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言書簡之二:身分不明的奇怪犬仙

  定寒山脈將極寒又貧瘠的北冰凍原與地勢平緩、物產豐饒的碧江平原區隔開來,同時也是「北肅」與「元曦」兩大國度中間的天然屏障。
  這座名為「定寒」的山脈一如其名,由於山脈陡峭,將神淵大陸極北之地的冰寒擋下,北側較寒、南側較暖,也形成了此區南北兩側截然不同的環境與氣候。
  就在定寒山脈上的一個角落,某位上仙在此設置了幻陣,將一處溫暖與冰寒同存的奇異山谷給藏匿了起來,並布置大量的防禦陣術,作為自己的私人居處。

  谷中一青一紅的異樣水池彼此相依而存,大量的陽氣聚集於紅池之外,一旁的青池則是匯聚著大量陰氣。兩池周遭開滿了各式各樣珍悉罕見的靈株與果樹,雖是陰陽極端之地,卻奇異地充滿了生機。

  就在青紅雙池的上方不遠處,一座樸素平凡的草廬坐落於此。

  草廬外頭的涼亭裡,身穿紅袍的黑犬耳男子,正一手撐在矮几上,手托臉側,一手持著茶杯,邊用著磁啞的嗓音跟坐在前方小桌後,擁有異色髮絲與狐耳、右眼下方一朵四葉胎記綻放、藍黑異瞳的女孩講述著神淵大陸的地理。

  「神淵大陸上的仙妖精怪大致區分成下中上三品……」
  男子不疾不徐的講述著仙妖精怪的等級之別,一邊望著認真傾聽的異髮女孩,與髮同色的黑眸中有著淡淡的欣賞。
  至少他撿了個不懶散又懂事的小狐狸回來。
  昔日那隻異色小狐,由於擁有天靈四葉的祝福與繼承其特性,在他這位上仙的指導下已然成精,現在能夠半化人型,只是還有些不完整而已……他瞥了一眼小狐女孩落坐的桌下,兩條毛茸茸的狐狸腿兒正從桌底伸了出來,一晃一晃的。

  「……我們仙妖精怪的等級之別大致如此,記住了嗎?」男子結束講述,依照慣例的語出詢問。

  小狐女孩的表情面露侷促,弱弱的發言道:「叔、那個、天劫那裡的描述沒有聽清楚,可以再講一次嗎?」她低垂著狐耳,有些不自信與難過。

  男子一臉無奈,但還是很有耐心的再度重述了一次「天劫」的段落,同時有些感慨。
  老天給了小狐特異模樣與奇異天賦的同時,也剝奪了她的健全聽力與左眼視力,雖然勉強能聽能看,卻不如尋常精怪,這樣的存在若是放到外界,雖然勉強能生存,卻是百般辛苦。看樣子他恐怕得一輩子都背上這個麻煩了,這令一向清閒的他有些無言,沒想到只是單純想要採收一株靈草,卻惹上這麼一個大麻煩。
  好在這被他取名作「蕼葉」的小狐勤能補拙,雖然做事有些笨手笨腳的,但熟練以後還是挺有模有樣的;記憶力也不錯,就是常常會漏聽一、二段;也經常因為左眼視力不佳而撞得滿臉傷;對植栽更有無與倫比的天賦;料理雖然做不出什麼山珍海味,但至少滋味不錯,而且在釀酒與調配果汁上倒是挺有一手的。
  ……整體而言,雖有缺憾,但優點之多卻也足以彌補一切。

  「這樣清楚了嗎?」

  蕼葉認真的點頭,卻是好奇地看向男子,問道:「叔,那你是哪一個品階的仙犬呀?」

  男子輕挑劍眉,笑得神祕,卻是沒有回答蕼葉。
  正如他不願告訴蕼葉自己的真名一樣,凡舉與他身分有關的事情,他一向不予回應。雖然她被天靈四葉託孤於他,但他就像不想讓她知曉自己更多事情一樣,從來不說自己是誰、身分如何、品階不明、更是連名稱都未曾告知,唯一讓她知悉的,便是自己擁有「仙籍」,屬於入仙的仙犬而已。

  蕼葉在靈智開啟後,便被男子施以隱身法術,直接扔到人類學堂習字讀帖,在學會寫字與發言以及一些基礎知識後,一開始她稱男子「恩人」,卻遭男子嫌棄。
  喊「爹」更是不可能;喊「哥」又被男子說亂攀關係;最後蕼葉苦惱了許久,只好喊男子一聲「叔」,既不親近、卻也不會太過疏離,勉強得到男子認同與首肯,她便一路喊這位男子「叔」直到今日。可惜,男子使終不肯收她為徒……嫌麻煩。
  哪怕她很想知道男子的真名,卻也明白自己在得到他認同前,恐怕是永遠無法知曉他的姓名了。

