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言書簡之十二:讓我愛妳,好嗎?

  「蕼葉,妳會想嫁人嗎?」祇墨突然問道。

  自從上次他提起石海可能將會娶妻一事時,蕼葉無意間表明過羨慕人類女子穿上嫁衣的發言,他便一直思索著這件事。


  對蕼葉感情的這件事。
  是要永遠將這份情感藏在心底,默默照看她的成長?
  還是徹底坦承一切,把握僅存時間好好愛一回?

  兩個選項在他內心掙扎了許久,做出兩種不同選擇後的可能猜想也一直讓他猶豫不前。

  石海這段時間曾再次逃出天醉老頭的「魔掌」來找他避難,聽他提起這件事,石海對他的猶豫嗤之以鼻。
  「喂,如果什麼都不做,那可就什麼都沒有了!管他那麼多做啥?喜歡就上啊他馬的!什麼時候你這隻天不怕地不怕的死狗也這麼窩囊了?」
  石海當時是這麼說的。

  但祇墨以來是個「與其失去,那一開始便不要擁有」的那種人。只是他怎樣也料想不到,自己會在天靈四葉將蕼葉託孤於自己之後,會漸漸地對那當初還只是隻小小幼狐的蕼葉產生男女之間的情感……

  雖說感情這種事情說不一定,但他也是在她十二、十三來歲時查覺到自己的心情,等要捨下時已經來不及了,來不及了呀!

  想要擁有又怕害了蕼葉,想要守候卻又痛苦不堪,那究竟該如何選擇才是對彼此最好的答案?

  思索了許久,祇墨終於做出了選擇,於是才有此一問。

  蕼葉一聽祇墨這麼說,先是一愣,隨後嫣紅了臉兒,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想啊,怎麼不想?她好想當叔的新娘呢……這樣會不會很傻、很奇怪?她不懂自己的心情是不是愛,但就是……好想當叔的新娘呀。

  「會、會吧?如果有機會的話……」

  「哦,是這樣呀……」

  祇墨輕輕點頭,隨後的發言卻令蕼葉蒼白了臉色。

  「那如果叔想娶妻,妳會同意嗎?」祇墨靜靜地看著蕼葉的臉色,在見到她臉色發白時嘴角微微一翹,知道蕼葉無意間表露了連她自己也看不明白的真時心情。

  蕼葉下意識的低下頭,不想讓祇墨看見自己眼中的慌張和排斥情緒,小小聲的回:「叔想娶妻……是有對象了嗎?」

  她好像問那個人是誰。也好想知道,叔若是娶妻,往後自己還會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人嗎?
  蕼葉怎樣想也猜想不到祇墨想要娶的對象是誰,只知道自個內心慌張的好想逃開,不想去聽祇墨最後的答案──那令她心痛的答案。
  有點喘不過氣,眼眶不受控制的模糊起來,蕼葉的手緊緊揪著衣袍下擺,因為很多連自己也說不清的理由而渾身打顫。有那麼一瞬間,她只覺得腦袋、心中只剩下一片空白。

  「蕼葉、蕼葉?」

  祇墨的喊聲傳來,帶著幾許無奈與關心。

  「唉……」幽幽的嘆息聲。

  祇墨一把將那臉色蒼白得接近透明,兩眼失神恍惚的蕼葉給扯近懷裡。沒想到自己只是簡單提了個開頭,她卻嚇得這般失魂落魄,他都還沒說明自己想娶的人是誰呢,她一定全往壞處想,怎樣也沒想到那令自己心儀的對象就是她吧?

