗,蕼葉終於在利用各式各樣的方式輔佐下,終於從黑犬式神頸上取回了自己的狐玉。儘管其中取巧的成分居多,但懂得利用資源的才是聰明狐嘛。

  「叔!我拿回我的狐玉了!」蕼葉開懷地拿著狐玉和結束任務的黑犬式神一塊草蘆旁的涼亭裡頭,對著坐臥其中的紅袍男子如是喊道。

  「嗯。」祈墨讚許一笑,抬手在滿臉自豪的蕼葉頭上摸了摸。

  這時,蕼葉忽然在祈墨頸上看到了一個非常眼熟的東西,頓時一愣。
  白犬靈玉……那不是叔轉送給她的東西嗎?
  蕼葉下意識的往自己胸前一看,以往她總是將叔的白犬靈玉貼身攜帶著,從不露於衣袍外頭,只是不知何時,自己的衣襟領口莫名被解開,裡頭的白犬靈玉竟是不翼而飛!

  「叔、你……」蕼葉登時傻了眼。

  「來挑戰點高難度的如何?」祈墨惡意的笑著。

  「叔你不能這樣,偷你東西的困難度太高了啦!」

  蕼葉哭笑不得的就想搶回白犬靈玉,奈何祈墨輕而易舉地擋下她的取物行徑。

  「這樣才好玩,反正我現在都跟妳睡一塊,妳大可以趁我熟睡的時候下手~」

  蕼葉因為祈墨這一句帶著幾分曖昧的發言而脹紅了臉,面色尷尬。她一想到那是叔難得送給她的禮物、也是重要的他的東西,她說什麼也不想放棄,可就是糾結在心,不知該如何是好。

  祈墨微笑地摸了摸她的頭,鼓勵道:「加油吧,反正妳已經完成作業任務了,這次就當給自己的挑戰如何?」

  其實他一開始知道蕼葉居然將他的白犬靈玉隨身攜帶,還慎重地掛在胸前時,便有種說不出得滿足感。若不是重視,她何需這般珍惜?
  可蕼葉現在還是過於懵懂,再加上他心有掛礙,雙方只能一直處於這似家人又帶著幾分曖昧的關係之中。這一次心血來潮,純粹是想看看蕼葉在他取回他曾贈予她的禮物時,會採取什麼樣的反應而已。
  猶記得自己方「偷」回自己的靈玉時,上頭那被體溫摀暖的感受,如同他的心一樣地溫暖……

  蕼葉沉默了許久,這才氣鼓鼓地要求道:「這樣,叔要給我當迷幻藥的實驗品喔!式神不受迷幻藥的影響,那麼叔不能限制我使用藥物和其他方式輔助!」

  「好。」祈墨不以為意的答應了。他看著蕼葉臉上藏不住的狡詐神情,心裡滿是笑意。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角色卡

Eudora尤朵拉

Author:Eudora尤朵拉
不知道該如何和他人相處,脾氣不太好,容易受到驚嚇、怕鬼,不會抓老鼠,喜歡追毛球或毛團類的東西,面對陌生人會保持戒備與觀望狀態,突然被接近會炸毛生氣,因為被當狗養大所以在某種程度很黏人。
目前正計畫逃離某個混蛋並進入萬象辰學院學習,靠自己的能力賺到第一桶金與養活自己。

中之內心話
企劃紀錄BLOG。
純為自娛爽文/自創角的閃光文。
中之怕生~請溫水煮青蛙:3
→企劃噗浪
企劃內容
企劃分隔夾
翻翻找找
竊竊低語
傳送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