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言書簡之九:內心最深的恐懼

  蕼葉和擅長調劑草藥的凌靈交流了一番迷藥的相關知識,在加上祈墨大方的表示自家靈藥園裡頭的草藥靈株隨便她使用,蕼葉便大膽地嘗試起了調製能夠對修為精深的祈墨發生效用的迷藥。

  考慮到祈墨因為修煉多年,體質強悍,蕼葉乾脆直接將凌靈提到的幾樣極具迷幻效果的靈株全都混作一塊,劑量之大恐怕連神魔獸都難以招架。

  只是畢竟這些稀有的材料有限,蕼葉也不敢多取,所以僅僅只做了一次性的用量,可這也意味著她得一次定生死。

  為了增加成功機會,所以蕼葉開始思考,還有什麼辦法可以輔佐進行她從叔身上「偷」回白犬靈玉的次要方案。

  祈墨一手撐著臉側,閒散慵懶地看著蕼葉忙碌地為他端上盤盤精緻又香氣四溢的豐盛菜色,劍眉一挑,幾乎不用猶豫就猜到蕼葉這番大獻殷勤的舉動有詐。
  他輕嗅了嗅空氣中瀰散的食物香氣,憑著犬科傲人的嗅覺隱約判斷出食物中添加了不少「調味料」的事實。但他卻分辨不出蕼葉到底放了哪些「調味料」,讓他知道蕼葉在這部分下了不少功夫,讓各種草藥混搭,蓋過原本草藥的氣味嗎?
  不過,他絲毫不認為那些藥物對他來說能起什麼作用。他可是活了幾千年的仙犬了,論體魄雖然不如神魔獸強悍,可好歹也是這一界數一數二的頂尖了,要迷倒他甚至是使他中毒,那機率可說是難上加難。
  祈墨可是挺自傲自身強悍的。

  不過看著蕼葉臉兒紅怦怦,一臉做了壞事又藏不住的可愛模樣,他還是忍不住出言調侃道:「今天的菜色這麼豐盛,莫非是有什麼好事要慶祝?還是……蕼葉準備行動了嗎?」

  被識破秘密的蕼葉脹紅了臉,卻是嘴兒一噘,直言坦承道:「叔說過要當我迷藥的實驗品不是嗎?反正叔很厲害的,這一點小小的迷藥又不會對你造成傷害,讓我實驗一下、你又能飽餐一頓不行嗎?」

  「哎呀,這麼誠實?」祈墨啞然一笑,沒想到蕼葉這麼誠實,他還想多逗她一會呢。

  蕼葉辦了個鬼臉,氣呼呼地說道:「反正以叔你腹……以你豐富的經驗來看,我若有什麼陰謀詭計也逃不了你的法眼不是嗎?既然乾脆那就大大方方的承認就好了。」差點就要說出自己覺得叔腹黑的事實了,好險好險。她在心裡暗自昨舌道。

  「真不好玩。」祈墨撇了撇嘴角,頓時失了逗弄蕼葉的興致,改而持起蕼葉遞上的飯碗開始品嘗菜色。

  蕼葉見祈墨絲毫不懼料理可能被她下藥的平淡反應,氣惱的努了努嘴。偶爾她也會想看叔驚慌失措或者是糾結困擾的表情嘛,可惜叔總是淡定得可以,讓她很是挫敗。

  「不一起吃?」祈墨看著站在一旁,像個小僕役一樣用著氣惱眼神看著他的蕼葉,笑盈盈的惡意詢問道。

  「今天是叔的實驗品大餐。」

  「實驗品……希望妳的藥真的有效。」祈墨不以為然的哈哈大笑,繼續吃著那些令他胃口大開的美味料理。嗯,真的不錯。他對料理中的藥物絲毫無感。

  蕼葉靜靜地觀察祈墨的反應,奈何隨著菜色被一一消滅,祈墨依然面不改色,看起來絲毫不受迷藥影響的模樣,令她萬般糾結了起來。

  看樣子,只能使用「那個東西」了!