  然而,祇墨不說,蕼葉是不明白他對自己的感情的。

  當蕼葉被祇墨拉近懷裡時,她幾乎是在瞬間回過神來,反應飛快地雙手撐在他的胸膛上,生平第一次地拒絕了他的擁抱。

  「叔,不行的,往後你有了妻子就別這樣抱我了……我也會長大,還是別跟你太過親近比較好。」蕼葉的聲音有點冷,但與其說是冷絕冰心的冷,還不如說麻木的涼。

  聽蕼葉第一次語出拒絕,祇墨饒有興致的彎起嘴角,他忽然很想逗逗她。

  「……為什麼不能和我太過親近?妳從小就是我帶大的,妳身體哪一個部份我沒看過?我們可是親近得都同床共枕了,不要緊的。」他蠻橫地將蕼葉再度拖近懷裡,靠在她的狐狸耳朵旁,用著挑逗又挑釁的語氣如是說道。

  蕼葉的狐狸耳朵因為他的溫熱鼻息而微微抖動,她也因為他的發言而再次刷紅了臉。

  「那不一樣,叔是、是長輩,是爸爸一樣的角色。但以後叔有了妻子以後,就不能和我一起睡,也得和我保持一段距離了,省得、省得嬸嬸、唔、叔以後的妻子我是要稱她作嬸嬸對吧?省得嬸嬸會因為我們太過親近而吃醋──這樣不好。」她微微偏頭,稍稍遠離了祇墨的呼吸,對他這樣充滿刻意的舉動有些氣惱。

  「叔,你別再靠近我了,不正經!」

  祇墨沉默了一會,臉色因為聽見某個字詞而有些鐵青。

  他低沉著語調,用著似笑非笑的聲音說:「哦,原來我對蕼葉而言只是爸爸一樣的角色啊……」他將蕼葉摟得更緊,讓她幾乎是毫無縫隙的貼在自己身上。

  蕼葉無力反抗,臉色因為害羞跟氣惱而漲得通紅。

  「叔又在逗弄我了對不對?請不要再這樣了!以後我們不能在這麼親近了──」

  蕼葉邊怒斥祇墨的行為,一邊不忘使出過去在學堂上習得的技巧,先是迅疾地從儲物空間拿出調製好為了自保用的藥粉往祇墨身上灑,更是瞬間施展防禦術法將祇墨給擋了開來,就在感覺那禁箍著自己身子的男性雙臂逐漸鬆懈力道時,她收斂氣息就想趁機逃開。

  可惜,哪怕蕼葉這段時間練習了再多次的課堂技巧,放在活了近六千年的祇墨面前,只是小孩子過家家一樣的把戲,輕而易舉地就被祇墨給破解,到頭來蕼葉再一次被祇墨禁箍懷中。

  「為什麼不能繼續那麼親近?我會和妳未來的嬸嬸說我就是這麼疼妳,和妳親近是很自然的事情。蕼葉為什麼覺得不妥呢?」祇墨低聲笑著,就想逼蕼葉認清她自個的感情,而不是那般懵懂單純的不了解自己的感情究竟為何。

  蕼葉聽祇墨這樣一問,心裡也滿是困惑。
  是啊,為什麼不妥?
  就算叔娶妻的話,她和叔也能繼續維持現狀的。
  儘管明白自己是在吃味,但她吃味的理由並不是「爸爸」要被別的女人搶走了,而是──某種,不敢承認的感情在作祟。

  她一臉木然地沉默了許久,祇墨靜靜等待,心中萬般期盼她會主動說出她很在意他、喜歡他、甚至是愛他而不願他被別的女人搶走的發言來,豈知,待蕼葉真正想通了什麼以後,給出的回應並不是祇墨猜想的那些,而是──放聲大哭。

  「──叔最討厭了!」

  蕼葉本身就是性格較為靦腆的孩子,少有放聲大哭時。而通常她這樣大哭,往往代表情緒已經瀕臨崩潰,內心已然無法承受時才會如此。

  祇墨登時無言,知道自己玩過頭了。

  「欸,這樣就討厭我了?唉,好啦不跟妳鬧了……」

  蕼葉一聽,哭得更兇了。

  「我就知道叔是在逗我玩,叔你最可惡、最討厭了!放開我!」她掙扎不休,最後乾脆一把咬在祇墨箍著她的手臂上,凶狠的模樣直讓祇墨看得連連稱奇。

  「沒看妳這麼生氣過呢。蕼葉究竟是為什麼生氣?是因為我說我想要娶妻,還是我可以繼續跟妳親近的事情而氣?」祇墨輕撫蕼葉的後背,就想安撫因為暴怒而炸毛的她。

  「都有!」

  「哦,不是因為蕼葉很喜歡我,喜歡到不想要我被別的女人搶走而生氣?」

  「……」蕼葉震驚的停下狠咬祇墨的動作,意外他居然一語道破了自己內心真實的心情。羞惱、錯愕、驚慌,複雜的心情亂如麻,最後她保持著啃咬的姿勢,眼淚卻是嘩啦啦地流了下來。

