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言書簡之十三:短暫的幸福

  蕼葉低垂著頭,俏臉緋紅。
  儘管過去經常給祈墨這樣牽著手,為何這一次卻是令人如此臉紅心跳?
  兩人就這樣不言不語,靜靜地感受相處在一塊的溫馨氣氛。

  之後的日子一如往常,祈墨依然賴在蕼葉的床上不走,但行為舉止間又多了幾分似是無意的挑逗,只是他卻始終沒有逾越最後的底線,令蕼葉經常彆扭又害羞,同時也困惑不已。

  起床時,祈墨總會拿出蕼葉梳理自身的長木梳輕巧地替她梳起有些凌亂的髮絲來。雖然只是一件平凡無奇的舉動,但對蕼葉而言卻是如此的暖人心扉。

  用餐時,兩雙筷、兩個人,儘管餐點並不華美奢侈,但也平凡溫馨。

  平常時間,祈墨落座涼亭間閱覽書冊,蕼葉則在藥園裡忙進忙去。偶爾兩人目光交會,祈墨總會揚笑,而是蕼葉總是羞澀的移開目光,卻會從眼角餘光偷看祈墨的一舉一動。

  只是,在這平凡的幸福底下,蕼葉心裡卻藏著一絲不安。

  叔說,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儘管已被祈墨告白,他這段時日的溫柔舉動不假,可她仍有種身處幻夢之中的不真實感。每每當她想要詢問,卻又總是迷失在他醉人的溫柔裡頭。
  那個冷漠嚴肅的叔、那總愛戲弄她的叔、那愛吃她友人醋的叔,沒想到在揭開掩飾之後,展現出來的竟會是連她也不了解的深刻溫柔。
  ……希望這樣的幸福能永遠持續下去。

  日落,祈墨和蕼葉兩人用餐完畢,按照慣例地爬上涼亭屋簷,依偎在一塊,看太陽西落。

  蕼葉若有所感地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祈墨見她嘆氣,便伸手摸了摸她的臉龐。

  「沒事,只是覺得……很幸福……而已。」

  「呵。」

  祈墨一笑,屈指托起蕼葉的下顎,讓她滿面嫣紅的小臉呈現眼前。他俯低臉龐,帶著幾許憐惜與寵疼的情緒,在那粉嫩的小嘴上輕淺地落下一吻。

  儘管這不是蕼葉第一次被吻,但那讓自己心顫的呼吸與這般親密的接觸還是令她臉紅心跳不已。

  結束了這個醉人的吻後,祈墨看著蕼葉暈紅的臉頰,笑問道:「既然通過期末的雷山考驗,那麼妳決定好要入仙籍還是成妖了嗎?」

  「我和叔一樣成仙!」蕼葉看著男子笑得溫柔的神情,認真地給出回答。

  「好好努力……叔、等妳。」

  看著蕼葉甜甜的笑,祈墨心裡在溫暖之餘,又帶著幾分壓抑的痛。

  兩人坐在涼亭的屋簷上,看著遠方的夕影披上紫藍色的夜色輕紗。一如祈墨的眼一樣,深邃又悠遠神秘。

  蕼葉癡癡地看著祈墨,哪怕這張臉龐她已經看了十三年,但怎樣也看不膩。

  「怎麼?」見蕼葉癡望著自己,祈墨不禁感覺好笑。「是叔太帥,妳看呆了嗎?」

  蕼葉臉一紅,扭捏問道:「叔真的很好看嘛,只是,為什麼叔會喜歡我呢?我既不是特別的美麗漂亮,身材也不玲瓏苗條,不懂叔為什麼會喜歡上我。」提到身材,她忍不住想到凌靈。那位成熟又瀟灑的女狐,身材可是性感妖嬌的令她無比羨慕呢。

  「哦,那妳又是為什麼喜歡我的?」祈墨揉了揉她的狐狸耳朵,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蕼葉皺著眉,想了好久,發現自己竟然想不到自己為何喜歡祈墨的理由。就是依賴,爾後有了不想和他分開的想法,接著產生了想和他一輩子生活下去的念頭……

  祈墨笑著在蕼葉額上落下一吻,輕輕擁著她,低語了句:「傻瓜。」

  「叔,你是什麼時候知道自己喜歡我的?」蕼葉就像個好奇寶寶一樣,就想知道祈墨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祈墨頓了頓,臉龐浮現一抹暗紅,「……在妳因為那個什麼凌的對我發脾氣的時候吧,我有點忘了。」