  這些料理中加的還只是使用普通藥材草藥製成的迷藥,既然這些普通貨色對叔起不了反應,那就用那份她用珍悉藥物調配的高級迷藥吧!

  蕼葉主動詢問道:「叔要喝酒嗎?有新酒釀成了喔。」

  「好。」祈墨輕點頭,他一向特愛蕼葉釀得果酒,自然不會推辭──就算裡頭加了些「調味料」也沒關係。

  蕼葉自倉庫裡頭拿出自己準備好的迷幻酒,並拿出了一只裝有陰泉水的玉瓶,說:「這次的酒若以一定比例加入陰泉水,可以帶來清淨身心靈的功能。這也是我自製的迷藥解藥,雖然猜得到那些迷藥對叔沒用,但還是喝點解藥比較好。」

  祈墨慵懶地望著蕼葉,隨即點頭,任由蕼葉取來酒杯,為他調了杯「解藥酒」。

  他知道蕼葉在說謊。這傻小狐,她難道不知道自己說謊的時候,耳朵會微微發顫嗎?

  不過,既然被蕼葉放到最後,這令他有些好奇這最後也應該是最後蕼葉重視的「迷藥」,到底有什麼樣的效力。

  他先是淺嚐那因為混合了陰泉而帶著幾許涼意的酒水,可以感覺因為天氣漸熱,身心皆受暑氣影響的情況,在那微涼的酒水中被沖刷而去;待酒水入喉,涼意轉為令人身心暢快的極致清涼,令他滿足且愉快地輕嘆了聲,闔上眼仔細感受酒水為他帶來的感受。

  蕼葉看著叔沉醉的模樣,登時眼睛一亮,先是在他四周灑下自己早先準備的幻視藥粉,並施展幻術隱去自己身形,遠退了一段距離,懷抱著滿心期待叔中招的心情,等待他睜眼那刻的到來。

  如她的猜想無誤,先前那些料理中的迷藥,再混合酒水中的迷藥,配合幻視藥物,三管齊下的情況,應該能使得叔產生幻覺──這將能使她有機會從他身上偷回白犬靈玉!

  希望有用,就是不知叔會看到什麼樣的幻覺呢?蕼葉有些好奇,不過她沒有自行嘗試過自己的迷藥效果,自然是不知道祈墨會看到什麼樣的幻覺。但根據她使用的藥物,應該是映照出叔心中最深的恐懼跟欲求的幻覺吧……

  叔最怕的,會是什麼呢?



  待祈墨自酒水的後勁中回神,再睜開眼時,眼前景色竟是一片荒涼蕭條。

  他輕挑劍眉,知道自己居然真的受到迷藥影響而產生幻覺了。

  「蕼葉做得不錯嘛。」他輕輕笑著,儘管看不見蕼葉,但他知道蕼葉一定聽得見他的發言,就看她能不能順利偷回白犬靈玉了。

  祈墨好奇地觀望了一會唯有自己能看見的幻覺景象,也同樣對藥物造成的效果倍感興致。

  自己的靈藥園荒涼的好似百年無人管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且讓他來好生探索一番。

  草蘆已然成了廢墟,裡頭生滿了雜草蟲蛇,隨著他的踏入一哄而散。

  祈墨一路帶著淺淺的笑意直行,他知道這是幻覺,所以並不恐懼,亦無慌亂。


  蕼葉悄然地跟在他的不遠處,暗中觀察叔的表情,發現他依然淡然,這令她不滿的抿起唇,心中埋怨哪怕連幻覺也無法讓叔有所失控,心情帶上了幾許遺憾。

  只是隨後,祈墨忽然失去了笑容,表情染上了幾分苦澀與……悲涼?

