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中考試:師徒捉迷藏

  「呀,不知不覺就要期中考了呢。」蕼葉看著此次的期中考題資料,師傅要求要用先前所學的術法,尋找化人混跡於人類村鎮中的他們。

  「雲紀師傅和筵華師傅會各自在不同地方出現,先從誰找起好呢?」

  稍微想了會兩位師傅的性格,最後蕼葉決定先來找雲紀師傅好了。

  雖然她還蠻想親近那位性格直爽的筵華師傅,但總有些不好意思;相較之下另一位溫潤儒雅的雲紀師傅,感覺比較好接近。

  向叔轉達了自己必須獨自進行期中作業的事情,蕼葉一個人來到慶雲城,面對這個自己不熟悉的城鎮,她有些怕生,但還是鼓起勇氣以化人的姿態嘗試混入人群,並向人類打聽師傅可能出沒的幾個地點位於城鎮的何處。

  在得知地點的方位後,蕼葉小心地來到城鎮裡頭的無人小巷之中,拿出摺成鳥類的式紙召喚出式神,並利用幻術將之變成麻雀的模樣,下達前往某處尋找師傅的指令。

  由於她的魔力不足,一次只能操控兩支式神,便乾脆安排各自前往兩位師傅可能出沒的地點前往尋找師傅;自己則在城鎮裡頭邊參觀這座自己未曾到訪過的城鎮,邊等候式神回傳消息。


  不久後,蕼葉得到了其中一隻式神小麻雀的回應。

  「雲紀師傅在市集上啊……咦?筵華師傅在市集上的茶樓?有沒有那麼巧?」得知兩隻式神的回報,蕼葉即刻前往市集,然後不一會兒,便見到在人群中格外矚目的雲紀師傅。
  ……以及一旁對著雲紀師傅投以羞澀目光的仕女們。
  還有位於市集街道上,一間茶樓二樓靠窗座位處,正用著極其不爽的表情瞪著雲紀師傅的筵華師傅。

  雲紀師傅就像不知(或者是刻意裝作不知道?)筵華師傅就在不遠處的二樓茶樓上看著自己,頗具閒情的閱覽市集上的攤販,偶爾會停下腳步和攤販商議商品價格。

  然後,就在雲紀師傅閱覽商品時,一些面色羞紅的人類仕女,總是會「不經意」地在經過雲紀師傅的身旁時,「哎呀」一聲的摔倒;或者是明明本來不會撞上,卻會刻意去撞雲紀師傅;又或是用各種方式吸引雲紀師傅的注意……

  嗯,雲紀師傅雖然僅僅只是掩去狐耳狐尾,但化人的模樣還是挺受人類女子青睞的嘛。話說回來,叔似乎也是這樣,不過因為他給人的感覺不似雲紀師傅那樣溫和好接近,所以反而不見有人類女子對他示好過。

  蕼葉想到這,忽然抬起頭看向不遠處茶樓二樓眺望市集的筵華師傅。

  私底下同學們總是對這兩位師傅有各種傳言,諸如雲紀師傅其實很在意筵華師傅,又或者是喜歡逗弄筵華師傅之類的;而筵華師傅平常對學生雖然脾氣不是很好,但卻只有在面對雲紀師傅的時候脾氣格外火爆,被不少同學懷疑這兩位師傅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蕼葉心生好奇,本來她想要先尋找雲紀師傅,卻鬼使神差的走上筵華師傅所在的茶樓。