  不過,雖然是犬仙,但男子的行事作為卻一點也不「仙」……嗯咳,就是一點兒也不符合蕼葉在人間學堂學到關於「仙」的特點。
  他三天兩頭出門,然後總會神清氣爽、卻是衣著凌亂的回來──竟是去跟別的仙或妖幹架去了,他似乎特別喜歡這類的「活動」。
  懶散又隨性,特別在收養她之後格外喜愛戲弄她,或許是將她當成了某種打發時間的玩具,總會刻意驚嚇聽力與一眼視力不佳的她。
  每天總會開一堆刁鑽麻煩的古怪要求,例如要喝什麼由哪種草藥靈果製成的果汁或果酒、料理與點心,讓她只得花費時間去釀製飲品或製作料理來滿足這位大老爺的味蕾;再不然就是用靈草製作一些外界罕見的甜點,起先她還不知道這種「浪費」靈株的行為有多誇張,直到她某次在人間聽聞她隨手用來製作茶點的靈株,居然可以賣出千萬金的高價時,她登時才猛然驚覺叔的浪費……不,或者該說奢侈!

  擁有一座栽滿各式靈藥草木的靈藥園,叔可說是身家豐富到一個很可怕的狀態。當然,對此她只是更加感恩這樣叔願意收養自己這個殘疾而已,也不奢求他會拿出什麼靈株來治療他的傷勢。由於叔不會煉丹,所以大多時間都是直接收成靈株去和其他仙妖進行交易,而他也沒有治療自己的打算。

  對蕼葉來說,只要不要在多欠恩情就好了,真的……她不求多,只求能有一個容納她的一席之地而已。

  而自從知道她能與植物溝通後,叔便放手將居處整片放到外界足以引發戰爭的靈株果樹全都丟給自己照顧,徹底撒手不管,似乎毫不在意她這個外行人可能會毀壞他的靈藥園一樣,令她在感覺被信任的同時,也倍感壓力沉重。

  同時,叔還是位很挑食的美食家……不過,人間的說法似乎是叫做「吃貨」?

  ……總之,男子還有很多說不出的古怪習慣,徹底打破了蕼葉對「仙」一詞的認知。

  「今天的講述就到這裡結束吧。蕼葉,妳之前釀的冰晶果酒熟成了沒有?」男子晃了晃自己空蕩的茶杯,用著帶著幾分期盼的語氣如是說道。
  「……叔,就算有時間法陣催熟,也要再等上將近半個月的時間呢……不然果酒的滋味出不來。今天就喝冰晶果調製的果汁吧?我加了緣蘭花,應該能夠中和酸澀感,滋味會溫潤一些。」蕼葉靦腆的笑著,說到自己擅長的地方,她顯得格外自信。
  「哦,還沒熟成啊……」男子一聽果酒還未熟成,表情有些失望,不過很快就恢復了本來的風輕雲淡。他笑道:「那好,就喝妳說的那種果汁吧,對了,作幾樣能搭果汁的甜品出來吧,嘴饞囉……」
  「好,我去採幾樣香草回來搭配吧。」蕼葉笑道,就想起身出發前往摘採料理甜品用的香草,忽然感覺雙腿慣性的傳來無力感,令她方站起便又重重的跪了下去。
  她疼得表情有些扭曲。唉,老毛病又犯了,雖然成精能夠半化人形之後,幼年時期的腳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但雙腿依然偶爾會有無力與發軟的情況,也經常因為肢體不協調而絆倒自己……雖然她已經習慣了,可這種有事沒事就要跪一下大地的痛楚,還是令她有些受不住。

