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言書簡之四:約定

  「喂,我說你啊,也太關切你撿到的那隻異色小狐了吧?」一位面容粗獷,不知何時坐到犬耳男子面前的熊仙,正豪邁的大口飲著酒,邊對面色陰沉的犬耳男子如是說道。
  「奇怪欸,既然這麼關心,那要馬就認作乾女兒,再不然就收成徒兒嘛,在那糾結來糾結去幹嘛?反正長大都是要嫁給別人的娃……」

  「碰」的一聲,黑犬男子握拳重重捶在桌面上,臉色鐵青,目光冷沉的瞪著熊仙。熊仙的發言就像觸動了某個關鍵詞一樣,使他頓時心生惱火了起來,同時內心警鐘大響。
  「你今天是來討揍的?」他冷冷的警告出聲。
  熊仙尷尬一笑,「哪是,我就是來關心你嘛……」
  「多此一舉。」男子拂袖而去。
  熊仙無奈的摸摸鼻子繼續飲酒,直到擔當小二的精怪走上來收費,他才驚覺黑犬男子沒付帳就走了!
  「該死、祇墨你又坑我!」
  走遠的黑犬男子冷笑出聲:「哼,坑得就是你這頭笨熊……」他隨即陰暗了臉色,覺得自己有必要好生釐清一下自己這樣過度在意的心情是怎麼一回事。

  □

  蕼葉雖然不長來人類學堂學習,但好歹也有過幾次在外頭過夜的經驗。
  她不懂術法,叔也不願多教,所以當一日課程結束,她便待在空無一人的學堂裡默默吃著自己製作的乾糧;有生理需求就去學堂的廁所解決;覺得身子髒了就變成獸型,反正有叔的隱身術加持,沒人看見她,她便自由地在學堂裡的水池清洗自己的毛皮;晚上就以獸型的模樣窩在衣服堆裡頭取暖睡覺,然後在天色方亮時,在衣服堆裡頭變回人型,利用衣服的遮掩將服裝穿戴齊全。

  日子平靜又普通,但她很是喜歡,儘管有些懷念溫暖的床鋪,可能夠充實知識還是令她感覺愉快。這些天她又學會了不少知識,叔總會特別挑選人類學堂講述一些神淵大陸地理與歷史的課程時段將她送來,讓她長了不少見識。
  她生長至今也僅僅十三個年頭之多,對這個世界的了解還停留在那片冰冷空白的北肅國以及叔隱藏於定寒山脈上的居處、和風光明媚的元曦國而已,沒想到這個世界很多不同的國家,真是有趣。聽說每一個地方都會生長著獨特的植物樹木,讓她有種衝動想要遊歷各國,收集、發現與植栽各式各樣作物。
  只是,這三天沒有叔在耳旁嘮叨,跌倒沒人會將她抱起,獨自一個人用餐的感覺,總是覺得有些……寂寞……
  習慣和他相處,短短幾日不見便令她很想趕緊回去叔身旁。

  三日不長也不短,很快地,就在第三日傍晚時分,學童們向講師告別,蕼葉也默默地開始收拾行李,滿面期盼的坐在位子上,等待男子將她接回家。
  「叔,想你了……」想到那位一向性情難以捉摸的男子在離別前,居然一直想聽的竟然是她的一句「會想他」,蕼葉便甜甜的彎起嘴角,笑得很是開懷。
  很難想像叔會有這一面呢,真好玩。

  只是左等右等,月亮已是高掛蒼穹,男子卻一反常態的遲到了。
  直到深夜,蕼葉不知何時趴在書桌上睡著了,身穿紅袍的男子才從昏暗的街道另一頭緩步走來,神情嚴肅。
  他如幽靈般的越過緊閉的學堂門扉,無聲的來到熟睡的蕼葉面前,表情有些複雜。
  抬手摸了摸蕼葉同樣染上異色的狐耳,蕼葉這才抖了抖狐耳,迷迷糊糊的醒來。
  「唔……叔你遲到了。」蕼葉打了個哈欠,她一直等到深夜,最後才堅持不住被周公召喚去。哪怕男子到來,她的思緒還是有些模糊,卻是下意識的伸手糾住了眼前鮮豔的紅袍。
  熟悉的味道讓她知道是那個令她安心的存在,所以她絲毫沒有抗拒,偎了過去,任憑那人將自己攬進懷裡,抱起。對方溫暖的體溫讓她舒服的嘟囔了聲,在男子懷中挪了個安穩的姿勢,沉沉睡去。
  「一點危機感都沒有。」男子扯了扯嘴角,小聲的低語道。雖然蕼葉對他的信賴讓他很是受用,另一方面卻也讓他覺得有些不爽。
  隨手背起蕼葉的背包,男子施展傳送法陣,直接將兩人傳回了他們位於定寒山脈某處隱蔽山谷中的熟悉住處。
  他雖然成仙多年,但一向不喜歡照顧自己的生活起居,所以寢室大多隨意設置,可相較於他自己隨性的寢居,蕼葉的小房間裡頭卻被她一雙巧手布置得溫馨舒適。
  自蕼葉成長到某個階段以後,他便不再踏入屬於「女孩」的房間,這次久久抱著熟睡的蕼葉回房,望著她的房間忽然有種想要賴在這不走的感覺。
  舒服的地方人人愛,他自然也不例外;只是畢竟自己是成年男性,雖然喜歡這種舒適的環境,他最後還是將蕼葉送回床上,替她解開單邊馬尾的髮綁,為她順好髮絲、拉上錦被,又摸了摸她的狐狸耳朵,看著睡得胡裡胡塗的小狐狸,嘴角不由得染上笑意。
  駐留了一會,他才轉身離開。
  這晚,他獨站在屋外景色最好的所在,手負身後,竟是沉思了一夜──

