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通課程(九)強化狀態

  傍晚,夕陽西落,昏黃映得涼亭外打理整齊的草地閃動著暖黃色的金光。

  蕼葉和祈墨才剛享用完晚餐,正閒散地落座涼亭中,祈墨正在和蕼葉閒聊自己以前遊歷時遭遇的趣事。

  然而,一聲怒吼響徹雲霄,伴隨著靈藥園外頭傳來的轟然聲響,徹底打破了那樣溫馨又清閒的兩人時光。

  「祈墨,你給我死出來!」來人怒聲吼道。

  雖然常有一些「外來訪客」會想要破壞保護靈藥園的防禦法陣,來者或是想入內竊取靈藥、又或是來向叔尋仇等,可大多都會被防禦法陣的反擊機制震傷甚至是擊退,自蕼葉在此生活以來,倒是沒見過幾人能夠順利突破防禦法陣。

  守護藥園乃是此地的上一任主人,也就是祈墨所得傳承之人設下,那位倒楣沒度過天劫得已成神的仙人極為擅長設陣,祈墨年輕時機緣巧合闖入此地得到傳承,亦繼承了這裡所有的事物。只要固定時間向陣術注入魔力及可維持其長時間的運作。

  然而,就在蕼葉以為此次的來犯者,會在幾次攻擊防禦法陣不成後自動退去,卻沒想到那以往從來不管來犯者死活、總是淡然的叔會在聽見對方的喊聲之後臉色大變,猛地站起身直往陣外走去。

  查覺到情況不對勁,蕼葉趕緊追上去就想看看發生什麼事了。

  「祈墨,他馬的,你這死狗快給我滾出來別老是窩在你的王八龜殼裡!」

  對方的喊聲之大,中氣十足的模樣顯現出防禦法陣的反擊機制似乎對來者毫無用處,這令蕼葉有些擔心,猜想防禦法陣是不是難得遇上了不可抵禦之敵?

  祈墨表情極差,他一直都還找不到機會告知蕼葉自己的真名,沒想到卻被那石頭腦袋的蠢貨這樣直白地喊了出來?

  待他快步走至藥園所在的山谷,來到設下重重幻術與防禦法陣的最外圍,一位熊耳的粗獷男子正憤慨地施展各種土系術法攻擊防禦法陣。

  「石海你又發什麼瘋?」祈墨一臉慍色地走出防禦法陣,也走出了幻術的範圍。

  名喚「石海」的熊仙一見祈墨現身眼前,馬上橫眉豎眼的咆嘯出聲:「你這死狗到底給我掛了多少帳在我頭上?!搞到天醉閣的那個死老頭都要取消我的入閣資格了,他乃的你每次都陰我!」

  石海邊責問出聲,手中術法不停,祈墨面色鐵青的一一接下,卻是冷笑。

  「不多,就十幾筆帳而已,反正你有錢。」祈墨陰沉地笑著。

  可石海一見他這幅表情,憑著已往的交情,馬上知道這傢伙是真的上火了。但一想到自己無緣無故背上的無賴帳,心中的火氣也跟著升了起來。

  「他奶奶的熊,老子有錢也不是給你這樣花的!祈墨你這陰損的死黑狗,好歹我們也認識千年之久,你這種陷害朋友算什麼朋友!」

  祈墨不以為意的撇了撇嘴,丟出一記金雷雙屬的雷炎咒,「陰的就是你!誰叫你亂喊我的名字?!」

  石海邊罵,邊用著調侃的語氣大聲嚷道:「操,你的名字是不能喊哦?試問全天下誰不知道『祈墨』是誰,那可是大名鼎鼎,連天霞派都敢闖還能全身而退的黑犬大爺──」

  「馬的你閉嘴!」祈墨查覺到蕼葉也跟了上來,心一煩,本來和石海切磋性質的互攻立即加強了火力。

  「幹,祈墨你是真的想跟我開幹嗎?!」感覺到祈墨施展術法比先前幾招更加強大的力量,石海也跟著變了臉色。

  「你再喊我的名字一次試試看!」

  兩人打著、打著,跟著打出真火來。

  蕼葉來到防禦法陣邊緣,便看見自家的叔和一位陌生男性正打得不可開交。

  無數撩亂強大的術法將四周轟得一片狼籍,看得蕼葉膽顫心驚。

  而見對方和叔不約而同紛紛受了傷,蕼葉一個緊張,卻是下意識的想到這是施展強化術法的大好時機。哪怕自己還不甚熟悉、魔力也不夠充足,但至少能帶給叔一些幫助也是點幫助。

  「輕身咒、健體術、凝神訣……」
  「緩速術、惑心訣……」
  蕼葉一股腦地將學過的基礎強化術法往祈墨身上施展;同時不忘在那似是敵人的身上施展干擾類形的負面狀態,甚至還扔出了自己用來防身、能使敵人暫時失明的藥粉。