  蕼葉看著祈墨罕有的哀傷神情,忽然好想知道他到底看到了什麼。


  墓。
  祈墨看著上頭刻著自己姓名的墓碑,神情很是複雜。

  「結果還是死了嗎……?」

  雖是幻覺,但還是戳痛了他最不願面對的心中一角呀。

  不過從這樣的情況看來,蕼葉藥物產生的幻覺,恐怕是引出人心恐懼的迷藥了;但死亡還不是他最恐懼的事情,而是──

  就像按照他的思緒延伸一般,荒涼的藥園一側忽然走來一抹身穿紅色衫裙的纖細人影。他順勢看了過去,卻在見到來人容貌以後,神情登時一怔。

  過去,他不只一次想像過蕼葉成長後的模樣,沒想到會在幻覺之中見到已然成熟的「她」。

  異色髮絲以珠釵挽起,輕垂身後的秀髮隨著她的走動隨之搖曳;那雙曾被他讚作晴空與黑夜的陰陽眼眸裡天真不在,取而代之地是深切的哀傷與黯然;臉龐在精緻之中帶了幾許狐精特有的嫵媚成熟,卻沒了她總愛掛在嘴邊的靦腆笑容;她身上穿著一襲艷麗的紅色衫裙,腰間的黑色束帶突顯了她已然成熟的玲瓏身段。

  祈墨愣愣地看著幻覺中的成年蕼葉,怦然心動。

  幻覺中的蕼葉緩步來到他的墳前,紅唇輕啟,悲切地喚道:『叔、蕼葉來看你了。』她跪了下來,抬手溫柔地輕觸墳頭,面色哀傷。

  若是仔細觀察,可以發現墓石雖然因為年代久遠而有些風化,但卻整理的非常乾淨,一眼便知有人長年打理。

  蕼葉開始對墳頭開始自語了起來,言述她搬去其他地方之後發生的事情,說她又學了什麼術法,遇見了什麼人,看見了什麼事……然後說著說著,卻是涓然淚下。

  『叔,你為什麼要丟下我一個人先走……』成年的蕼葉像是按耐不住情緒一般,趴在墳上開始痛哭失聲。明明就是個成年狐仙了,但她哭泣的模樣卻無助的仿如還痛,看得祈墨無比心痛。

  明知這是幻覺,但看著這可能是蕼葉未來的景象,他還是忍不住身陷其中,痛心的就想上前安慰她。

  有聽過其他仙妖對於幻境、幻陣、幻覺等事的討論,真正高明的幻覺,是那種你明知這是幻覺,但你還是無可避免的會隨著其呈現之景,而不由自主的受其影響,心情起伏、迷失其中的情況。

  祈墨清楚,自己若是走上前將幻覺中的蕼葉擁進懷裡,在外頭真正的蕼葉眼中,可能是他傻呼呼地抱上一棵大樹或大石的尷尬畫面,可他還是不受控制的走上前,將幻境中的她攬進懷裡。

  由於自己受到迷藥影響,連那抱進懷中的身軀都有極其真實的感受。

  「別哭……」他對著幻覺低語,面色沉痛。

  怎麼辦?放不下啊,真的放不下……

  天劫的時間怕是拖不了多久了,也因為他這些年的刻意拖延,使其難度大大上升。若他真的死於天劫底下,那此時還年幼的蕼葉該怎麼辦?被獨自留下的她會不會很難過,很慌張,很茫然?

  會不會有其他仙妖精怪來跟她搶靈藥園?雖然他早有主意要將此地留給她作為庇護之所,但失去他的魔力灌輸,此地的陣術遲早會因為失去維護而消失,到時蕼葉該怎麼辦?

  她那麼傻、那麼單純,在這個世界該怎麼活下去?