  隔日,蕼葉在甦醒時發現自己已然回到熟悉的所在,心情登時開懷了起來。坐在梳妝台前稍作打理了一番,將頭髮集中在右腦側邊綁了個單馬尾,這才準備展開一天的行程。
  然後依照慣例的,她就想去看望一下叔委託給自己照護的靈株們。
  她才剛走出房門,便立即被男子喊住。
  「蕼葉,來一下。」男子坐於附近的涼亭之中,手持什麼正在閱讀著。見蕼葉起床,他招呼她過來,看著她,突然問道:「妳會想妳爹娘嗎?」
  蕼葉愕然,沒想到男子居然會提起這件事。雖說她早在被男子收養後不久,在他的指導下得以半化人形時,便有要求過他帶自己去見見自己的銀狐父母。
  那時,那對銀狐在見到半人化的她時,起先還有些疑惑,但還是透過她異樣的髮色與眼眸眼色認出了她──卻沒有上前親近,而是沉默的打量了她一會,隨後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她永遠記得那時內心有多麼難受。

  因為早在她被拋棄那時,她和她的親生父母就注定踏上兩條截然不同的命運道路……還記得那天,她才算真正接受了自己已經無法回歸族群的殘酷現實,也接受了男子的照顧與養育、教導。
  如今時隔多年,她已經許久沒有回去雪淬嶺看望父母了。而且那麼多年了,在那個貧瘠又充滿危險的冰天雪地裡頭,尋常野狐是否能活那麼久,還是個未知數。
  不想去面對那個可能性,所以她寧願不見。
  男子看著蕼葉低垂的狐耳,知道她因為他提及她的父母而不開心了。輕輕一探,他放下手中的竹簡,朝著蕼葉張開手,說了句:「過來。」
  蕼葉一臉憂傷的走向男子,溫馴且熟練地靠上男子的胸膛,就想往常一樣,想要窩在他身旁尋求一絲安慰。
  男子將她攬進懷裡,讓她得以坐在自己腿上與自己貼在一塊。
  掌心輕輕拍著蕼葉的後背,似是安慰。
  「叔為什麼忽然提起這個?」蕼葉悶悶不樂的問道。
  「……」男子沒有回答。他總不能說,在他想將她送去「狐來庠序」後,自己會較長離開遠行,恐怕無法經常與她見面,所以就想帶她再去看父母一眼吧?如果她知道他的目的,這總愛跟在他身邊的小妮子一定會驚慌得六神無主的。
  她除去被他有事需要外出或送到學堂以外,幾乎和他形影不離。哪怕她事後表現的不明顯,但行為舉止間還是無言地表現出「想要跟他待在一塊」的單純心思。
  若是往常,他衝著她張開手,她可不會這麼乖巧溫馴的湊近自個懷裡呢。之所以會這麼安份,全是因為先前三天的分離所致。待回來的時間一長,她又會恢復本來的恬淡安穩,沒那個機會給他摟摟抱抱了。
  這一次他為了迎接即將到來的天劫,為了提高自己通過天劫的機會,所以他有很多需要準備跟布置的事情,就怕沒有多少時間能照顧她了……
  「叔?」蕼葉困惑的仰頭看著他,等待他的答案。
  「沒什麼,就是在想妳和父母分離那麼久,怕妳思念他們而已。」男子敷衍回應。
  「噢……」蕼葉一臉狐疑,但知道男子既然不想回答,那怎樣她也無法聽見答案,乾脆就不再追問此事,反倒是問起了另外一件事。「叔,你昨天好晚才來,我還以為你和別人打架打到忘記我了呢。」
  「……我這次沒有外出去打架。只是在等靈藥熟成和去個地方兜售而已。」男子一臉無奈,他不過就是外出揍了個幾次人,怎麼聽蕼葉一說,搞得好像他每次外出都是去打人一樣?他有那麼暴力嗎……嗯,好像有。
  「哦,難怪叔這次沒有往常回來時,那種讓我覺得很可怕的感覺,身上也沒有血氣。不過,叔還是沒說你遲到的原因欸……」
  「……」他總不好說是自己想某件事,想到等自己發現時已經月亮高掛天邊了吧?而那件事也不好讓蕼葉知道,麻煩了。
  見男子陷入沉默,蕼葉雖然因為他又有事不願告訴自己而有些難過,不過,至少他沒有忘記她。
  「算了,只要叔沒打架受傷,然後又有來接我就好。」蕼葉彎著小嘴,很快就滿足了,不奢求更多。有過被拋棄的經驗,這樣的她更珍惜和叔相處的機會,至少她知道叔是在乎自己的。
  男子靜靜拍著蕼葉的後背,知道自己又讓她觸景傷情了。
  「抱歉,我因為路上有事耽擱了,所以才會那麼晚才去接妳的。」他放緩語調,難得語出道歉。
  「沒關係。」蕼葉輕快的回應道。
  男子摸了摸她的腦袋,臉側靠在她的頭上,滿心感慨。
  活了那麼久,見過那麼多的仙妖精怪,沒一個和蕼葉一樣那麼惹他憐愛心疼的。也不是沒對異性心動過,也不是沒和異性往來過,但為什麼,卻是懷裡的這個輕盈又脆弱的小東西讓自己最為掛心呢?
  ……這樣的心情有點病態啊。
  或許是該下定決心的時候了。
  仙路漫漫,他怕自己沒機會度過那攸關生死的大劫,但至少,她還有機會可以離自己更近一些。