  豈知,她的那些干擾術法施放在對方身上,對方卻是絲毫不受影響,還像是查覺到她的存在一樣,大聲笑道:「哎呀祈墨,這想要在我身上施展干擾術法的不會就是你家的狐狸小娃吧?嘖嘖抱歉啦小狐狸,妳熊爺爺我天生對干擾術法有較強的免疫力──」

  「石海。」祈墨見石海被蕼葉的術法干擾分神,嘴角揚起一抹惡意的笑容,忽然在戰鬥中呼喚友人的名字。

  「做啥?」石海下意識的回應,誰知回首瞬間,便看見一只拳頭在自己眼前放大──然後鼻頭一疼,打在自己臉上的猛烈力道讓他哀叫了聲倒翻出去。

  「我家蕼葉的干擾法術雖然不足以對你造成影響,但至少還是對你灶成了『干擾』不是?你堂堂一位上品二階的熊仙給一位還沒入仙籍的小狐狸干擾了戰心,石海你真是蠢到家了。」

  石海狼狽爬起,一手摀著掛著兩行鼻血的鼻頭,怒聲吼道:「祈墨你這卑鄙小狗!你居然偷襲我!」說完,便握著拳頭衝上前和祈墨打成一團。

  這一次兩人不再施展術法,而是使用單純的拳腳攻擊──

  蕼葉徹底看傻了眼。

  她沒想過以往那在自己眼前看似慵懶閒散的叔,會用這種野蠻人似的戰鬥方式和對方拳腳相向,兩人在地上翻啊滾的,弄得兩人滿身是泥是血是傷。

  最後,祈墨發洩夠了,石海也打爽了,兩人才邊互相咒罵,邊互相將對方攙扶起身,最後看著對方的狼狽模樣哈哈大笑出聲。

  「娘的,你這死狗的拳頭還真是重。」

  「你這蠢熊也沒手下留情不是嗎?」

  祈墨帶著石海走近了防禦法陣,他的臉上還掛著血痕跟泥塵,對著蕼葉說道:「蕼葉,替我準備酒水茶點招待朋友。這傢伙叫『石海』,是我認識多年的朋友,看他的樣子妳也知道他是什麼樣的精怪修行來的。」

  石海抬手「呦喝」了聲,好奇地打量蕼葉,隨即裂嘴而笑。

  「哎、小狐狸長得挺標緻的,毛色真的很罕見呢,長大一定是個小美人,難怪祈墨會──」

  「蠢熊你少說兩句!」祈墨氣惱地在石海肚子上搥了一拳,將他調侃的發言硬是打了回去。

  「我操──」

  蕼葉看著兩人互相攙扶著走向涼亭的背影,腦海中不停迴盪的石海稱呼叔的那個名字──

  「祈墨」,那是叔的名字嗎?
  不知怎的,知道他的名字讓自己心跳得好快,有點期待又有點不太確定。

  「蕼葉,還愣著做什麼?先前妳釀的果酒熟成了沒有?熟成的話拿一些出來讓這蠢熊嚐嚐妳的好手藝。」祈墨的呼喚遠遠地傳了過來。

  「哦,好!」蕼葉趕緊跟上。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角色卡

Eudora尤朵拉

Author:Eudora尤朵拉
不知道該如何和他人相處,脾氣不太好,容易受到驚嚇、怕鬼,不會抓老鼠,喜歡追毛球或毛團類的東西,面對陌生人會保持戒備與觀望狀態,突然被接近會炸毛生氣,因為被當狗養大所以在某種程度很黏人。
目前正計畫逃離某個混蛋並進入萬象辰學院學習,靠自己的能力賺到第一桶金與養活自己。

中之內心話
企劃紀錄BLOG。
純為自娛爽文/自創角的閃光文。
中之怕生~請溫水煮青蛙:3
→企劃噗浪
企劃內容
企劃分隔夾
翻翻找找
竊竊低語
傳送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