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言書簡之始:四葉的祝福

  神淵大陸的極北之地──北冰凍原是一處長年處於冰天雪地的極寒之地。
  也由於那近乎終年的冰寒,此處少有生靈生存,就算有,也多是體質頑強之輩。就連仙妖精怪,除去少部分喜愛這靜幽偏寒之地的存在以外,幾乎再無生靈願意在此久居生存。
  潔白的風雪吹拂大地,帶來的不是輕風的溫和,而是能夠凍人心扉的嚴酷。
  就在北冰凍原裡靠北邊的雪淬嶺上頭,這裡雖說是最接近凍原最極寒的所在,卻有許些耐寒的生靈居於此地。
  在這片白霜之地的某個地穴裡頭,一隻擁有美麗銀毛的母狐正發出痛苦的低嗚聲;一旁同樣擁有銀毛的公狐焦急地在一旁踱步,時不時地舔拭著母狐的臉頸,就是希望伴侶能夠順利的生下腹中懷胎多月的小狐幼仔。
  地穴撲滿乾草與一種特殊少見的紅石,為地穴帶來了溫暖。
  帶著腥味的淡紅色水漬自母狐下身蔓延,疼痛使她三不五時就會抽搐一番。
  一段時間過去,一團被深色胎膜包裹住的幼仔自母狐下身滑了出來,在落地時胎膜也被扯落,一隻渾身濕黏的小狐幼仔瓜瓜墬地,在脫離胎膜之後費勁的爬抓了兩下前爪,發出低低的嗚嗚聲來。
  公狐開懷的替小狐舔去身上的濕漬,邊將幼仔叼到母狐腹間。小狐憑著本能開始尋找母狐的乳頭,就想吸吮營養的奶水。
  隨著第一隻小狐的出生,第二、第三隻也跟著順利誕生。然而,當公狐將第三隻小狐身上的胎膜舔去,卻在看見該隻小狐那染上奇怪色澤的毛色時,面露驚恐的嗷叫了聲。
  母狐因為公狐帶著幾分驚懼的嚎叫聲而抬起了頭,卻在見到第三隻小狐的色澤時發出了悲鳴。她就像見到什麼令她驚恐的事物一樣,開始扭動身子,就想離那隻五顏六色的異樣小狐更遠一些──
  在一陣混亂間,混色小狐的後肢被母狐壓傷,令她發出疼痛的啾啾喊聲。
  或許是母性使然,聽見小狐哀嚎,母狐才趕緊挪開疲倦的身子,和公狐互視了一眼……
  最後,公狐晃了晃腦袋,還是將小狐叼去跟其他兄弟姐妹一塊,讓他們各自去爭奪奶水。只是看著那隻混色小狐的眼神,有著淡淡的壓抑。
  這一窩小狐總共三隻,而第三隻、也就是那隻混色小狐生得特別幼小。她在出生時母親受驚,壓傷了她的後肢,使得她雙腿有些不良於行,在與其他兩位兄弟姊妹爭奪奶水時自然也落了下風。
  隨著三隻小狐身上的濕漬乾去,小狐們的毛色終於也完整呈現在父母面前。
  頭兩隻小狐的毛色與父母一般無二,銀色的毛髮能使他們成長後,隱身於這片冰雪大地之中,躲藏他們的敵人與進行獵食;只是,第三隻小狐卻……
  儘管第三隻小狐同樣擁有銀色的毛髮,卻像是掉進大染缸似的,渾身染著紫藍橘黃青綠等異樣的色澤,這將使得她未來將無法在這片白霜大地上掩飾身型。異色小狐的右眼底下還有一枚幾近黑色的四葉草胎記,在兩周後開眼時,那右黑左藍的異色眼瞳,更是使她的父母萬般慌張。
  隨著異色小狐慢慢成長,她的缺憾也漸漸呈現在父母眼前。
  藍色的那眼視力較弱,聽力也弱於正常的野狐,更別提她在出生時被母親壓傷的後肢,這使得她的兄姐已經能夠勉強的爬走時,她仍得拖行自己的雙腿前進。
  就在異色小狐一個月後準備斷奶時,基於物盡天擇之道,公狐在某個晚上自母狐身邊叼離了異色小狐。
  深夜裡,溫度極寒,公狐頂著風雪叼著小狐朝雪淬嶺接近白露江的方向疾行而去,公狐一路攀爬著陡峭的岩壁上行,最後來到一處位於某個極為隱蔽的小山谷中,一朵與異色小狐擁有同樣異色的四葉靈草底下。
  公狐像是看到了什麼恐懼的東西一樣,先是小心地將小狐放在靈草下方,然後遠退了一段距離,用著哀求的鳴叫聲叫喚了幾聲,就是不曉得是在求饒,還是希冀四葉靈草能夠照護自己的孩子一程。
  最後他頭也不回的離開──沒有留念。
  小狐睜著異色雙瞳,眼眸裡寫滿天真,望著父親消失在風雪中的身影,不解父親要將自己帶至此地。
  她好冷,好餓……
  異色四葉忽然顫了顫,在昏暗之中綻放出了暖暖的光輝,將小狐壟罩其中。
  異色小狐嗷嗷叫聲了兩聲,有些驚奇──
  她忽然「聽見」了聲音,哪怕有些模糊不清,但隱約能感覺將自己庇護於下的異色四葉靈草,正對她傳來溫柔與安撫的感受。
  雖然溫暖,但由於飢餓,小狐嗷嗷叫著希望父親能帶自己回家,她開始懷念母親溫暖的奶水了,好餓……
  「咕嚕嚕」聲音自小狐腹中傳出,最後她只能捲縮起身子,將臉藏近毛茸茸的尾巴中,試圖用睡眠安撫肚中饞蟲,盼望帶她明天醒來,自己已然回到那處熟悉的地穴,和兄姐擠在一塊取暖、父母溫柔的舔拭梳理她的毛髮……

