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言書簡之三:道聽狐說

  天汰城,元曦國中靠近定寒山脈西側北帝嶺的一座都城。
  此地礦產豐饒,也與山脈林地比臨,是為元曦國之中主要的礦產與動植物出產地,天汰城雖不是主城,但其熱鬧程度不落其後。
  由於元曦國民族文化與東黎國相近,人民裝扮也因為氣候溫和,生活安居樂業,所以多以工作方便與樸素中庸的色澤與打扮為主。
  就在人群熱絡叫喚買賣的天汰城中,黑髮犬耳的男子毫無顧忌的牽著一名異髮狐耳的女孩行走於人群之中,奇異的是,人群就像沒有見到他們一樣,任憑兩人穿行而過。
  仔細一看,犬耳男子與狐耳女孩身前閃動著隱隱流光──男子在兩人身上施展了高超的隱身術法以及其他輔助法術,普通人類根本看不見他們,就連快要撞上他們時也會下意識的因為男子術法的關係,而不自覺地迴避開來。

  這已經不是蕼葉第一次跟叔走上人類城鎮的街道了。

  每一次上街都是種新鮮的體驗,尤其天汰城與她幼年居住、那幾乎整年雪白的雪淬嶺不同,這裡四季分明,而此時正值春季,城中住宅裡頭栽滿的樹木綻放嬌豔的鮮花,為此地更添一筆繽紛。
  蕼葉好奇的四處張望,卻是小心翼翼地緊握著男子的厚實掌心,就怕自己因為看到有趣事物而一個分神,就這樣迷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她雖然對人類多采多姿的生活感到有趣,但也跟在男子身旁看了不少人性的善惡兩面,這使得她不敢隨意接近人類,只敢在一個安全距離以內觀察那些與自己不同的物種。

  男子站在她的左側,無言的守護蕼葉視力不佳的左眼與反應較慢的左側。然而單純的蕼葉不懂男子總是習慣站在她左方的理由,此時正睜著藍黑異瞳四處觀看,直到靈敏的鼻子嗅聞到某種香甜的味道……
  蕼葉嗅了嗅,在注意到那甜滋滋的味道從何傳來以後,忽然緋紅了臉兒,糾結了一會後,靦腆害羞的扯了扯男子的衣角。
  「叔……我想吃那個。」她小聲的說,同時指了指不遠處的人類小攤,小販正在將熱騰騰的紅糖醬汁淋上甜果,一旁有許多人類孩子正望眼欲穿的等著小販完成那好吃又美味的糖葫蘆。
  男子心中輕嘆,卻是什麼也不說的帶著蕼葉繞到那處,他隨手拿取一串糖葫蘆塞進蕼葉手裡,同時扔了一枚錢幣放到糖葫蘆消失的所在。
  小販只是一個閃神,自己的一串糖葫蘆就忽然變成了一枚錢幣,讓他滿是不解。
  「謝謝叔。」蕼葉顯得格外開心。她雖然因為自己受人照顧而不敢和叔多要求什麼,可就是特別喜歡這種小孩喜歡的零嘴兒,每次看到總會想要嚐上一口。這也是她極少數會主動向男子開口討要的事物之一。
  男子看著蕼葉心滿意足的模樣,劍眉微鎖,有些埋怨這妮子為什麼總是要這些沒什麼價值的小東西,她明明可以再要求好一點點的東西的,就是不用太越界才好。雖說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所謂的「越界」到哪種程度,但就是……希望她多要一些。