  會不會終有一日,她會真如幻覺中呈現出的「她」一樣,臉上失去笑容,眼眸不再天真……

  「為什麼我們要在這個時候相遇……」祈墨沉痛的說道,下意識的將內心最深刻的言語說出口來。


  蕼葉一臉傻愣的看著那天塌下來也面不改色的叔,此時居然抱著靈藥園中的一棵老樹,面色心疼不已,還對著那還不能化形的老樹如是說道。

  她一方面覺得這畫面很好笑,另一方面卻也因為叔的發言而心沉到谷底。

  是什麼樣的存在,讓叔能有這樣不同於淡然以外的激昂情緒?

  一定是很重要的存在吧……

  想到這,蕼葉忽然感到一陣無力,就連要從深受幻覺影響的叔身上偷回白犬靈玉一事也都不想做了。
  心頭這種好酸好痛的心情是怎麼一回事?

  蕼葉滿心不解,只知道遽然湧上的淚水模糊了自己的視線。
  她永遠猜不到,祈墨在幻覺中看到的女子其實是她,一直以來他最在意的,也是她。


  祈墨抱著老樹好一會兒,蕼葉才抹去眼淚,試圖平靜心情,決定先把白犬靈玉拿回來再說。無論叔以前是否有珍惜之人,但她就是想要把那個屬於她的白犬靈玉取回來!
  至少,她不是什麼都沒有。
  哪怕只是叔不再需要的一塊靈玉,對她而言也無比珍貴。
  就算「那個人」往後再度出現在叔身旁,她不再受叔重視時,還有一個東西可以令自己投注想念的心情……

  平心、靜氣,放緩呼吸,放輕腳步,蕼葉進入匿跡潛行的狀態,無聲的來到祈墨身旁,她近距離地看著他心痛的表情,緊咬下唇試圖把自己眼眶裡的淚水逼回去,顫抖著手將他頸上的白犬靈玉取走。

  白犬靈玉因為貼在祈墨身上而染著他的體溫,可將靈玉持於手中,蕼葉卻只感覺自己內心一片寒冷。

  就在她轉身就想離開時,忽然被抓住了手腕!

  祈墨不知何時發現了她,儘管他仍身處幻覺之中,但並不代表他會完全失去感官能力。

  「蕼葉。」他輕喚她的名字,神情已然恢復了平靜,可語氣卻是蕼葉較少聽見的溫和聲調。

  「……叔,你不會想說我被你抓到,所以失敗了吧?」蕼葉試圖將話題帶往取物一事上頭,只是先前的流淚,還是讓她的聲音帶上幾許鼻音。

  祈墨一愣,他因為受幻覺影響而無法在蕼葉身上聚焦眼神,自然是看不清真正的蕼葉臉上的哀怨表情。幻覺並沒有賦予真正的蕼葉一個形像,就他的視線看來,是自己握著一片空氣的畫面。

  「既然妳成功從我身上拿走靈玉,那就算妳成功了。我聽妳的聲音有點奇怪,怎麼了嗎?」祈墨關心道。

  蕼葉看著祈墨一手拉著自己,一手仍抱著樹木的畫面,本來的難過不由得因他這樣詭異的動作而有些忍俊不住。

  『……那個啊。』蒼老的聲音忽然傳了過來,帶著幾分靦腆尷尬。『大人,我不知道您這是怎麼了,但這樣抱著我真是讓我不好意思呀。雖然您將我自就要被仙人砍伐、作為煉器之用的材料危機中救了下來,並賜予我安歇之地,但老身喜歡的是住在您藥園東側靠山處的老柳樹。這樣若是讓我愛慕的她誤會,那可真是大大的不妥、不妥呀……』

  祈墨表情一僵,面色陰沉地朝發聲老樹的方向看了過去,隨即沉默。

  又過了一會,他這才站起身,從幻覺中的蕼葉(現實中的老樹)身旁轉過身,面對真實的蕼葉。儘管幻覺使他難以看清真實,但當他有了心理準備,憑著感覺還是能夠知曉真實之人所在的位置。

