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言書簡之十一:月明星稀兩心糾結

  夜深了,明月高掛。

  石海將蕼葉端上的小點豪放地全塞進嘴裡,口齒不清的說道:「豪吃,手藝真撲錯。」

  祈墨再次恢復本來的慵懶模樣,端著蕼葉釀的果酒細細品嘗著。他聽石海這樣稱讚,嘴角一揚,似乎非常滿意石海對蕼葉小點的欣賞。

  「對了,你找我做啥?絕對不光是為了我把帳掛在你頭上這種小事而來吧?」祈墨晃了晃酒杯,看著眼前大吃特吃的石海問道。

  「當然不只,啊就是想你了,正好最近月亮很圓,想來你這騙吃騙喝兼賞月談心不行?」石海直白地說道,邊吃之餘也灌了口酒,然後常吁了聲,滿足地嘆了口氣:「爽快!」

  聽著石海這樣的發言,祈墨眼角一抽,卻是沒有反駁。他仰頭看向天空高掛的滿月,哪怕有防禦法陣守護,但裡頭依然能看與聽見外頭的事物。

  蕼葉忙碌地不停端上茶點,直到桌上全被各式點心擺滿為止。

  「蕼葉,過來。」祈墨朝她招手。

  他拍了拍身旁的位置,正巧是距離石海最遠的座位。

  石海一見,跟著揚笑,卻是沒有當場點破祈墨這充滿佔有慾跟防備心的小動作。

  他佯裝風雅的端著酒晃了晃,「哀呀,美酒當前,明月高掛,黑狗不懷好意啊。」

  這不倫不類的語詞讓蕼葉有些忍俊不住,也對這位「石海」有了大致的認識。對方顯然是個和容貌一般粗獷豪放的男性,而且似乎和叔的感情很好?

  她有衝動想要問對方關於叔的事情,不過叔在場她不好意思這樣直白的詢問。

  蕼葉沒有聽出石海語中的調侃與暗示,乖巧地來到祈墨身邊落座。

  祈墨瞪了石海一眼,眼中警告意味深濃。

  石海裂嘴一笑,回了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這時,高空忽然一人駕馭飛劍而來,竟是雲紀。雲紀一愣,沒有到自己躲避筵華時竟順勢路過了徒兒住處,便揚唇一笑,主動向蕼葉與其他人打了個招呼:「諸位晚安,晚點有人追來可別說曾看到過師傅喔。」語畢,便留下一壺青梅酒,隨後瀟灑地御劍離開。

  不遠處即刻傳來了筵華憤怒的吼聲:「該死的給老子站住——」赤紅的身影朝著遠行的白衣身影追了上去。

  「欸?!」接下雲紀師傅贈送的青梅酒,蕼葉目瞪口呆地看著兩位師傅橫空而去。「雲紀師傅做了什麼事惹筵華師傅生氣啦?」

  石海見雲紀和筵華「路過」上空,一個挑眉,轉頭向祈墨問道:「你把天空處的幻術解開了?不然外人怎麼能看到我們這兒?」

  「嗯,省點魔力。」祈墨簡單地回道,將蕼葉手中捧著的酒直接接了過來。「來嚐嚐妳的狐仙師傅送來的酒是什麼滋味。」說完,便將瓶上木塞拔了開來。

  淡淡的梅香傳了出來,與清甜的酒味一起,混合成了一種溫潤清雅的香氣。

  「哦!我知道這酒!是一個叫『雲坡』的仙人自釀的酒品。」石海第一時間就辨別出了酒水來處,「嘖嘖,這可是難得一見的好酒呢,可惜只有一瓶……」

  「有就好了,你想喝自己不會花錢去買?」祈墨調侃道。

  「我操,這東西可不是想買就買得到的!」石海惱火,說到這,忍不住又想到祈墨賴給他的胡塗帳,本來歇息的火氣緊接著竄了上來。他鐵青著一張臉,「話說,你賴我帳就算了,好歹也事先跟我說一下,他馬的你這一次差點害我被天醉閣的死老道趕出去。」

  祈墨皺眉,「那死老道知道你是我朋友,應該會看在我的面子上不會趕你走才是。他會有此舉動,八成是以此為藉口想要弄走你吧?」他敏銳地查覺到不對勁,「石海你老實說,最近你又惹了什麼事了?」

  石海邊灌下一口青梅酒,想也沒想的說:「還能有什麼事?不過就是摸了他孫女屁股一回而已,說真的,那婆娘的屁股蛋子掐起來手感真好。」

  「……」祈墨眉眼抽搐,「你這淫熊,小心遲早有天被你那雙賤手害死。」

  「你妹的,少在那咒我!」石海訕訕地咒罵道,「那娘們在我面前一直搖屁股,擺明就是欠摸嘛。誰知道我真掐下去就哭了?」

  蕼葉在一旁聽得目瞪口呆。叔的這位朋友為免也……太豪放了吧?