  蕼葉噗哧一笑:「所以叔這麼討厭凌靈,是因為我很喜歡凌靈嗎?」

  「哼。」別過頭去,祈墨不想回應。

  看著這樣難得彆扭的叔,蕼葉笑得俏皮又快樂。儘管還有些不習慣兩人在告白後的親近,但還是主動偎近祈墨懷裡。

  「最喜歡叔了。」

  祈墨咬牙切齒的回道:「也喜歡凌靈,跟那啥未晞的是吧?」對於蕼葉越來越多「喜歡的人」,他可說是氣惱不已。一方面對蕼葉有了新朋友而高興,但更多卻因為她對自己的關注被那些朋友給分散掉,他就覺得萬般的不爽。

  就石海的解釋,就是「狗嘛,就是巴不得主人整天看著自己、陪自己玩咩」。想當然,他在說出這樣的解釋之後就又和祈墨打了起來。

  「都喜歡。」蕼葉眼神飄忽了一會,才聲如細絲蚊般的說:「但叔是蕼葉唯一愛的人喔。」

  聽著這句話,祈墨開心得尾巴都翹起來了。

  「蕼葉,叔今天跟妳說愛妳了嗎?」

  聽著祈墨的發言,蕼葉登時脹紅了臉兒,結巴地回道:「沒、沒有……」

  「嗯。」祈墨摟住蕼葉,靠在她耳朵邊低喃道:「我愛妳。」
  
  好愛妳啊。
  好捨不得妳。
  也好對不起妳。
  但就是因為太愛了,所以想要在最後的這段時間裡頭,把妳占為己有。
  哪怕只是短暫須彌的愛戀,也好過什麼都沒留下、帶走啊。

  「……蕼葉,叔說過叔的時間不多了吧?」

  蕼葉一愣,看著祈墨由溫柔轉為感慨無奈的臉龐,緩緩點了點頭。在祈墨正式講明心聲後已經過了一段時日,如今他終於願意跟自己解釋了嗎?

  祈墨看著夜空,明月在雲層中時隱時現。許久後,他才幽幽地開口說道:「在大約十四年前,我對這個世道已經感到無趣厭煩。好友不是死去,就是通過天劫升上神魔界,只剩下我和石海那傻熊。」
  「雖然有點捨不得那傻熊,但因為我的壽限就快到了,所以決定要向上申請天劫接受考驗……」

  蕼葉靜靜的聽著,也能感覺到自己倚靠的祈墨心口那跳得飛快的心音。

  「在那之前,我做了很多迎接天劫的準備。但就在我申請天劫以後,準備去尋一味靈株,也就是昔日庇護妳的天靈四葉,取那罕見的靈株露水入藥,卻沒想到意外的撿回了一隻有著藍黑雙眼的小狐精。」
  「然後,我拖延了天劫。可現在那劫不能再拖了……」

  祈墨講的簡單,內容卻是令蕼葉的心徹底冰寒。
  兩人之間的氣氛忽然變得弔詭。

  沉默了一會,蕼葉才愣愣的說:「叔說的時間不多……指得是天劫嗎?」她忽然明白祈墨這段時日裡,眼中偶爾會閃過的不捨與複雜情緒何來了。

  上品三階的叔,迎接的天劫將會比下品和中品更加地危險且高難度,因為這可是攸關是否能升上神魔界的重要考驗。絕大多數的仙和妖都死於上品時期的天劫上,只有極少數的存在才能通過天劫的考驗,成神或成魔。

  往後,若她要踏上修仙之路,也將會面臨天劫。

  若祈墨沒有通過考驗,下場只有死路一條;可若通過考驗,卻會被強制遣送神魔界,不得與此界繼續停留──

  蕼葉就像是明白了什麼,頓時渾身顫抖了起來。

  這代表他們將會分隔兩地,無法再像現在這樣親密的一塊生活了!
  但她自然不願意祇墨死去;可活過天劫也意味著分離……。

  「抱歉,原諒我的自私。」祈墨緊擁著懷中顫抖的蕼葉,語帶歉意地說道:「石海說要我不要顧慮太多,好好去愛一回。可我一直擔心若是愛了,往後留給妳的會是漫長的寂寞或是一生的心痛,所以我猶豫了很久……」

  蕼葉驀然回首,雙手輕顫地撫上祈墨剛毅的臉龐,眼中淚光滿盈。
  「所以不管怎樣,我們都會分開,是嗎?」

  「……」祇墨沒有回答。未來有太多的變數,他不敢隨意給出承諾。那對她和他而言都太過沉重。

  看著祈墨肅然又凝重的神情,蕼葉內心的幸福被慌張與恐懼取代。

  她最怕的就是和祇墨分開,但偏偏這卻是他們唯一的未來!