  這個世界的精怪必須經過一段時間的歷練才能成仙或成妖,唯有如此才能打破天地為生靈設下的壽命限制,擁有更多的時間繼續修行。
  仙妖各有下中上三品,每個品階又分三個等級;而若要提升品階,得經過「天劫」這樣危險的天地考驗才行。可渡劫卻有極高的可能身死於那可怕的天劫之中,修行這條路永遠不會平順,度過了一次天劫,下一次又要提升品階又得再遭遇一次天劫;而仙妖之上更有神魔之籍,上品三階的仙妖得度過更強的天劫才有機會進入神魔界,化神成魔……
  雖然將蕼葉引上這條路,也意味著她未來得遭遇不少難題與危險,但至少、至少這樣他們能更「近」一些……

  懷抱著某種沉痛的心思,男子一手抱著蕼葉,一手將先前隨手放置一旁的竹簡重新拿起,遞給了她。
  「叔,這什麼?……『狐來庠序』?」看著竹簡的開頭,蕼葉微微一愣。
  「看下去。」男子一臉淡然,表情是蕼葉不懂的陌生。
  懷抱著疑問,蕼葉乖巧地繼續閱讀竹簡上的內容。
  男子邊摟著蕼葉,目光邊看著遠處,不發一語。
  直到蕼葉收起竹簡,他才淡然說道:「我有意把妳送去『狐來庠序』就讀。」
  「……為什麼?那好遠呢,在東黎國那,叔每天都要送我上下學很麻煩呢。雖然叔能傳送,但每天這樣不太妥吧?」蕼葉下意識的拒絕,不想去面對那個全都是自己同族的環境。
  她知道自己的模樣特殊,天曉得那些同族會怎樣看待自己?是否會像她的野狐父母一樣,嫌棄她……
  而且,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別人互動,也會害怕自己的殘疾給自己與他人製造麻煩。
  「叔,我不想去。」蕼葉噘著嘴,拒絕了男子的提議。
  雖說自己會好奇精怪學堂會是什麼模樣,也猜想那一定很有趣,但當真的要去上學,心裡的恐慌便無止盡的蔓延。
  「妳不想成仙或成妖嗎?」男子淡然地問道,同時說:「成仙成妖時的蛻變能夠改變與使妳的體質進化,或許妳的殘疾也能得到痊癒。」
  「能痊癒嗎?」蕼葉的表情有了許些動搖。
  男子繼續說道:「而且,成仙成妖之後壽限也會延長。」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希望能夠打動她。
  然而,蕼葉想得卻是別件事:「叔,成仙成妖的話,我的殘疾真的能好嗎?」一想到自己可以恢復健全健康的狀態,就無須叔擔心牽掛了。她想就這樣答應,可為什麼,總覺得有些不安呢?
  「應該能……雖然妳的殘疾是因為天靈四葉花所致,但或許入仙或妖籍能夠將完善妳缺失的那些能力。妳就去吧,別害怕自己的異色毛髮會被人嘲笑排斥,這世界混色精怪多得是,當然也是有些惡劣過份的精怪存在,不過也是有許多溫柔善良、爽朗豪放的精怪存在,多去看看這個世界……妳會發現,這個世界其實很有趣。妳不是想要遊歷各國嗎?這樣妳就有足夠的時間可以去旅行,也有能力保護自己了。」
  男子淡然發言,不知怎的,蕼葉卻覺得他的語氣有些惆悵,又帶了幾分說不明、道不清的期盼。
  莫名的,她忽然不想去了。
  「叔,我不想去。」蕼葉回道:「讓我待在這裡就好了,我替你打理靈藥園,偶爾你帶我去人類的學堂學習一些知識,我們一塊在這裡生活就好了。我不想去外面,不想認識別人……」也不想離開你。
  她年紀尚幼,不懂這番懵懂的心情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但就是不想去讀書上學,離開照顧她長大的叔。就算要去旅行,也想跟叔一起出發呀。