  祈墨有種就想直接把手中酒杯砸在石海腦袋上的衝動。
  「人類女子最重貞節,而且我記得天醉老頭的孫女還是待嫁閨女…石海,你這次惹上大麻煩了。」他一臉無奈,哭笑不得地說:「反正你也是孤家寡人,湊一對倒是不差。」

  石海一聽,登時著急了。
  「我操,老子才不要娶妻呢!更不想娶個人類婆娘!」

  祈墨一個攤手,愛莫能助,「你自己闖的禍事自己收拾善後吧。老實說吧,你來我這其實是來避難的吧?」

  他一語道破石海來訪的真實用意,令石海一臉窘迫。

  蕼葉由於插不上兩人的對談,只好默默地嚐著酒。她會釀酒,酒量不錯,青梅酒的滋味獨樹一格,給了她釀新酒的靈感。

  「哀呀不管啦,反正你就給我躲一陣子再說!」石海不想面對那位倒楣被他摸了屁股的人類女子,乾脆避而不見。「她現在守在我老家那兒,嚇得我都不敢回去了。」

  「就娶了唄,不然天醉老頭會宰了你哦。反正天醉老頭對精怪沒有太多意見,他搞不好還樂見你娶他孫女呢。」祈墨語出調侃,飲下杯中最後一口酒。他側頭看了蕼葉一眼,因她飲酒而憨紅的臉龐而揚起一抹淺淺地溫柔笑容。

  石海一見祈墨不經意流露的笑容,輕輕一嘆,忽然轉了個話題,「祈墨啊……你哪時候才要去迎──」話還沒說完,他便被祈墨硬是塞了滿嘴糕點。

  「石海你嘴巴可以再賤一點!」祈墨一臉慍色。

  石海將口中糕點渾淪吞棗地吃了下去,表情有些驚疑不定。

  「……幹,你該不會什麼都還沒跟你家小狐狸說吧?」他看了蕼葉一眼,正巧對上蕼葉滿懷困惑和好奇的眼神。

  「什麼事?」蕼葉微微偏頭,卻見石海迴避了眼神,只好望向叔。「叔有什麼事瞞著我嗎?」

  「……」祈墨沒有回答。

  石海見氣氛變得尷尬,趕緊轉移話題,和祈墨談起了修煉的事情。

  蕼葉因為沒能得到回答而低垂著狐狸耳朵,心裡很是失落。知道叔有事瞞著她,不知怎地,覺得心口悶悶的。

  石海最後還是留了下來,祈墨大方地將自個房間讓給他,然後在石海訝異又曖昧的目光底下走近了蕼葉房裡。反正他早就不回自己房間很久了,雖然始終沒有真正對蕼葉做什麼,可抱著小狐狸睡覺的感覺實在令他欲罷不能。

  深夜,蕼葉和祈墨並肩躺在床上,兩人皆是沉默。

  「那個……叔……」蕼葉開口打破了沉默,用著有些忐忑的心情主動將心頭的困惑問了出口。
  「『祈墨』,是你的名字嗎?」

  「……嗯。祈禱的『祈』,黑色的『墨』。」

  蕼葉點頭表示了解,卻在想到此時屋內燭火已熄,祈墨看不見自己的動作,才開口說道:「我知道了。」

  接下來又是一陣長長的沉默,讓祈墨有些煩躁。
  為什麼蕼葉就不再多問一些?或者是問問他為什麼一直不告訴她名字?
  最後祈墨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妳不在意我一直沒告訴妳名字?」

  「……叔有叔的顧慮吧?」蕼葉在得到祈墨肯定的答案後,心裡有著高興,亦有著茫然與心傷,這使得她的回應不自覺的帶上了幾分哀怨。
  為什麼自己總是透過旁人才知道叔的事情呢?

  祈墨糾結了很久,才長長一嘆。
  「不知道的話,失去的時候就不會痛苦了……」他語焉不詳地說了這麼一句話,才側過身子將那不知何時背對自己的女孩圈近懷裡,低喃道:「睡吧。」

  然而對兩人而言,這注定是個難眠的夜晚。
  蕼葉滿心茫然,不知祈墨為何語出如此,也因自己不了解他而暗自神傷。
  祈墨心頭沉重,不知如何跟蕼葉解釋天劫一事。就算度劫成功,他也必須離開;失敗,就是殞命永別。無論哪一個結局,蕼葉都必須單獨被留下……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角色卡

Eudora尤朵拉

Author:Eudora尤朵拉
不知道該如何和他人相處,脾氣不太好,容易受到驚嚇、怕鬼,不會抓老鼠,喜歡追毛球或毛團類的東西,面對陌生人會保持戒備與觀望狀態,突然被接近會炸毛生氣,因為被當狗養大所以在某種程度很黏人。
目前正計畫逃離某個混蛋並進入萬象辰學院學習,靠自己的能力賺到第一桶金與養活自己。

中之內心話
企劃紀錄BLOG。
純為自娛爽文/自創角的閃光文。
中之怕生~請溫水煮青蛙:3
→企劃噗浪
企劃內容
企劃分隔夾
翻翻找找
竊竊低語
傳送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