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小狐日記之三

  叔說要帶我去報名狐來庠序,啊、好緊張啊!
  聽說有很多還未成仙成妖的狐精會去呢,不曉得會遇到什麼樣的狐精呢?
  ......老實說有點擔心自己異樣的毛色會被別人嫌棄...我知道自己的顏色很奇怪,那些在叔領地外頭的鳥精或其他精怪常常這樣笑我。
  似乎是看出我的慌張,叔白了我一眼,然後說:「混色的狐精多的是,妳少在那自己嚇自己。」
  叔雖然這樣說,但還是摸了摸我的頭呢。忽然有點放心了。
  不過,當我準備好報名的資料後,卻有些茫然。......我好像沒有問過叔我們該怎麼去報名呢?狐來庠序的學堂在哪啊?

  我將這個問題問出口,叔一臉無奈。
  「我就知道妳上次沒有將我給妳的資料看齊全,狐來庠序在距離我們所在的元曦國往南一點的東黎國東部。嗯,是有段距離,不過我有買到附近赤砂嶺的傳送符,我們傳過去之後我再帶妳飛一段距離就到了。」
  叔邊這樣說,忽然又像是想到了什麼,在自己的儲物空間掏出了不少傳送符出來。雖然我不是第一次看見傳送符,但還是覺得這玩意兒真有趣,真希望哪天自己也能製作傳送符,這樣來往兩地就方便多了。
  「差點忘了我還有張『常幽森林』的傳送符了呢,太久沒去那搜刮靈株,都快忘了那裏了呢。」叔一臉開懷,然後和我解釋「常幽森林」是什麼地方。
  「常幽深林」位於赤砂嶺較南處的巍岩峰上,是個草木繁盛、古木參天的靜幽之地,故稱常幽森林。不過由於巍岩峰本是地形陡峭之地,所以人煙罕至,但也因此使得草藥林木格外茂盛。

  叔表示自己以前很常去常幽森林探索深處,偶爾會發現荒山野嶺中的罕見靈株,然後他就會跟靈株溝通,將之帶回自己的藥園裡頭。
  這是我第一次聽叔說明自己藥園裡的靈株何來的理由呢。
  「妳一臉驚訝的表情是什麼意思?該不會以為我是用什麼綁架或強迫手段俘虜那些靈株吧?」
  「不是說靈株旁通常會有守護獸或是被仙、妖看顧著的嗎?我以為叔之所以熱愛打架,是因為要搶奪靈株嘛...」我有些不好意思,難道我猜錯了嗎?

  叔重重掐了掐我的耳朵,唉,我又惹叔生氣了。
  「靈株為何稱作靈株,自然是因為靈株有『靈』,雖然還不到靈智全開的情況,不然早就化作滿山跑的草精四處搬家了。我的藥園擁有天地靈脈天生而成的陰陽泉眼,只要說出這點,基本沒有靈株不願意自己跟我回家的...當然,也有例外,例如當時庇護妳的那株天靈四葉,我也有遇過一些不捨居所與守護獸的靈株。但我可沒誰強迫過誰啊。」

  「哦、哦!」我扯了扯叔的衣角,揚起笑容就想討好他,「叔原來是好人、不,好犬!」
  「......」叔一臉無言,不過表情和緩多了。

  「好了,以後妳去狐來庠序的時候那兩隻狐仙妖應該會教妳如何製作和使用傳送陣,這一次就破例給妳玩玩傳送符,之後妳得自己學著用我留給妳的傳送符來往藥園和狐來學堂了。」
  叔將常幽森林的傳送符塞到我手上,然後開始跟我講解傳送符的使用方式...
  第一次使用傳送符的感覺好新鮮啊!以前都是叔帶著我使用傳送符飛來飛去,這還是第一次我親手使用傳送符呢!還好傳送符都是封有魔力,我只要使用特定手法就能驅動符咒--

  我和叔的腳邊忽然亮起光輝,然後視野一陣模糊,身體一陣輕鬆感,映入眼簾的畫面便換了個模樣,變成一處深幽寂靜且充滿高聳古木的林間!