  「小姑娘,要喝點什麼或吃些小點嗎?」小二笑盈盈的走上前招呼道。

  「啊……」蕼葉一愣,猛地脹紅了臉。都忘了進茶樓要消費了,只好隨意點了個桂花糕,指名送到筵華師傅所在的坐位上。


  筵華正一臉不爽的看著市集街道上,那名不停「招惹」人類女子的白袍男子,一邊將糕點粗魯的塞進嘴裡,藉此發洩自己無來由的不滿。

  「客人,有位姑娘想和妳同坐,不曉得您願意嗎?」小二主動上前招呼筵華,同時看向店門口化為人型、正一臉靦腆對著筵華笑著的黑髮女孩。

  「哦,是蕼葉啊。」因為是期中考試,所以也有不少學生以化人的姿態直接來找她,筵華倒也不意外,隨性地對著蕼葉招了招手,「過來吧。」

  蕼葉靦腆的走向前和筵華打了聲招呼,小二也同時送上桂花糕。

  筵華將手探進自己身旁的布包裡頭,從看似鼓脹的包中,透過儲物空間拿出一顆紅狐饅頭遞給了蕼葉。

  「拿去吧,成功找到我的獎勵。」筵華的語氣明顯帶著不爽──當然並不是針對蕼葉,而是底下那名正在關懷一位摔倒女子的某人。

  「那個白癡,難道他看不出來那個女的是故意摔倒要他攙扶的嗎?他到底是有多爛好人?!」

  蕼葉順著筵華憤怒的目光看了過去,便見市集上的雲紀師傅正在向一位摔倒在他身旁的女子表達關心。

  「筵華師傅很關心雲紀師傅呢。」蕼葉直率地說道。

  「誰關心他了!」筵華惱火的眼神掃向蕼葉,「要知道我們和普通人本是兩個世界的存在,他就不能消停一會,別去招惹那些普通女子行嗎?」說完,她又惡狠狠地咬下手邊的糕點一口,就好似那糕點是惹毛她的某人一樣。

  蕼葉晃了晃腦袋,直覺告訴她筵華師傅真正想說的似乎不是這麼一回事?不過對感情懵懂的她自然不懂成年人複雜難辨的思緒,只好將疑惑藏進心底,決定哪天來詢問自家的叔。

  筵華飲下一口茶,然後抱怨道:「這什麼淡如水的飲品,早知道我就選酒樓了,至少喝酒比較爽快。」
  她隨即不耐煩的揮揮手,對著蕼葉說道:「好了,沒事就快走吧,既然妳發現雲紀那傢伙在市集裡了,就趕快追上去,不然天曉得他等等又會晃去哪招蜂引蝶了。」

  「師傅謝謝。」蕼葉轉念一想,從自個的包中拿出一只小玉瓶來,「師傅既然喜好酒品,這是徒兒自釀的果酒,希望您會喜歡。」她有些扭捏的將玉瓶地給了筵華師傅,笑得羞澀。

  「哦,謝啦。」筵華本來不滿的神情因此煙消雲散,換上燦爛爽朗的笑容。

  蕼葉在和筵華告別以後,有些意外的發現茶樓裡頭坐了不少女客,而那些女客皆是默默地朝筵華師傅所在的地方投以注目禮。
  ……唔,筵華師傅其實也很受女子歡迎的嘛。
  也是,筵華師傅雖然性情火爆,但直率瀟灑的性格總會不經意地令人在她身上駐留目光。
  蕼葉很是羨慕這樣直來直往的筵華師傅,雖然雲紀師傅感覺比較好親近,但其實她更喜歡筵華師傅呢。

  奈何,她在茶樓拖延了不少時間,待她動身再次回到市集時,雲紀師傅已然失去了蹤影。

  「哎……雲紀師傅前往藥鋪了嗎?」聽著一直追蹤著雲紀師傅的小麻雀式神的回報,蕼葉趕緊前往藥鋪,就怕又錯過雲紀師傅。


  慶雲城的某間藥鋪,雲紀正在挑選一些藥材,期間也有不少學生找上門,對此他依然是那幅儒雅的姿態,笑著應對使用各種方式接近他的學生們。

  蕼葉匆忙來到雲紀所在的藥鋪,喘著氣走向雲紀師傅。
  她本來就不擅奔跑,腳疾的關係使她只能快步行走,還得小心摔倒,但為了避免錯過雲紀師傅,她只能盡可能的加快腳步,好險她還是趕上了。

  「雲、雲紀師傅,徒兒找到你了。」

  雲紀看著一臉疲倦的黑髮女孩,面色關懷地問道:「是蕼葉啊,妳還好嗎?」雖然學堂上有百名學生,但身為上品狐仙,要記憶每一位學生的姓名容貌和狀態,對他而言並非難事,所以他也清楚蕼葉的情況。

