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通課程(六)浮空飛行

  蕼葉正在和祈墨商討此次「浮空飛行」作業的一些相關事宜。她記得不久之前,叔才變回原形帶著她直接飛去某座大城呢,當時叔用的應該就是浮空飛行的術法吧?只是不像雲紀師傅是禦劍飛行,而是直接使用真身。

  「哦,這一次是『浮空飛行』的教學啊。」祈墨懶洋洋的翻閱書冊,令蕼葉有些好奇。

  他最近總是不停地看著一些用著古文書寫的古冊,實在令人好奇那書到底是什麼內容。

  「對呀,師傅說了三種方式,但影響重力跟使用變形術改變體積,這兩種依我的魔力來看,要操作還有些困難,所以在想使用最基本的操控氣流來使物品浮空。」蕼葉認真的講述自己的想法。

  「嗯……」祈墨摸了摸下巴,忽然想起了某件事。「正好,妳還記得藥園裡頭的那棵老樹嗎?」

  「是上次叔錯抱的那棵老樹爺嗎?」蕼葉偏著頭,直率地說道。

  「咳!」祈墨臉上閃過一絲尷尬,卻沒有否認。「沒錯,就是那棵老樹。我之前說要幫他移植到藥園東側靠山處,但一直拖著沒動作,既然妳今天要執行浮空飛行的作業,就用浮空飛行的術法幫他移植過去吧。」

  「欸!?」


  懷抱著幾許不安,蕼葉和祈墨一塊來到那棵老樹身旁。

  樹木發出沙沙的葉片磨擦聲,蒼老的聲音帶著幾許哀怨:『大人,您到底要不要將我移植到東側那兒去呀?老身我等到黃瓜菜都快涼了,整日盼呀盼的就盼著您將我移植過去呢。』

  「……」祈墨眼角抽了抽,轉頭向蕼葉說道:「等等我用術法把這老樹掘出來,妳就試著利用術法使之浮空,將他移植到東側那去吧。我會先去那邊尋一個好地方挖好坑,妳將老樹移過去就行。」

  蕼葉一臉傻楞的看著眼前雄偉的樹木,雖然說是棵老樹,但也因為歲月的淬煉,這棵老樹可是成長至需要三個成年人才能環抱得住的狀態;其體積之大,另她有些措手不及,就怕自己魔力不夠,會摔著老樹或沒辦法支撐使之浮空而起。

  老樹聽到祈墨的發言,激動的抖落了一地落葉。
  『大人您終於聽到老身的聲音了呀!我終於可以和老柳樹妹子促膝長談,花前月下,月圓樹團圓──』老樹巴拉巴拉的說了一大堆,讓祈墨一臉無言,蕼葉則是忍俊不住的輕笑出聲。

  「人家喜不喜歡你還不知道呢。」祈墨白了老樹一眼。

  『欸,看在老身風姿卓越的份上,沒有樹妹子是不受老身吸引的啦。』

  「……你的用詞遣字很有問題。」

  不想再理會那因為即將「搬家」而激動的語無倫次的老樹,祈墨直接施展術法將老樹根部周遭的泥土清出,使其根鬚裸露而出。

  『哦~~有點涼~~』

  祈墨臉色有點泛黑,他教導蕼葉該如何精簡魔力引來氣流,使老樹浮起,並盡可能地將老樹往藥園東側帶去。

  「魔力若是消耗完畢就先停下休息一會。反正這棵老樹粗勇的很,隨便摔個幾回死不了的。」祈墨無情地說道,惹來老樹不甘的抗議。

  『大人,老身雖然粗勇,但還是很嬌嫩的!要知道我的樹身可是可以用來鍛造各式法寶的頂級材料呢!我的葉片也有極佳的醫療用途,可食可藥用;我的樹皮──』

  老樹洋洋灑灑地說著自身各部件的「好處」,令祈墨臉上越發不耐了起來。他怎麼不知道這樹一發起春來比外頭的野貓還會叫?

  「再吵,我就砍了你,把你的樹身拿去鍛造法寶,把你的葉片拿去製藥煉丹。反正你全身上下都是寶,能替我換來不少有用跟我需要的材料呢。」祈墨陰森的笑著。

  老樹馬上噤口不語。

  蕼葉「噗哧」一笑,趕緊使用術法,操控氣流,按照祈墨指導的方式試圖使老樹浮空而起。

  『哎,好晃啊,老身有點心驚驚……』

  祈墨耐心的指導著:「蕼葉,去感受氣流的動向,讓氣流托住老樹的下盤,而不是要求自己一定要使氣流包圍整棵樹木。」

  老樹好不容易浮起,但光是移動一段小小的距離,蕼葉的魔力就耗得一乾二淨。老樹太沉了,耗魔之大有些出乎她的預料。

  但祈墨見她掌握到訣竅,便不在多加指導,只是要她多練習多嘗試,就能越發熟練上手,自個便轉身去了東側藥園,準備尋一塊地給老樹作新家。

  『大人,請一定要安排我住在老柳樹妹子的身旁啊啊啊啊──』老樹大聲嚷道。

  「……」祈墨不吭一聲的走了。


  這天,蕼葉從白晝忙到日落,到了晚上,距離目標地點居然還有將近三分之二的路程!