  一犬一狐最後來到天汰城中的一座學堂裡頭。
  此處由於不是天汰城中最大最有名的學堂,所以學員較為稀少。男子淡漠的掃了學堂一眼,帶著蕼葉來到學堂內一個隱蔽的角落,並在這個小小的角落裡頭施展了一個擁有隱蔽與保護作用術法,並暗中挪了張桌椅放置於該處,讓蕼葉成了學堂中一個坐在角落卻不為人發現的異樣學生。
  「好了,此次我會外出三日,我施放的隱身術跟防禦術法可以維持五天,這些天妳就乖乖待在學堂裡學習,時候到了我會接妳回去。糧食飲水那些都準備齊備了吧?」男子看了一眼蕼葉背在身側、裡頭因為塞滿東西而鼓脹的背包,語氣淡然的詢問道。只是他像是想到什麼,又塞了幾枚人類錢幣到她手中,交代道:「有什麼想吃或缺少的就去買,別像上次忘記付帳了。人類也是要生活的。」
  蕼葉接過錢幣,乖巧的點了點頭,「都準備好了。」她的表情有些尷尬,低聲囁嚅道:「這次我會記得付錢的……」由於不常與其他精怪往來,更是少有與人類接觸的機會,她往往會忘了一些買賣交易的基本規矩。
  「嗯,有什麼事情用式神召喚我,我會即刻趕回來。」男子將一只錦囊交給了蕼葉,卻沒有馬上離開,而是站在桌前看著蕼葉將背包裡頭的紙筆拿出……

  蕼葉揚頭,困惑的看著沒離開意思的男子。
  「叔,怎麼了嗎?」
  男子不悅地抿起唇,「妳是不是還有什麼話沒對我說的?」
  蕼葉微微一愣,腦袋左晃右搖了一會,狐耳抽抽。
  唔,她還有什麼沒說的嗎?
  蕼葉開始如數家珍的交代起一些生活日常的事情來:「蘭蘭草已經收成了,我將它裝在玉盒裡放在叔的桌上;火爐也收妥了;甘露水也都預先備齊了;果汁那些也都放在廚房裡的冰法陣裡頭了,叔想喝可以自己拿……」
  「咳,我想聽的不是這些。」男子垮下一張臉,面色鐵青。
  蕼葉的細細柳眉打了個結,卻是一臉茫然。
  既然不是這些,那、那她還有什麼沒交代的嗎?
  「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左思右想,她認真回了這麼一句。
  「嗯。」
  男子還是沒聽到他想聽的。
  「……叔,你出門小心哦。」
  「嗯。」
  男子的臉色越來越陰沉。
  蕼葉真的想不到還有什麼話沒說了,直到有一對母子來到學堂,小孩在告別母親以後,衝著母親離開的背影喊了一句話,她才恍然大悟。
  「叔,我會想你的!等你來接我哦。」蕼葉燦然一笑。
  「嗯,乖乖等我來接,別亂跑。」男子這才笑了,手負身後,滿意的搖著尾巴離開。

  蕼葉看著男子消失在人群中的背影,內心覺得有些好笑,也有些溫暖。
  「不過,叔要出門三天啊……可別又是去打架才好。」明明是隻仙犬,怎麼總愛動拳頭呢?人家說神仙清心寡慾,但叔怎樣也不清心寡慾啊。
  偶爾叔出門,就會像現在一樣將她帶到人類的學堂裡頭待個幾天,學習兼「寄放」,若不是他在離開她時總會在她身上設置一些隱身與保護的術法,而這些術法也確實保護了她好幾次,她才膽敢這樣獨自一人身處陌生的環境,窩在角落安心學習呢。
  看著人類群聚一堂上課,蕼葉忍不住猜想:精怪仙妖是否也有專屬的學堂呢?一想到各式各樣的精怪聚集在一塊上課,總覺得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