  在關懷之餘,他也悄然取出白狐饅頭遞給了蕼葉,「恭喜,期中考試達成了。下次別那麼著急,期中考有充裕的時間讓大家找到我們兩位,不需急於一時,知道嗎?」

  「謝謝師傅。」蕼葉窘迫一笑,看了笑容溫和的雲紀師傅一眼,忽然說起了筵華師傅的事情。
  「對了師傅,剛剛我才在市集的茶樓上找到筵華師傅,她說你不要再招蜂引蝶了。唔,筵華師傅好像很生氣的樣子,我有聽說她喜歡搭訕女子,是因為雲紀師傅招惹女子讓她不開心嗎?」蕼葉單純的問道。

  雲紀一愣,儒雅一笑,「……或許是吧。」

  只是他雖然笑得平和,但蕼葉總覺得師傅的笑容底下似乎隱藏了什麼她讀不懂的情緒。
  感覺,有點腹黑的感覺……是她的錯覺嗎?

  蕼葉趁著機會又和雲紀交流了會,這才恭敬的告辭離開。

  這時,雲紀忽然抬眼,和藥鋪旁的某位黑袍男子交會了眼神。對方一張平凡的臉龐,但雲紀知道對方也是化人並以幻術改變容貌的某位仙妖。

  黑袍男子面無表情的朝他點頭示意,隨即不疾不徐地轉身跟上了蕼葉。

  總會有些不按人間世事的學生,會被一些懷抱著惡意的人類惡徒欺負或欺騙,為免學生因為自保或其他理由而在人類面前曝光身分,他總會暗中表達關切與保護。
  但由於查覺不到黑袍男子的惡意,所以雲紀並沒有多加介入。
  「是那位學生的保護者嗎?」雲紀笑了笑,繼續挑選他的藥材。


  蕼葉因為機會難得,所以又在慶雲城轉了一圈,還不忘去書齋選購了幾本書,只是因為身上帶的銀兩不夠,只能無奈地放棄幾本書,選了自覺較重要的幾本書冊添購離開。

  在她離開以後,那名跟著她的黑袍男子將她放棄的幾本書從新拿回櫃台上結帳。

  慶雲城有許多蕼葉常去的天汰城沒有的特產,一路閒逛下來,祈墨給她的銀兩已經徹底花光了,但蕼葉卻還有許多東西沒能買下,令她有些遺憾。

  就在她結束慶雲城的一日行程,回到居處的時候,卻發現自個房裡堆滿了不少先前她想買卻沒能買下的東西。

  「咦?這些是──」蕼葉愕然,立刻離開房間來到涼亭,對著涼亭裡頭閒散閱讀書冊的祈墨問道:「叔,我房裡的東西是……?你今天偷偷跟著我?」想來想去,會這麼作的恐怕也只有他了。
  雖然有些驚訝,不過心裡暖得很。

  祈墨慵懶的回道:「我沒有偷偷跟,我光明正大的跟著,妳不知道而已。」

  「怎麼可能,只要叔在我不會不知道的,除非叔用了變形術?」蕼葉面露愕然,努力思考自己為何沒有發現叔偷偷跟著自己。

  「簡單的幻術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改變樣貌,傻小狐,妳要學的還很多呢。」祈墨看著蕼葉糾結的神情,啞然一笑,伸手摸了摸她依然維持著黑髮的腦袋。

  「還是謝謝叔。」蕼葉享受著祈墨的順髮,開懷地湊上去給了個擁抱。

  「呵……」輕輕回擁,祈墨嘴邊掛上一絲滿足的笑容。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角色卡

Eudora尤朵拉

Author:Eudora尤朵拉
不知道該如何和他人相處,脾氣不太好,容易受到驚嚇、怕鬼,不會抓老鼠,喜歡追毛球或毛團類的東西,面對陌生人會保持戒備與觀望狀態,突然被接近會炸毛生氣,因為被當狗養大所以在某種程度很黏人。
目前正計畫逃離某個混蛋並進入萬象辰學院學習,靠自己的能力賺到第一桶金與養活自己。

中之內心話
企劃紀錄BLOG。
純為自娛爽文/自創角的閃光文。
中之怕生~請溫水煮青蛙:3
→企劃噗浪
企劃內容
企劃分隔夾
翻翻找找
竊竊低語
傳送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