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言書簡之十:天機不可洩漏

  上完關於「天理運行」的課程以後,蕼葉看著師傅給的資料略作測驗,發現自己比較適合修仙呢。

  「果然還是修仙比較適合我,晚點回去給叔做這個測驗好了?雖然他現在已經是仙犬了,但總覺得以他的性格修妖反而比較適合說……」

  回到居處,祈墨因為有事外出,僅僅只是留了張紙條告知。

  蕼葉百般無聊的坐在自家涼亭裡的座位上,把玩著自己入學時師傅送的狐玉。

  那時翡翠色的狐玉,此時已然因為自己身上的日月屬性的提升,象徵日屬性的白色區域與象徵月屬性的黑色區域,在狐玉上呈現出了與原本色澤截然不同的花色。蕼葉看著師傅提供的比對圖,在看了看自己那以白底黑點為主,一部分區塊混為灰色的狐玉,知道自己比較適合學習狀態術法和治療術法。

  她隨後翻出祈墨給她的靈犬白玉,上頭因為日屬性強烈在加上叔已是上品犬仙,所以幾乎是通體潔白,唯有靈犬造型的眼部所在有一點墨黑。可惜她沒看過叔成仙之前的靈玉,不然也許可以知道叔擅長哪種術法?但,以叔的性格,應該是以攻擊術法居多吧?

  這次課程最令她感興趣的,還是「占卜」一事了。可惜她並不會那所謂的占卜,或許她可以問看看叔?


  晚間,祈墨終於回抵居處,蕼葉便興致高昂的向他提起了占卜一事。

  「叔會占卜吧?能不能幫我卜看看最近的運勢?」蕼葉一臉期盼。

  祈墨面色慵懶的輕挑劍眉,他的確會些占卜之術,不過那對他而言純屬娛樂,占卜乃統計學之結論,但見蕼葉這般好奇的模樣,他還是淡然一笑。

  「好。」輕聲應答。

  祈墨領著蕼葉,來到居處附近的一顆靈樹下方。

  「蕼葉想問最近運勢嗎?」
  「嗯!」

  蕼葉才剛給出答覆,祈墨便探出兩指,隨手夾住一枚隨風飄落的樹葉。

  「我學的占卜之術較為簡易,用得是樹葉的葉脈判別吉凶……」祈墨細細琢磨葉片上的脈絡,很快就得出了解答。
  「運勢平平。」

  「哦~」蕼葉點點頭,雖然不是大吉,但也不是大凶,平順就好。隨即她央求道:「叔也替自己占卜一下吧?」

  祈墨一笑,雖然他並不怎麼相信占卜結果,但就將就點玩玩吧。
  心中閃過問題,他再次夾住一片落葉──接著,表情變得有些玩味。

  「叔,你的占卜結果是什麼呀?」蕼葉沒有多想,還以為祈墨問得也是近期運勢呢。

  「……天機,不可洩漏。」葉片上的脈絡解讀出來就是這麼一回事。

  蕼葉愣了愣,說道:「好怪的答案。」她上前牽住祈墨的手,晃了晃狐耳,笑道:「反正不是大凶或大吉就好。」

  祈墨只是苦笑。這答案,反而令人更是糾結啊……也罷,占卜只是個統計之說而已。
  感受那牽著自己的軟軟掌心,他很快就拋卻了心頭的壓抑。

  「對了,叔,師傅今天給了個測驗,可以測試比較適合修仙還修妖呢,叔要不要來測試看看?」

  「……不用測了,我清楚自己適合修妖,但修仙到也挺好的,可以壓壓殺性。」祈墨淡然的回道。

  殺性……這個字詞令蕼葉有些愕然。
  「叔以前很壞嗎?」

  祈墨聽著蕼葉這略顯天真的發言,頓時笑了。
  「很壞,非常壞,別人可都說我是惡犬祈──」
  察覺到自己差點說出自己的姓名,祈墨趕緊閉口。這時,他才猛地想起自己一直以來都還沒告訴蕼葉自己的姓名,或許,該找個時間讓她知道了吧……?

  「什麼?」蕼葉一愣,沒聽清楚祈墨截斷的字詞。

  「沒事。對了,晚餐吃什麼?我今天想配陰泉水調製的酒。」

  蕼葉被祈墨轉移了話題,開懷地向他解說起了今天的菜色。

  夕陽西落,餘暉落在兩人身上,在兩人身後的地面上,拉出了彼此緊緊牽著手的影子。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角色卡

Eudora尤朵拉

Author:Eudora尤朵拉
不知道該如何和他人相處,脾氣不太好,容易受到驚嚇、怕鬼,不會抓老鼠,喜歡追毛球或毛團類的東西,面對陌生人會保持戒備與觀望狀態,突然被接近會炸毛生氣,因為被當狗養大所以在某種程度很黏人。
目前正計畫逃離某個混蛋並進入萬象辰學院學習,靠自己的能力賺到第一桶金與養活自己。

中之內心話
企劃紀錄BLOG。
純為自娛爽文/自創角的閃光文。
中之怕生~請溫水煮青蛙:3
→企劃噗浪
企劃內容
企劃分隔夾
翻翻找找
竊竊低語
傳送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