  異色四葉草每日固定時辰都會滴落一滴彌散著香甜氣息的露珠,雖然只是少少一滴,卻能夠讓小狐飽餐一頓。露珠接替母親的奶水哺育她,使她一天天地成長,後肢卻依然不良於行。
  日日盼望,但熟悉的銀影再也沒有出現。
  某天,小狐忽然明白──自己被拋棄了。
  淚珠滾落,小狐悲鳴陣陣……
  更令她悲傷的是,那代替父母照顧她的異色四葉靈草,因為每天不停滴下露珠,那將她保護其中的溫暖光圈也一天天的黯淡。
  她開始感覺不到四葉靈草的「聲音」,卻明白靈草正在流逝生機。
  四葉靈草輕輕顫抖著,彷彿在安慰她。

  兩個月過去,小狐已然三月大了,她勉強能夠爬行,卻怎樣也爬不出四葉靈草那稀薄的光圈──靈草就像明白她所想一樣,以天賦能力禁箍著她。
  四葉靈草一天天地傴僂纖細的草莖,最後幾乎整株覆在小狐身上。
  小狐開始急急地長鳴,向天地求援、向所有已知與未知的存在祈求,就是希望有誰能夠幫幫這株溫柔的靈草。
  或許是祈禱起了作用,就在小狐一如往常的鳴叫得嘶啞了嗓音,疲倦的睡去不久後,一抹紅影突兀地出現在這片冰天雪地之中。
  那是一名能夠化人但仍保有犬耳獸徵、身著大紅衣袍、背後黑色犬尾輕晃的男子。
  「怪了,這株天靈四葉什麼時候生了一隻狐狸?」男子看著被四葉靈草護衛在葉片底下的異色小狐,帶笑的爽朗臉龐上浮現一抹驚訝。
  像是查覺到男子的到來,天靈四葉揚了揚葉片,費盡最後的氣力擠出一滴與葉片同色的露珠來。
  男子眼明手快的自儲物空間掏出一只高品階的玉罐,接下了那號稱能製作神丹的異色露珠。
  擠出那滴露珠以後,天靈四葉瞬間枯萎。
  「……可惜了,如果你在修行一段時間,也是能修練成精的。是什麼讓你放棄了成精的機會,也要用自身的本命精華拜託我的?……是這隻小狐狸嗎?」
  男子看著沉沉睡著、不知天靈四葉已歿的小狐,抬手施展一個回溯事件前音來由的術法──

  在小狐與天靈四葉的上方,出現了一幕畫面。
  一對銀狐夫妻在貧瘠的冰雪之地尋覓獵物時,誤闖入了天靈四葉生長的所在。那時,天靈四葉上方正綻放著一朵嬌艷的小花。
  看著那朵小花,銀狐夫妻不由得萬般激動。
  尋常的野獸若想成精,除去苦行修練以外,便只能依靠一些大機緣藉此提升自己;少有一些天賦異稟的野獸能夠自然成精,但大多數的野獸仍得循序漸進的成長修行。
  這對銀狐夫妻很早就注意到這株獨自生長在雪淬嶺西側隱密處的四葉靈草,哪怕他們不知靈草有多珍稀罕見,可他們在見到這株無異獸或仙妖守護的無主靈草,自然是起了貪念。
  幾乎每日他們都會輪流來照看靈草,直到靈草開出了花兒,他們才終於等到自以為的那份機緣。
  夫妻將那花各吃下一半,以為這樣就能成精、得以修仙或成妖,沒想到卻是災難的開始。
  吞服下四葉靈草綻放的花兒以後,銀狐夫妻不但沒有成精,反而各自重病了許久,就算病癒,他們依然是那普通的狐狸,什麼也沒改變。
  懷抱著幾分困惑,銀狐夫妻決定再等天靈四葉再開一次花,他們在各吃下一半湊齊一朵花的效力,看看能不能使自己成精。