  「不要,我不要和叔分開啦!」蕼葉難掩心痛,壓抑不住眼淚的開始放聲大哭。她終究還只是個孩子,對這個世界有太多的不了解,而她在這個世界上最了解與熟悉的人便是祇墨,在得知必須和祇墨分開──這在好不容易彼此了解對方感情,日子幸福快樂的這一刻,要她怎麼接受這樣的事實!

  「乖,蕼葉,只要我通過天劫,妳總有一天也能抵達神魔界和我重逢的。」

  「但那要好久、要好久──」蕼葉眼淚不止,她不能想像沒有祇墨的日子該怎麼過,但內心又明白,他之所以決定要闡述真情,恐怕真是時日無多了,天劫拖延了那麼久,其劫難的難度只會大大提升。

  所以,哪怕內心有再多任性的言語,卻只能哽在心頭怎樣也不能說出口。

  幸福原來是如此地脆弱。

  祈墨輕輕拍著蕼葉的背,直到她哭聲暫歇,才低語道:「傻瓜,別把事情想得那麼嚴重,只是分開而已,至少不是我死去。」

  「但叔也不能保證自己一定能通過天劫,不是嗎?」

  祇墨黑眸深邃地看了蕼葉許久,無比認真的說:「過去的我的確沒有把握;但現在我肯定了妳的心,擁有妳的愛之後,我一定可以通過!」

  就算不能,他也要為了蕼葉通過天劫!
  僅因,他不想成為她記憶中短暫出現的過客,而是想占據她生命的所有全部!

  「真的嗎?」蕼葉淚眼汪汪,內心滿是惶恐。天劫啊,連她的兩位狐仙狐妖師傅都還沒經歷的神魔大劫,叔真的可以度過嗎?但見祇墨沉重卻不絕望的神情看來,似乎情況真的沒有她想像的糟糕?

  「只有這件事,叔可以給妳保證。」吻去蕼葉眼角的淚珠,祈墨慎重地說道。

  「嗯。」蕼葉緊緊回抱著他,然後問道:「那、距離天劫開始,還要多久?」

  祈墨抬頭,看著蒼穹上的滿月,回道:「……下一次新月的時候。」

  蕼葉震驚的抬起頭來。這表示,他們能相處的時間居然只剩下十五天不到了?!

  「抱歉,所以我說我很自私。為了在迎接天劫的最後一段時日裡能擁有妳,我強將我的情意加諸在妳身上。我知道蕼葉喜歡我,所以篤定妳不會拒絕我;可我醒悟的太晚,表達的太遲,使我們真正能夠相愛的日子只有這麼短暫的時日而已……」

  蕼葉眨了眨眼睛,在震驚過後,內心澎派的情感讓她有了決定。

  說不怨祈墨是騙人的,但卻是怨他這麼晚才講明心意,可又愛他在最後終於講明心意。

  「叔是大笨蛋。」將頭埋進祈墨的胸膛上,蕼葉悶悶地說:「但我還是很高興叔是喜歡我的。過去我一直很忐忑不安,在接觸學堂之後,有不少同學都是父母送來,希望孩子學得一技之長後可以離家獨立。我害怕叔之所以送我來學堂,就是準備要讓我自己獨立門戶,不要我了。也會害怕叔心裡另有他人……」

  祈墨這才知道蕼葉的小腦袋瓜裡頭居然裝了那麼多擔憂,頓時心懷歉意。

  「對不起……我一直糾結著不講明心意,也是害怕若我成功渡劫升上神魔界,妳在修煉的漫漫時光裡會太過寂寞,可能會忘了我、愛上他人……我很自私,見不得妳和其他男子相愛幸福;我知道這樣很殘酷,但我想要妳的心只為我駐留……哪怕,我只能擁有妳這麼短暫的時光,也貪婪地想要妳記著我一生一世。」