  老樹望眼欲穿,但清楚祈墨不會出手協助蕼葉,最後乾脆指導蕼葉該操控氣流托住他的哪兒會比較輕鬆。

  『哎,晚了,狐小娃兒要不妳去睡吧,咱倆明兒個再來努力。』

  「老樹爺爺,對不起……」蕼葉有些挫敗。

  「說啥對不起,老身還要謝謝妳呢!別擔心,我等了那麼久也不差多等個幾天,懷抱著期待總是好的。」老樹慈藹的安慰蕼葉。

  蕼葉的心情因此和緩了些。


  隔日,蕼葉再接再厲。

  由於逐漸上手,今日的行進比昨日快上不少,蕼葉也有多餘的氣力可以和老樹閒聊暢談。

  『想當年大人還是名中品仙犬的時候,我就給他救下了。一路看著大人成長至今,老身好是欣慰又羨慕呀。像我們這類草木精怪要化人可得等上不少時日,我的種類又令我得花上比其他草木精怪更久的時間才能化人,看樣子是等不及大人迎接天劫前化人了,這樣大人之後若是離開,藥園的大家該如何是好呢……化人較能有自保之力,大人收留的多是尚未化人的草木精怪,老身真擔心吶……』

  老樹不經意地提起祈墨的天劫一事,引來蕼葉的關注。

  「為什麼叔會離開?」

  『因為大人這次的天劫,可是關係到能否升上神魔界啊。但由於是上品天劫,難度可說是非常之高;通過了便必須強制前往神魔界,若是未過就是命一條了……神魔界的情況如何,我們並不知曉,就算大人去了神魔界,也不曉得他能不能夠繼續庇護此地。』

  蕼葉聽得滿臉愕然。
  這意思是說,總有一天叔會離開她,是嗎?
  內心被惶恐占據,一方面希望叔能夠順利度過天劫,卻又不捨他前往神魔界與自個分離;但又不希望叔在天劫中殞命……

  老樹敏銳地感受到蕼葉的不安,趕緊出聲安慰道:『狐小娃兒,妳別想太多,依大人的能耐度過天劫應該是沒問題的,分離總比死別好,保持正念的期盼,這能替大人帶來祝福的。』

  蕼葉點了點頭,可還是無法振作起來。

  花了不少時間,蕼葉終於帶著老樹來到藥園東側。

  祈墨等在那,見蕼葉帶著漂浮身後的老樹來到,便指了指自己早先挖好的一座深坑,示意蕼葉將老樹栽下。

  深坑旁,是一條涓涓而流的小溪,溪旁一棵修長的柳樹正隨著清風輕晃著長柳枝條……

  『哦!我的老柳樹妹子!!』老樹激動萬分。

  老柳樹像是感應到了什麼,柳條輕顫幾許,似是在傾訴著什麼。

  老樹終於被栽下,那聒噪的老樹卻是不再言語,只剩風吹響樹葉的沙沙聲響。

  一切盡在不言中。

  蕼葉偷偷看向祈墨,注意到他正用著欣慰與溫和的目光看著眼前雄偉與纖細的兩棵樹木。他的眼中似乎還帶了幾許期盼與複雜深沉的情感。

  蕼葉走到祈墨身旁,緊緊揪住他的衣袍。

  祈墨回首,對她溫柔一笑,主動牽起她的手。

  只是儘管那人牽著自己的掌心無比溫暖,但蕼葉卻覺得那溫暖怎樣也驅不散自己內心無來由的慌張。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角色卡

Eudora尤朵拉

Author:Eudora尤朵拉
不知道該如何和他人相處,脾氣不太好,容易受到驚嚇、怕鬼,不會抓老鼠,喜歡追毛球或毛團類的東西,面對陌生人會保持戒備與觀望狀態,突然被接近會炸毛生氣,因為被當狗養大所以在某種程度很黏人。
目前正計畫逃離某個混蛋並進入萬象辰學院學習,靠自己的能力賺到第一桶金與養活自己。

中之內心話
企劃紀錄BLOG。
純為自娛爽文/自創角的閃光文。
中之怕生~請溫水煮青蛙:3
→企劃噗浪
企劃內容
企劃分隔夾
翻翻找找
竊竊低語
傳送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