  「才不、不喜歡叔呢……」

  「這樣啊,這樣叔也不喜歡妳了,往後蕼葉想嫁給誰就去吧,叔會祝福妳的。」

  祇墨逗弄蕼葉的意圖又冒了出來,可這一次,蕼葉的反應再次出乎他的預料。

  「啪」的一聲,祇墨被蕼葉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我不要你的祝福!」蕼葉大吼出聲,憑空繪製傳陣符文就想逃走。

  然而祇墨只是一個抬手,便比蕼葉還快上幾秒地打斷了她的繪製。

  「為什麼不要?」祇墨目光炯炯地的看著她,不逼出個答案死不罷休。

  蕼葉挫敗的坐倒在地,知道自己今天怕是怎樣也逃不開了,卻不了解為何祇墨那麼執著於她的答案。他究竟想知道些什麼?就算知道了那又怎樣,他不是已經有了對象嗎?為何還要苦苦相逼,一定要鬧得兩人最後不歡而散才甘願嗎?

  不想要最後兩人只能背道而馳,蕼葉只能雙手掩面,默默流淚,拒絕回答。

  「為什麼不要我的祝福?……好吧,既然妳不想要我的祝福,那妳能祝福我能夠幸福嗎?蕼葉的祝福對我而言很重要……」

  祇墨看著哭得傷心的蕼葉,知道自己該收手了,省得把她給氣壞。

  這一次,蕼葉哭了好久,才抹去眼淚,勉強地撐起笑容,用著哭啞的嗓音說道:「……叔,祝你幸福。」

  「嗯。」祇墨笑了,「妳知道嗎?有妳的祝福,叔剩下來的日子一定會很開心、很幸福的……」

  他看向遠方,此時太陽已然西落,夕陽的餘光照在他的臉上,映照出溫柔卻又帶著哀傷的神情。

  「我想將對她的感情告訴她。」
  「告訴她,我好想跟她做一輩子的夫妻,我會疼她、寵她,一輩子將她視作心中最珍貴的寶貝。」
  「儘管我不知道我是多久之前愛上她的,但我知道我現在心裡滿滿都是她的身影,忘不掉,捨不下,怎樣也無法放棄。她的身影,她的笑容,她的眼淚和脆弱,都是我記憶中最美的風景。」
  「哪怕能夠相處的時間不多了,但我還是想要將我的心情告訴她……僅因,我不想什麼都不做,連去愛的機會都不好好把握。」

  蕼葉愣愣地看著祇墨遙望遠方的溫柔面容,心痛的說不出一句話來,同時也很羨慕那能夠得到祇墨這樣深沉情感的那人。

  最後,祇墨回過頭來,用著滿懷歉意的表情看著她。他抬手抹去她的眼淚,說道:「蕼葉,對不起,叔的時間不多了,但可以請妳在這段時間裡頭,讓我愛妳,好嗎?」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角色卡

Eudora尤朵拉

Author:Eudora尤朵拉
不知道該如何和他人相處,脾氣不太好,容易受到驚嚇、怕鬼,不會抓老鼠,喜歡追毛球或毛團類的東西,面對陌生人會保持戒備與觀望狀態,突然被接近會炸毛生氣,因為被當狗養大所以在某種程度很黏人。
目前正計畫逃離某個混蛋並進入萬象辰學院學習,靠自己的能力賺到第一桶金與養活自己。

中之內心話
企劃紀錄BLOG。
純為自娛爽文/自創角的閃光文。
中之怕生~請溫水煮青蛙:3
→企劃噗浪
企劃內容
企劃分隔夾
翻翻找找
竊竊低語
傳送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