  「天醉閣」是一處唯有極少數的仙與妖才知曉的特殊樓閣。此處隱藏於定寒山脈與朱巒山交會的極高所在,是一位成神的仙人以大法力建造的私人酒閣,僅有少數的上品仙妖才得以受邀進入此地。
  男子在回到居處將放置於幾個玉盒中的靈株帶上,使用天醉閣出產的傳送符,眨眼間便出現在雲霧瀰漫的天醉閣之前。
  神秘清幽的天醉閣門扉緊閉,亦無人守候,卻在男子出現瞬間,緩慢敞開了大門。
  與外頭的清淨不同,天醉閣裡頭卻是熱鬧的很。
  雲製的平台以梯狀向上延伸,上頭已然坐滿了不少來自各方的仙與妖。
  其中有不少仙妖見男子到來,便熱絡的上前招呼。
  「唷,祇墨,這次你的靈藥園又有什麼好貨成熟了嗎?」
  人人都知道男子的私家靈藥園專產上品靈株,這些靈株不僅僅能夠拿來製作丹藥,甚至也能拿來和一些能夠煉製法寶的人類門派交換法寶,所以男子的行蹤與每一次帶出的靈株總是格外引人注目。
  名喚「祇墨」的黑犬男子絲毫不理會招呼自己的人,一路上行,直到踏進內閣,身後的紛亂才化作一片寂靜。
  「呵呵,這一次又想來換什麼了嗎?我記得你為天劫準備的東西已經很齊備了,莫非還有什麼缺少的物件嗎?」一名老邁的仙人緩慢地走了上來,混濁的目光掃了一眼男子拿出的幾個玉盒,面帶笑意。
  「哦?品階不錯的靈株,不過和你之前帶來的那滴天靈玉露比起來有點差距。」
  「我沒有要換渡天劫的法寶,我只是想要買一些與天靈四葉相關的靈藥。」男子淡淡開口,將玉盒隨手拋給了老者。
  老者一個揮袖,卻是沒有收下玉盒。
  「天靈四葉的相關靈藥啊……是為了你撿到的那隻雜毛小狐嗎?」
  男子的眼神因為「雜毛」一詞變得極其冰冷。
  老者這才呵呵一笑,「只是開個玩笑,別生氣。我知道你想要取得與天靈四葉相關的靈藥,好治療你家小狐因為父母用錯方式吞服天靈四葉花而造成的天生殘疾,不過天靈四葉在這一界實屬罕見,你為何不考慮收你的小狐為徒,指導她入仙籍修仙,使她能夠早早完成化人蛻變,趁著那時改變體質與治癒殘疾呢?」
  「……我不想收徒。」男子蹙眉,一臉不耐的收回玉盒。「既然沒有那就算了。」
  老者趕緊追了上來,「欸欸,等等等等……我想要你的那株蘭蘭草,作為交換,我告訴你一個情報可好?」
  「那得先看你的情報有沒有價值。」男子停下離開的腳步,一臉霸道的望著眼前的老仙。
  「欸,哪有先聽情報再決定要不要付錢的……」老仙嘟囔了兩聲,但一想到眼前黑犬男子的「種種惡行」,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只好責怪自己話說得太快,給這極道惡犬抓住了把柄。

  「總之,就是最近神魔降欶召,指派上品二階以上仙妖廣設庠序,招收子弟指點修行之道……」
  男子挑眉,「哦?我怎麼不知道神魔界有這個命令下來?」
  老仙看了男子一眼,白眉顫了顫,低語道:「大概是不想打擾即將要度劫的你吧……而且傳給你,你一定也不把這當一回事。」
  「哼,繼續說下去。」男子撇了撇嘴角,一臉不以為意。
  「所以呢,便有兩位上品二階的仙狐和妖狐湊在一塊,準備辦一個專門指導狐精修練的『狐來庠序』,只招收年紀在10~500歲的狐精,想說若你不想收徒,那麼可以送你家小狐去授業。那兩位上品仙、妖狐我想你應該也聽過他們的名字,雲紀和筵華…… 說老實話我也不曉得這兩個死對頭為什麼會湊在一塊,不過課程規劃跟一些相關項目都已經公布出來了,你有興趣可以去外閣找其他狐妖狐仙打聽一下消息。」
  「喔。」男子聽完,轉身就走。
  老仙再度追了上來,一臉哀怨的長喊道:「欸欸,你既然聽了情報,就不能不付帳啊──」
  男子往後拋了個玉盒出去。
  「這才對嘛。呵呵,正好有份丹藥會用到蘭蘭草。」收下玉盒,老仙這才心滿意足的目送他離開,不再繼續糾纏。
  