  男子沉默了會,才說:「若妳能成仙成妖,作為交換,我就告訴妳我的名字,如何?然後,我帶妳去旅行。我活的比妳還久,去過神淵大陸各地,當妳的嚮導再好不過。」
  蕼葉一愣,男子提出的這個條件,讓她再度動搖了心情。
  不是不想了解他,只是他從來不給自己了解的機會。
  如今他將那份機會放在眼前,她究竟該好好把握還是放棄選擇繼續待在他身邊才好?而且,能和叔一起旅行呢──
  想到這,蕼葉衝動地給出了答覆。
  「好!如果我成仙的話,叔你要告訴我你的名子哦,然後我們一起去旅行!」她燦爛的笑了,甚至還主動拋開竹簡,回抱住擁著自己的男子,身後的狐尾巴歡快地搖晃著。
  男子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這才笑了,抬手摸了摸她的腦袋。
  「過段時間『狐來庠序』就會開始招生了,到時看看情況,再決定上學的方式。好好學習,爭取早日成仙成妖。我,等妳……」
  他的時間不多了,希望能等到她成仙成妖的那日。
  要不然,被他拖延許久的天劫就要來了……不是成神,就是死,如此而已。
  之所以尋找天靈四葉,為得就是爭取能在那最後天劫中為未來拼上一回,沒想到生命意外地多了一份牽掛,讓他放不了也捨不下啊……
  「叔,我覺得有些怪怪的,感覺,你好像要去什麼很遠的地方一樣?」作出決定之後,蕼葉依然無法解釋內心裡頭的那份心慌從何而來。她有些不安的將自己的心情說出口,偏著頭,困惑的望著男子。
  「呵,是妳多想了。」男子心頭一顫,小心的壓下對蕼葉這般直覺問話的震驚感受。他轉移話題:「初次上學總會如此,妳第一次被我扔去人類學堂不也跟我冷戰了好幾天嗎?這一次要去全是狐精的學堂,我想妳一定是因為沒跟其他同族互動過而多慮了。現在我預先告知妳,讓妳有個心理準備,妳就別想太多了。其實,妳很好,只是妳不認為而已。別擔心妳的異色毛髮,我覺得妳的顏色很特別、其實看久了還挺好看的。」
  男子捧起蕼葉的臉龐,難得溫和地注視著她,「我有說過妳的眼睛像是晴空與黑夜嗎?這對藍黑異瞳很美……別害怕與人對上眼,這是妳專屬的獨特。」
  蕼葉微微泛紅臉頰,第一次聽見叔這樣讚美自己的毛色與眼睛,讓她覺得很是羞澀開心。毛色和眼睛是她最自卑的地方,但叔卻說漂亮呢……
  「所以好好學習吧,如果妳想知道我的名字並和我一塊去旅行的話。」男子擁著她,感受懷間小小身軀身上傳來的淡淡草香,心裡因自己的決定而微微泛疼著。
  蕼葉依戀的嗅聞著男子身上的氣息,那令她感覺安心。
  「叔,我會加油的。」
  「嗯。」男子只是笑著,黑眸中有種蕼葉看不懂的深邃。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角色卡

Eudora尤朵拉

Author:Eudora尤朵拉
不知道該如何和他人相處,脾氣不太好,容易受到驚嚇、怕鬼,不會抓老鼠,喜歡追毛球或毛團類的東西,面對陌生人會保持戒備與觀望狀態,突然被接近會炸毛生氣,因為被當狗養大所以在某種程度很黏人。
目前正計畫逃離某個混蛋並進入萬象辰學院學習,靠自己的能力賺到第一桶金與養活自己。

中之內心話
企劃紀錄BLOG。
純為自娛爽文/自創角的閃光文。
中之怕生~請溫水煮青蛙:3
→企劃噗浪
企劃內容
企劃分隔夾
翻翻找找
竊竊低語
傳送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