  「叔,成功了!」本來持在手中的傳送符因為使用而自動燃解,但我還是難掩心中激動的扯著叔的衣袖搖啊晃的。
  「好了,這裡離狐來庠序比較近,我帶妳飛過去吧,別耽擱報名時間了,省得那五百名額會被人占光。」
  叔邊說,身形也在瞬間化作一頭一人高的巨大黑犬--我看得震驚,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叔的本來面目。

  我知道叔是犬仙,黑毛的犬仙,也猜想過他的原型是什麼模樣,但真正看到叔的獸型時還是忍不住被震撼了。
  和人形的樣貌不同,叔的犬型有種威風凜凜的感受呢!
  我好奇的摸了摸叔的身體,毛摸起來有點粗粗的,跟我的毛比起來沒有那麼柔順,可是又有種...說不出來的安心感?
  有些按耐不住衝動的抱了上去,啊,叔的味道真令人安心。

  「...蕼葉,摸夠了沒?我們該出發了。」叔似笑非笑的嗓音忽然響起,讓我有些依依不捨的爬上叔俯低的身子,抓著他的頸毛,叔便一個前衝,腳踏祥雲輕鬆地高飛而起。

  如果我成仙的話,是否也能夠使用術法這樣暢快地在天地間來去呢?那一定很棒吧...
  邊欣賞著雲層上的美景,不一會兒便抵達了我們此次的目的地--狐來庠序的學堂所在。

  叔沒有在學堂處降落,而是落到學堂外頭有點距離的地方將我放了下來。
  「好了,妳報完名再回來這找我。」

  「咦?叔不陪我嗎?」見叔沒有要跟我一起進入學堂的意思,我忍不住慌了手腳。
  「妳得練習自己一個人,別忘了以後我也不會陪妳去讀書。怎麼去人類學堂就不見妳這般慌張,去狐精學堂就這樣?那些好歹也是妳的同類呢。」
  ......就是因為是同類,才怕嘛。
  「快去,不然我就把妳丟在這過夜。」叔下達最後通牒,讓我只得滿心忐忑的踏著緩慢的腳步走向學堂...
  「叔壞死了。」我心裡滿是委屈。

  來往的狐精眾多,有許多狐精是大家族送來的小孩,也有許多隻身前來的角色。我小心的打量四周,有些意外地發現似乎不是只有我這麼一隻狐精擁有奇怪的顏色,其他狐精僅僅只是打量我一眼便沒有多瞧了,也沒說什麼。頂多就是用好奇的目光看了我許久,但沒有惡意,讓我稍微鬆了一口氣。

  「好像跟我想像的不一樣?」搞不好大家都很好相處也說不一定?
  戰戰兢兢的加入報名的隊伍裡頭,發現報名時間還沒開始,自己後頭隨後又排了比我前面更長的隊伍,看樣子叔來得有點早了呀,希望自己能夠符合報名資格才是。

  待報名開始,只要稍微填寫個資料就完成報名了,雖然我一度在父母欄位上困擾了很久,不過還是寫下了「野狐」,然後附註照護人是一名犬仙,只是因為不知道叔的名字,所以沒有寫得很詳細。
  洋洋灑灑的將自己的資料書寫完畢,很快就得到「確認學號後會再行通知」的消息,便結束了這次的報名。
  對方沒有對我填寫的一些資料有太多的刁難,我還有些擔心照護人沒寫明是誰會被追問呢,好險。

  就在我興高采烈想要離開時,卻聽見後面報名的有些狐精沒有備齊資料,只得回頭再補上的情況。感覺學堂好像也沒有刻意強求什麼,除了以入仙、妖籍的狐仙狐妖不收以外,絕大多數的狐精都能夠加入學堂。

  然後,然後...
  或許是因為太高興了,我忘記自己不能快跑,沒能完全人化的雙腿就這樣不靈光的自個踢到自己...便很糗的在眾狐精的面前慘烈的摔了個大字型!