  男子離開內閣,再次回到吵鬧熱絡的外閣,很快就找了幾名曾和他往來過的狐仙談話。
  提到「狐來庠序」,幾名狐仙大多抱持著觀察與有趣的態度向男子解釋裡頭的內容與目前傳出的消息;由於「狐來庠序」裡頭也有狐妖進行入妖籍的教學,所以也有一些知曉詳情的狐妖湊近跟著加入討論。
  聽著旁人你一言、我一語的交談,男子概略對那「狐來庠序」的情況有了個底子。
  只是,由於仙妖自古壁壘分明,兩派狐仙狐妖不久後的發言逐漸轉變成討論「狐來庠序」的兩位創辦狐「雲紀」和「筵華」,到底誰教出來的學生比較好、據說這梯次只招收五百名小狐,就是不知這五百名小狐畢業後,入仙成妖的比例會是如何。
  「雲紀乃仙人之徒,相信一定最後入仙的小狐較多!」
  「筵華乃是來自狐妖大族,有家族傳承的她一定能夠教導出較多成妖的小狐!」
  「是仙狐較多!」
  「胡說,狐妖的數量一定會勝出的!」

  男子在得知自己要的答案以後,絲毫不想參與狐仙與狐妖之間的爭論,頭也不回的走下台階,來到較靜謐的一處平台,向來往各平台上兜售仙酒靈果的小二精怪簡單要了幾杯仙酒,默默開始整理自己得到的消息。

  良久後,他睜開眼,神情有些複雜。
  「『狐來庠序』嗎……?」
  蕼葉自從出生不久就給他撿著一手帶大,那孩子極少有與其他精怪相處的經驗,最多就是被他施展隱身術法扔到人類學堂上課而已,但也不會和人類互動。不曉得若是將她送到「狐來庠序」去學習,她會不會害怕?還是會嚮往和其他同族精怪互動與一塊學習的環境?
  她會想念同族嗎?會不會覺得跟自己這位不同物種的犬仙相處很不習慣?
  心裡有很多困惑,也不理解自己為什麼會格外在意那隻異色小狐。
  是她懂事得太過讓人心憐?還是自己這段時日真的太無聊,只好像個單親老爸一樣,將專注都放在女兒身上?……唔,他討厭將自己和蕼葉帶入父女關係之中,雖說他真的活了頗長時間了,但一想到那小狐喊自己一聲「爹」,實在是令他有些毛骨悚然。
  還是喊「叔」聽得比較習慣。
  只是……蕼葉會想去上學嗎?她的異色毛髮會不會害她被排斥欺負?她的聽力不太好,上課得坐在比較靠前的位置才行;左側的視力較差,會不會有人和他一樣刻意從左側驚嚇她?她會不會走著走著忽然撲街摔跤,讓人笑話?
  男子陷入沉思,滿心牽掛。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角色卡

Eudora尤朵拉

Author:Eudora尤朵拉
不知道該如何和他人相處,脾氣不太好,容易受到驚嚇、怕鬼,不會抓老鼠,喜歡追毛球或毛團類的東西,面對陌生人會保持戒備與觀望狀態,突然被接近會炸毛生氣,因為被當狗養大所以在某種程度很黏人。
目前正計畫逃離某個混蛋並進入萬象辰學院學習,靠自己的能力賺到第一桶金與養活自己。

中之內心話
企劃紀錄BLOG。
純為自娛爽文/自創角的閃光文。
中之怕生~請溫水煮青蛙:3
→企劃噗浪
企劃內容
企劃分隔夾
翻翻找找
竊竊低語
傳送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