  男子用一種頗是古怪的表情看著她,然後站起身,將雙腿疲軟無力的她輕而易舉地抱了起來,放到涼亭一側較高的平台上,粗糙的掌心按在她毛茸茸的狐狸腿兒上,施展魔力好協助她舒緩腳步的不適。
  蕼葉一臉窘迫與自責,雖然不是第一次給男子這樣對待,但還是很抱歉自己總是給他添麻煩。每到這個時刻,她總會想:「如果當時自己沒有被天靈四葉託孤給叔的話,興許和天靈四葉一起離開這個世界,或許會好一點吧……?」
  哪怕臉上總是掛著笑容,但她內心栽滿了許多名為恐慌的種子,在知道自己的不正常與缺陷以後,發芽生根。
  男子突然問道:「……蕼葉,妳會想要像正常精怪一樣跑跳走動嗎?會不會覺得這樣時好時壞的身體帶給妳很多困擾?」
  蕼葉沉默了許久,勉強擠出一抹微笑道:「能活著就很好了吧?我是不覺得困擾,但不想給叔造成困擾啊……抱歉,總是讓叔擔心,叔一定覺得我很棘手吧。」
  男子看了一眼她低垂的狐耳,知道她正在強顏歡笑。
  「總會有辦法的……」他沒有正面回答她的反問。哪怕她的殘疾是因父母用錯方式吞服天靈四葉的花朵而導致,但這個世間沒有解決不了的麻煩,只是找不找得到答案而已。
  蕼葉面露燦爛笑容,很快就將那份消沉的心情藏了起來。
  「叔,沒事的,我就是這個樣子,總有一天能找到屬於我的生活方式。」不想讓男子擔心,蕼葉鼓勵自己振作起來,將那份沉重埋進心底。
  男子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站起身,抬手蓋在她的腦袋上,安慰似的揉亂了她的異色髮絲。
  「妳可以更依賴我一些的。」男子如是說道,語氣依然淡然。
  沒聽出男子語中隱藏的意思,蕼葉搖頭,張口便是認真地拒絕:「不行,不能一直依賴叔,我得學習好好打理自己,不讓叔擔心才行。」因為,她總有一天得長大,得離開叔……就像那些人類孩子在長大以後要離開父母一樣,不,就連精怪仙妖也是如此。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就算叔收養了她,但他們彼此總還是會有分離的一日……
  「隨妳。」男子忽然拂袖離開,留下一臉茫然的蕼葉。
  「欸、叔生氣了?我說錯什麼話了嗎?」蕼葉神情侷促,不解男子語氣為何突然變得極其冷淡。
  「叔的脾氣還真的是風雲莫測啊。」蕼葉看著男子離開的背影,注意到男子的犬尾正豎了起來,無言的表示「老子現在心情很差,別來惹我」的意思,讓她滿心困惑與無奈。
  「如果能知道叔在想什麼就好了……」蕼葉晃了晃腦袋,踢一踢腿兒,確定腳已經恢復了力氣知覺,才小心地從涼亭平台上爬了下來。
  在腳接觸地面時,她還差點被自個絆倒,所幸她眼明手快的扳住平台,才沒摔得狐啃泥。
  「嗯,順便繞去看看蘭蘭草的情況好了。」用著略顯緩慢的速度,蕼葉回到草廬屬於自己的房間裡頭,找到了她的草藥包,前往居處不遠處青紅雙池的一處摘採香草順便看望一株就要熟成的靈草狀態。

  草蘆裡頭,男子透過微敞的窗戶縫隙,眼神複雜的目送蕼葉離開,並因為她時不時就差點摔跤或撞到一旁的樹木而劍眉緊鎖。
  「我他媽的一定是腦子被打壞了,在意一隻嫩小狐幹什麼,對自己一手養大的幼仔這麼在意,我是真把自己定位在『父親』的腳色上了嗎?我腦袋一定是抽風了……」他面色煩躁,壓下就想跟上蕼葉,拉著她的手,好領著她一路平順前進的念頭,兀自在房裡生著悶氣。
  「多依賴我一些不行嗎?只要妳肯開口,我不介意多給妳一些協助的。」
  可那隻傻小狐,卻怎樣也不願開口要求什麼啊……
  擁有一片私人靈藥園單純只是無意之舉,但後來這個消息不知怎的傳了出去,使那些認識或不認識他的仙與妖,有的總是拼命的跟他要求什麼,或者是希冀與他交易、交換,然後他都是看自個心情決定幫或不幫、給或不給、賣或不賣,想要強搶就是給他狠揍一頓──以往都是別人向他開口,但為什麼遇上一個從來不跟他要求什麼的小狐,卻讓他倍感憋屈呢?
  那孩子很容易滿足,可也因為如此,讓他給了又覺得給得不夠好,不給自己又感覺內心糾結。他想對她好,卻又顧慮對她太好,會養成那孩子過度依賴的習慣;若是不好呢,良知又會感覺愧對天靈四葉那極具生命精華的本源露珠──他可是用那滴露珠,為自己之後即將迎來的天劫,換了不少協助自己度過的精良法寶跟丹藥呢。
  如果蕼葉願意向他主動開口討要什麼,只要她的要求不要太過誇張,他也不會為這種無聊事煩惱許久了。
  「所以我討厭照顧孩子,尤其是太過懂事、容易滿足的孩子。」
  男子一臉頭疼,內心苦惱不已。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角色卡

Eudora尤朵拉

Author:Eudora尤朵拉
不知道該如何和他人相處,脾氣不太好,容易受到驚嚇、怕鬼,不會抓老鼠,喜歡追毛球或毛團類的東西,面對陌生人會保持戒備與觀望狀態,突然被接近會炸毛生氣,因為被當狗養大所以在某種程度很黏人。
目前正計畫逃離某個混蛋並進入萬象辰學院學習,靠自己的能力賺到第一桶金與養活自己。

中之內心話
企劃紀錄BLOG。
純為自娛爽文/自創角的閃光文。
中之怕生~請溫水煮青蛙:3
→企劃噗浪
企劃內容
企劃分隔夾
翻翻找找
竊竊低語
傳送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