  看到這,黑色犬耳的男子嘲諷出聲:「愚昧的生靈……天靈四葉的花可不是這樣服用的。」不過想想那些靈智未開的野狐自然不懂那麼多,便繼續看了下去。

  不久後,母狐有了身孕,卻在生產時,驚愕的發現自己其中一隻幼仔染上了天靈四葉的色澤。幼仔右臉頰上更是有著四葉草圖樣的印記,銀狐夫妻以為這是詛咒或是某種處罰,驚恐萬分,但還是因為父母本能而將異色毛髮的小狐照顧至周月,便將因為不明原因而導致天生殘疾的她連忙送回天靈四葉身旁。
  被銀狐夫妻吞下的小花對天靈四葉而言,是一種延續與傳承的象徵,就如同哺乳動物生育幼仔一樣。意外繼承了天靈四葉某種特質的異色小狐,被天靈四葉當成了孩兒一樣照護,可惜小狐因為不完整的藥力,而身懷殘疾,無法依靠己身存活,這才使得天靈四葉寧願以自身本源向男子求一份寄託與協助的主因。

  事情既單純也不單純,一切都是機緣巧合。
  男子看了一眼仍沉沉睡著的小狐,望著她右臉頰上的那枚深色四葉印記,不禁扯了扯嘴角。
  「也罷,一滴天靈仙露,代價僅是照顧一隻病弱小狐倒是無礙……嗯,我記得天靈四葉本身性質溫和,乃是少見陰陽平衡的靈株,就是不曉得這隻小狐繼承了天靈四葉的什麼能力?」
  男子蠻橫的掐住小狐後頸,一把將她提了起來。
  小狐頓時驚醒,睜開那對異色眼眸,驚慌失措的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龐然大物」,嚇得瑟瑟發抖。她目光打轉,在看見地面上已然枯黃的天靈四葉後,登時悲叫出聲,卻是誤以為是男子害死了那朵照護了她一段時日的溫柔四葉,張開狐嘴就想狠咬對方。
  「哦、異色雙瞳啊……該死,竟然是隻母的……算了,母的比較擅長打理家居。」男子在注意到小狐狸的性別以後臉色先是一僵,隨後無奈的接受了這個事實。他看著淚光滿盈、一臉憤慨的異色小狐,說道:「小狐狸,天靈四葉將你託孤於我,可別亂咬未來的監護人啊。唉,真倒楣,本來想看看這朵天靈四葉可以收成了沒有,結果只收到一滴露珠和一隻狐狸……」
  「算妳幸運。如果不是天靈四葉的庇護跟請託,我才懶得管妳死活。」男子淡漠的說道,他看了一眼枯萎於地的天靈四葉,又看了看小狐臉頰上的四葉印記,思索片刻,便決定道:「人間又稱四葉草為酢醬草,傳說中在普通平凡的三葉做醬草中找到四片葉的酢醬草,能夠帶來幸運。而這種天靈四葉更是其中翹楚,據說有幸能見天靈四葉,便會發生好事……希望妳繼承了天靈四葉的好運。看妳臉頰上的四葉印記,想來也是和天靈四葉有緣,那妳便喚作『蕼葉』,紀念將妳託孤於我的天靈四葉吧。」
  男子施展魔力,憑空寫下了兩個大字──「蕼葉」。
  小狐睜著異瞳,拼命就想記下那兩個字符……因為,那可是這個世界唯一對自己好的溫柔四葉,最後留給她的紀念。

  自那日起,異色小狐有了專屬於她的名字。
  帶著天靈四葉的祝福,取名「蕼葉」的小狐跟著身分不明的犬耳男子開始了她的新生活……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角色卡

Eudora尤朵拉

Author:Eudora尤朵拉
不知道該如何和他人相處,脾氣不太好,容易受到驚嚇、怕鬼,不會抓老鼠,喜歡追毛球或毛團類的東西,面對陌生人會保持戒備與觀望狀態,突然被接近會炸毛生氣,因為被當狗養大所以在某種程度很黏人。
目前正計畫逃離某個混蛋並進入萬象辰學院學習,靠自己的能力賺到第一桶金與養活自己。

中之內心話
企劃紀錄BLOG。
純為自娛爽文/自創角的閃光文。
中之怕生~請溫水煮青蛙:3
→企劃噗浪
企劃內容
企劃分隔夾
翻翻找找
竊竊低語
傳送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