  「蕼葉,妳這迷藥配得不錯。」他對著蕼葉語出讚許,並將先前所想的、那言述真正幻覺之威的知識轉達給蕼葉知道。

  蕼葉這才一愣,明白自己的迷藥製造出的幻覺,饒是知曉眼前一切都是幻覺的叔,還是因為幻覺呈現之景而身陷其中,自己雖然有些高興,卻也忍不住為了叔所見幻境感到難受與好奇。

  看著祈墨依然無法焦距的眸光,蕼葉輕抿下唇,主動拉著他往涼亭的方向走,準備拿解藥給他飲下。

  同樣的酒若是調和陰泉,則為迷藥;若調和陽泉,則為解藥。

  邊替叔倒酒的時候,蕼葉小心翼翼地打聽道:「叔在幻覺裡頭,看到什麼了嗎?」

  祈墨飲下與先前酒水擁有兩極感受的解藥酒液,邊閉上眼享受那種截然不同但同樣令他欣賞與值得細細品味的感受,邊回道:「……我看到了自己的恐懼。」

  「恐懼呀……」蕼葉眼眸一黯。是恐懼失去某人的心情嗎?那個人是誰呢?好想知道……

  「嗯。」祈墨再次睜眼,終於能夠看清眼前的蕼葉,這才悄然鬆了一口氣。只是看著她不知為何失落的神情,他皺了皺眉,可仔細一回想,隱約猜到蕼葉失落的原因。似乎是因為自己先前因為幻覺,情不自禁地對著幻覺中的她安慰與感慨的言語,讓她有所誤會了?

  哎,傻瓜啊。

  知道這傻小狐尚且懵懂,也不點破她這樣的情緒為何,只是輕輕地將面色失落的她摟進懷裡,溫柔地順著她的背,沒有多加解釋。

  這一次的事件也是個提醒……提醒他,該面對自己的恐懼了。要不然,這事將會成為他的心魔,有可能會在天劫時為渡劫一事帶來危險。
  不想看她委屈,不想見她落淚,但自己又能怎麼辦呢?
  「唉……」

  給叔抱著,蕼葉靜默了會,最後還是忍不住問了話:「叔是在幻覺裡頭看到什麼重要的人嗎?我從來沒看你有過那樣……唔、痛苦的表情呢。」心情很緊張,就怕聽到什麼肯定的答案,卻也按捺不住衝動,想要知道那個能夠令叔擁有那樣表情的存在,是誰。

  祈墨意味深長地看著她,淺笑道:「是很重要的人,活了那麼久,唯一一個令我這般重視與掛念的人……」
  看著蕼葉因為他的發言而越發消沉的臉色,祈墨微揚唇角,靠在她耳邊輕語道:「傻小狐,我在幻覺中見到的人,是妳。」

  罷了,不想再藏著抑著了,哪怕只有一些些也好,讓他可以稍微傾訴自己壓抑許久的心情吧;她不懂也沒關係,他懂、就好。

  被這樣親密地貼著狐耳,聽著叔的低語,蕼葉的表情由愕然轉為羞澀。

  「哦、喔……真的呀……」心跳得好快,這表示叔很重視我嗎?還是這只是叔的謊言呢?……不過,就算是謊言,她也好高興、好高興呢。

  這樣就好了,不求太多,只求能在叔心裡頭占據一個小小的角落。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角色卡

Eudora尤朵拉

Author:Eudora尤朵拉
不知道該如何和他人相處,脾氣不太好,容易受到驚嚇、怕鬼,不會抓老鼠,喜歡追毛球或毛團類的東西,面對陌生人會保持戒備與觀望狀態,突然被接近會炸毛生氣,因為被當狗養大所以在某種程度很黏人。
目前正計畫逃離某個混蛋並進入萬象辰學院學習,靠自己的能力賺到第一桶金與養活自己。

中之內心話
企劃紀錄BLOG。
純為自娛爽文/自創角的閃光文。
中之怕生~請溫水煮青蛙:3
→企劃噗浪
企劃內容
企劃分隔夾
翻翻找找
竊竊低語
傳送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