  「嘻、嘻嘻,好笨喔,被自己絆倒呢。」
  「呵呵,哪家的傻孩子?」
  旁人的嘻笑聲傳進耳裡,我該高興自己的聽覺沒有很靈光,所以聽不清更多笑聲嗎?
  ......不過,好疼啊,而且好丟臉,在這麼多狐精面前出糗...
  一時間委屈的就想哭出來。

  忽然一陣花香傳了過來,是一種由各種香料調劑出來的甜香。清雅又不甜膩的香氣令人感覺心曠神怡,心裡的委屈好像也被驅散了一樣。
  我下意識的報出了香味是由哪些花草香料調劑而成,登時便聽到一聲輕咦聲傳了過來。

  一名胸纏布巾,裝扮隨性的短髮女子朝我走了過來。她有著一頭棕紫混色的髮絲與狐尾,一雙漂亮的眼睛底下生有一對豔紅色澤的靈斑,看起來氣質爽朗隨興...正巧是我嚮往的那種氣質。
  能夠自由自在的展現自己的氣質。

  「妳還好嗎?」對方看了我有些不靈光的獸腿一眼,朝我拿出一只迷散著酒香的小瓶來,「喝點酒壓壓驚如何?」女子笑得開朗,頭上的狐耳愉快地輕揚著。
  面對第一次見面便向我邀酒的女子,老實說我有些訝異,但也更感覺女子的灑脫自在。而且,那酒...好香啊,忽然讓我有靈感替叔調製新酒了。

  「謝、謝謝。」有些羞澀的接過對方遞來的小酒瓶,輕抿一口,感覺那溫潤卻又獨特的酒水滑入喉嚨,並在帶來酒水特有的微辣感後,又化為另一種醇厚悠遠的口感,令人流連忘訪。
  「好棒的清酒,是妳自己釀的嗎?」我一臉驚喜,我雖然為了替叔調酒所以常在去人類學堂學習時,偷偷溜上市集與酒館品嘗人類的酒水,但卻從來沒喝過這麼好喝的酒呢!

  「很棒吧,心情好點了嗎?」女子笑得開懷,臉上滿是對自己自釀酒品的自豪感。她朝我伸出手來,將我拉起,我也同時將小酒瓶還給對方。
  「謝謝。」我就想找些回禮回送給對方,卻發現自己今天為了報名,本來的草藥包裡頭塞滿的都是資料,草藥香料那些的通通放在家裡了...真尷尬。「對不起,今天我沒帶什麼東西出門,下次回頭送妳一些用靈株萃取的香料好嗎?我想妳一定會喜歡的。」

  憑著對方調劑香料的手法,我想這一定是位非常熱好香料調劑的狐精。那麼,那些由高品級靈株調製出來的香料,對方一定會喜歡的!

  「我叫蕼葉,希望以後能在學堂上遇見妳。」我開懷的笑著,這是我第一次對叔以外的人、哦不,狐精,展顏微笑呢。
  希望可以和對方成為朋友...我是這樣想的。
  對方輕笑出聲,回道:「我叫凌靈。」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角色卡

Eudora尤朵拉

Author:Eudora尤朵拉
不知道該如何和他人相處,脾氣不太好,容易受到驚嚇、怕鬼,不會抓老鼠,喜歡追毛球或毛團類的東西,面對陌生人會保持戒備與觀望狀態,突然被接近會炸毛生氣,因為被當狗養大所以在某種程度很黏人。
目前正計畫逃離某個混蛋並進入萬象辰學院學習,靠自己的能力賺到第一桶金與養活自己。

中之內心話
企劃紀錄BLOG。
純為自娛爽文/自創角的閃光文。
中之怕生~請溫水煮青蛙:3
→企劃噗浪
企劃內容
企劃分隔夾
翻翻找找
竊竊低語
傳送法陣