  他語氣低啞地講述自己的恐懼與渴望,絲毫不隱瞞自己內心深沉的貪婪思緒。

  「叔升上神魔界以後,不會被那些美麗的神女魔姬迷了心思吧?」蕼葉嘟著小嘴,語氣微酸地說道。

  「不會。」祈墨溫和揚笑,「因為我的心已經遺落在一隻有著奇異毛色、擁有晴空與黑夜雙眸的四葉小狐身上了。」

  夜深了,兩人在梳洗過後準備就寢。但今日不知怎的,蕼葉去她製作草藥的草藥間忙了一段時間,才扭扭捏捏的回到寢室。

  祈墨習慣地霸占了蕼葉的床鋪,卻始終沒有將她吃乾抹淨。

  夜晚只剩下屋外的蟲鳴蛙叫。

  蕼葉有些糾結,睡不太著,不停翻來覆去。

  「怎麼了?」祈墨關心詢問,「還在擔心叔天劫的事情嗎?睡不著,要不要再來談談?」

  就在祈墨正欲起身點燈時,蕼葉忽然拉住他。

  「……不是,不是擔心天劫的事情。」蕼葉的聲音有些擔憂與扭捏。「那個,叔啊……」

  「嗯?」

  「你可不可以,低頭一下?」

  蕼葉的聲音無比羞澀,令祈墨恍然大悟。
  唉呀,敢情他的小狐狸在索吻啦?祈墨滿心喜悅的低下頭──

  「叔閉眼睛。」

  祈墨乖乖的閉上眼,但從他翹起來的尾巴來看,可見他內心多開心,多激動呀!

  他可以感覺蕼葉溫軟的小嘴貼了上來,舌尖顫抖地探索他的唇舌之間──

  然後,他好像吞下什麼甜膩不已的液體?!

  「……蕼葉,妳餵了我什麼?」感覺到自己吞下液體後,身體深處傳來的異樣感受,祈墨有些無語震驚。

  「……春、春藥。」蕼葉扭捏害羞地說道。

  「咳咳咳咳咳!」祈墨錯愕的瞪大眼,沒想到自己會有一日被人下藥?還是下春藥?!「蕼葉,妳知道妳這麼做的後果嗎?」他語氣嚴肅又帶了幾分輕顫的質問道。他多少猜得出來這藥十之八九是蕼葉自己調的,這藥性……真他媽的有效!

  「今天聽到天劫的事情,我覺得不能在拖下去了。我喜歡叔,我愛你,雖然能相處的時間不多了,但我還是想要能擁有全部的叔,把自己交給叔的。唔,因為叔在告白之後一直不碰我嘛,之前跟我睡的時候也很安分,所以我懷疑……我懷疑叔是不是……不行。」蕼葉的聲音越說越小,「所以,想說下重藥看看能不能讓叔『振作起來』。」

  聽著蕼葉大膽的告白,祈墨一方面覺得心暖,另一方面又有些哭笑不得。
  唉,說她傻,她還真的傻成這樣。

  「蕼葉啊,叔不是不行,而是……有所顧慮嘛……」她才十三歲,身子還那麼小,會不會給他壓壞?而且,他雖然先前說想要霸占她的一切,卻又矛盾的不想真正占有她,唉,該怎麼說呢?總之就像他對蕼葉言述的那些恐懼一樣。怕得到了,卻只是一個短暫的過客而非生命的全部。
  強忍著那因為藥物而翻湧的欲望,他仔細的向蕼葉如此解釋。

  只是,蕼葉邊聽,卻是擔憂的問:「叔,是不是我藥下得不夠重,不然你怎麼還不趕快撲上來?」

  「……」祈墨意欲說出的解釋哽在嘴裡,滿心的隱忍全都因為蕼葉的這句話而徹底崩潰。

  他重重地將蕼葉壓倒身下,蠻橫又溫柔地吻住她,同時也不忘扯落她的衣袍,顫抖著手輕撫那香香軟軟的嬌小身子,在她身上撩撥點火,讓她為自己的行動而發出驚呼與喘息。

  這夜,纏綿。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角色卡

Eudora尤朵拉

Author:Eudora尤朵拉
不知道該如何和他人相處,脾氣不太好,容易受到驚嚇、怕鬼,不會抓老鼠,喜歡追毛球或毛團類的東西,面對陌生人會保持戒備與觀望狀態,突然被接近會炸毛生氣,因為被當狗養大所以在某種程度很黏人。
目前正計畫逃離某個混蛋並進入萬象辰學院學習,靠自己的能力賺到第一桶金與養活自己。

中之內心話
企劃紀錄BLOG。
純為自娛爽文/自創角的閃光文。
中之怕生~請溫水煮青蛙:3
→企劃噗浪
企劃內容
企劃分隔夾
翻翻找找
竊竊低語
傳送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