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小狐日記之二

  啊、真倒楣,在幫叔照顧他的靈藥園的時候,腳的毛病又犯了...
  雖然勉強能夠半化人型,但據說是出生時被娘親壓傷的腿疾還是可能會發作。
  一直以來都不能跑、只能走,雖然盡可能的小心了,但還是...
  摔得好疼。
  真的,覺得這樣的自己很丟臉,連路都走不好。
  眼睛澀澀的,就像想要撐起身子,但完全沒有知覺的腿怎樣也不受控制。
  前幾日才下過雨,藥園的田埂泥地還有些濕滑,現在可好了,這套衣服可是叔前段時候帶我去人類村鎮買的衣服啊...我很喜歡的,但全髒了。
  不知道叔知道會怎麼想呢?...還是乖乖等腳恢復知覺好了。
  至少別讓他知道我那麼沒用...

  「...........蕼葉,妳躺在地上幹什麼?」男人帶著嚴肅的語氣從身後傳了過來。
  我幾乎是瞬間就嚇得毛全炸了,即刻坐起,卻窘迫的發現自己腿雖然開始傳來酸麻感,但依然不到完全恢復狀態的時間。
  「沒、沒有啊。」我乾笑,然後覺得背後一陣寒冷...慘了,叔一定生氣了。是氣我弄髒衣服?氣我今天沒有好好工作?還是...

  熟悉的大紅袍子來到我眼前,叔正用著那雙黑不見底的眼,帶著幾許火氣的看著我。
  他忽然伸出手,按上我人化不全的獸腿上。
  「腳疾又犯了為什麼不用式神召喚我?」
  叔的語氣很冷,我滿心驚慌。
  「嗯、嗯......我想過一下就好了,應該不用麻煩到叔,所以......」
  「所以妳就放任自己滾成泥巴豬。」
  我想我的表情一定很尷尬,「我才不是泥巴豬呢...這是、意外啦......」我想否認,但一想到自己摔得滿身泥的畫面,這話說得好沒說服力啊。
  「今天就不用打理藥園了,反正那些靈株一日不顧也不會死。」
  叔一把抱起我,讓我有些慌張。
  「叔,衣服會弄髒的!」
  「哦,我都忘了。」叔隨手施了一個「清境咒」,很快地,我和他身上的泥漬全都被清理得一乾二淨。
  哎,有法術真方便,可惜叔不願意教我。
  「可叔啊,藥園--」
  「閉嘴,再囉嗦就讓妳在泥坑睡一晚!」
  「......」好吧,雖然知道叔不會真的讓我去睡泥坑,但我還是很沒用的屈服了。

  雖然也不是第一次被抱了,但還是覺得...好開心啊。
  成長後,幼狐時與爹娘相處三個月的記憶已然有些模糊了,但依稀記得他們視我為洪水猛獸一般的慌張對待,從來沒有誰對我這般親近過...只有叔。
  最後我被抱回叔草蘆外的涼亭上,靜靜等待腳恢復知覺。
  叔忽然問了一句:「妳這情況常發生嗎?」
  「嗯?」我後知後覺的發現叔是在問腿的事情,「哦,不常,通常雨後幾日比較有可能會發生,平常頂多就是摔跤跌倒而已,沒什麼大礙。可能是幾日前的大雨太過潮濕了,才會害我久違的發作吧。」
  叔不再言語,只是面有所思。

  我抽抽耳朵,開始整理包包裡頭的草藥。
  ...好險摔倒的時候刻意避開了包包,不然裡頭的草藥恐怕就給我壓壞了。
  就在我整理草藥的時候,叔突來一句:「往後雨後七日,妳都不用去打理藥園了。」
  「咦?!」這樣她什麼事都不用做,這樣好嗎?
  叔撇了我一眼,皺眉,「若我正巧不在,妳又腳疾發作,難道妳想待在外頭等到腳疾復原嗎?妳又不是不知道妳腳疾要多久才會好起來,而且妳又死不肯動用我給妳的式神召喚我...」他面色嚴肅的說道。
  我一臉尷尬。
  「腳疾大概會在三日內發作啦,不用七天都不用工作的...」我不想說自己不用式神的原因,是因為那是叔少有給我的東西,我想要好好收藏...這話如果說給叔聽,叔一定會大翻白眼吧?
  叔沉默了一會,語氣不悅的說:「隨妳。」便不再理會我了。

  ...又惹叔生氣啦,我總是這樣笨手笨腳的。
  希望有朝一日不再為腳疾所擾,能夠好好幫叔照顧他的靈藥園。不然我真不知道我這個廢人、廢狐,往後還有什麼臉繼續待在叔身邊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角色卡

Eudora尤朵拉

Author:Eudora尤朵拉
不知道該如何和他人相處,脾氣不太好,容易受到驚嚇、怕鬼,不會抓老鼠,喜歡追毛球或毛團類的東西,面對陌生人會保持戒備與觀望狀態,突然被接近會炸毛生氣,因為被當狗養大所以在某種程度很黏人。
目前正計畫逃離某個混蛋並進入萬象辰學院學習,靠自己的能力賺到第一桶金與養活自己。

中之內心話
企劃紀錄BLOG。
純為自娛爽文/自創角的閃光文。
中之怕生~請溫水煮青蛙:3
→企劃噗浪
企劃內容
企劃分隔夾
翻翻找找
竊竊低語
傳送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